宸翰楼藏画——陈书《画梅册》和张学曾《仿古山水册》

发布时间:2019-05-14 12:02:52 新闻

微信图片_20190521115820.jpg

罗振玉在甲骨学、敦煌学、古器物学、金石学、目录学、校勘学、农学等领域都取得了极高成就,于书画鉴藏,罗振玉亦有《宸翰楼所藏书画目录》、《南宗衣钵跋尾》、《雪堂书画跋尾》等书画类著作。辛亥革命后,罗振玉携家东渡,定居日本京都,寓所起名叫“永慕园”、“宸翰楼”。成书于民国七年(1918)的《宸翰楼所藏书画目录》是罗振玉的藏品著录,罗振玉曾直言“予每得书画,不喜检前人著录”,他对书画的鉴定方式主要依靠“目验”,言曰:近来收藏家笃信著录品,然以予平生所见,著录品中伪迹不少。且或以橅本为真,致世人遇正本反以为贋者。然此但可绐耳学者耳,真鉴之士,自以目验为断也。本场上拍之张学曾《山水册》以及南楼老人陈书《画梅册》皆为罗振玉宸翰楼旧藏,并著录于《宸翰楼所藏书画目录》。

微信图片_20190521115824.jpg

微信图片_20190521115827.jpg

LOT 4020

陈 书(1660-1736) 画梅册

册页(十开) 水墨纸本

著录:《宸翰楼所藏书画目录》(见《历代书画录续编》(第十七册,第216页,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0年出版)。

CHEN SHU PLUMN BLOSSOM

Album; ink on paper

31×21 cm.×10 12 1/4×8 1/4 in.×10 约0.6平尺(每幅)

RMB: 1,000,000-1,500,000

微信图片_20190521115831.jpg

题签

微信图片_20190521115958.jpg

题跋


本册陈书《画梅册》为宸翰楼旧藏之物,有罗振玉手书签题“南楼老人画梅册,贞松堂秘藏甲品”。说明雪翁对此册非常珍视,因之秘藏,列为甲品。据其后罗振玉之孙罗继祖题跋“乃吾家贞松堂故物也。王考手署签题称为甲品”亦可印证。

微信图片_20190521120004.jpg

《画梅册》绘月下冷梅、临流俏梅、折枝玉梅等姿态各异的梅花十开,或含苞或盛放,偃仰自如,款署“南楼”,钤“上元弟子”印。每开或是嫩梗生枝或是老树新干,状如屈铁,配以淡墨梅花,如美人作掩面、揽镜梳妆之态。梅花以淡墨圈梅,浓墨点蕊,偶以淡赭石点染花蒂,呈现冷、清、雅的意境,与梅花的雅洁、高尚品质相符。其中一开折枝梅花,玉瓶以墨线勾勒轮廓,外缘略施淡墨,表现出玉的质感;另一开月下冷梅,圆月直以淡墨染出,突出月的光亮与淡雅,展现了作者高超的技艺与不凡的审美品位。陈书笔下的梅花没有繁花密蕊、千丛万簇,她的梅花疏枝浅蕊,有“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之感。

微信图片_20190521120013.jpg

作为绘画作品被清皇室收藏最多的女画家。陈书绘画题材多样,人物、山水、花鸟无所不能。清宫所藏陈书人物画,除《历代帝王道统图》外,有《四子讲德图》、《观音大士像》,体现“成教化,助人伦”的宗旨。陈书许多画作被乾隆一再题咏,这其中有后者对陈书作品的认可与肯定,也不乏乾隆与钱陈群君臣关係的融洽体现,更多的是乾隆对陈书作为贤妻良母所具备的贤德的认同。如果说,钱陈群进献给乾隆的陈书的画作,以其体现的道德观、价值观符合了清统治者的正统意识的话,那么陈书笔下的梅花的清雅、孤高,则更多是她自身品质的写照,亦是她内心的一种精神向往。正所谓:“画梅须高人,非人梅则俗。”

微信图片_20190521120015.jpg

此作经叶天赐、毕泷、金德舆、江元卿、罗振玉等人先后递藏。叶天赐,字孔章,号咏亭,徽州(今黄山市)歙县人。清乾隆年间,曾任扬州盐纲总商会长。名其居曰谁庄,一时名流题咏殆遍。毕泷,毕沅之胞弟,史载其“风格冲夷,吐弃一切,独酷嗜书画。凡遇前贤笔墨之洽己趣者,不惜以重价购之”。“桐华馆”即金德舆,字鹤年,一字少叔,号云庄,浙江桐乡人,金檀从孙。嗜读书,考求金石图史,收藏名人翰墨,兼工书画。金德舆出身商人世家,建有桐华馆,收藏有大批的法书名迹及宋刻本,是乾隆时代浙江著名的藏书楼。罗振玉之后此册流落在外,后经孙玉良购得,并郑重装治,请罗继祖题之。

微信图片_20190521120021.jpg

本册后有朱笥河、王西庄、尤水邨、周叔斗、黄霁青、罗继祖等题跋。朱筠,字竹君,又字美叔,号笥河,祖籍浙江萧山,清代著名学者,人称“竹君先生”。王鸣盛,字凤喈,一字礼堂,别字西庄,晚号西江。江苏嘉定人。史学家、经学家、考据学家。官侍读学士、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光禄寺卿。以汉学考证方法治史,为“吴派”考据学大师。西庄高度评价陈书的绘画水准,称其“直入白阳之室”。尤荫,字贡夫,号水邨,自称半湾诗老。江苏仪徵人,山水、花鸟、兰竹皆入逸品,尤长写竹,苍古沉厚,如挟风雨之势。书法从画竹中来,有金错刀遗意。周梦台字叔斗,号初庵,吴江人。诗人,善书。黄安涛,字宁舆、凝舆,号霁青。浙江嘉善人。曾任散馆授编修、嘉庆廿一年贵州主考官。官至广东潮州知府等。

微信图片_20190521120025.jpg



微信图片_20190521120030.jpg

LOT 4021

张学曾(明末清初) 仿古山水册

册页(八开) 水墨纸本

著录:《宸翰楼所藏书画目录》(见《历代书画录续编》,第十七册,第214页,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0年出版。)

出版:《张尔唯·程穆倩山水合册》单行册,神州国光社,宣统元年(1919)。

ZHANG XUEZENG LANDSCAPE IN THE ANCIENT STYLE

Album; ink on paper

24×19 cm.×8 9 4/8×7 4/8 in.×8 约0.4平尺(每幅)

RMB: 1,500,000-2,600,000

微信图片_20190521120036.jpg

题签


张学曾,明末清初画家,字尔唯,号约庵,山阴(今浙江绍兴)人,生卒年不详。崇祯六年(1633)副贡,官苏州知府。清吴梅村《画中九友歌》评张学曾:“姑苏太守今僧繇,问事不肖张两眸。振笔忽起风飕飕,连纸十丈神明遒。”既褒扬了张学曾的画艺可比肩张僧繇,又勾勒出张学曾作画时成竹在胸,才思泉涌的画面。

微信图片_20190521120039.jpg

王鉴在《染香庵跋画》中记录了一段艺林往事,为我们了解张学曾的绘画水准提供了一个视角:“苏州刺史张约庵先生,书法山谷,画宗北苑,得其三昧,不拘拘形似也。此幅为程子馀中所图,树石苍润,笔墨遒美,尤称合作,惜画未竟而先生谢世,馀中藏之笥中。历观近时画家,皆不足相续;一见石谷,遂以属之。石谷曰:‘吾学力未至,姑缓之。’藏之又三年,复举以相示,石谷笑曰:‘可以承命矣!’乃澄心敛气,惨淡经营,忽起奋笔,竟日而起,不啻如出一手……意谓先辈风流,难乎其继,今得遇此,顿还旧观,不意石谷之艺,一至此极。独念白首时移,故交零落。约庵墓木已拱,此余之所以悲喜交集者也。馀中其珍藏之,不遇法眼,勿以轻示。”

微信图片_20190521120042.jpg

张学曾为程馀中作山水未竟而谢世,后者苦于找不到可以为张学曾续画的人,当程馀中找到王石谷时,王石谷认为自己的技艺不够,三年后才应下这件差事。王鉴此跋虽意在赞扬王石谷画技之高超,实际上张学曾的绘画水准及地位由此可见一斑。程正揆亦对张学曾的画作给予极高的评价:“此道寥寥,得其解者,唯约庵吾友,差足与语,不复多见矣。”

张学曾的绘画作品不仅精而且难求。秦祖永在《桐荫论画》中云:“张尔唯太守学曾,画宗北苑,苍秀绝伦。妍而不甜,枯而不涩,备极萧疏简远之致。惜流传甚少,长笺巨幅,俱未得见,当时之矜重可知矣。”吴湖帆记夏敬观也曾提到,“近鉴藏家喜配梅村画中九友真迹,求张尔唯画最难”。

微信图片_20190521120046.jpg

本山水八开册,为张学曾仿巨然、米芾、高克恭、倪云林等宋元各家山水,用笔松秀,树石苍润,妍而不甜,枯而不涩。虽名为仿各家,实际只仿其意,不失画家本来面目。张学曾为画中九友之一,在艺术上受董其昌、王时敏影响颇多,其艺术风格与当时流派相融合。本册除仿南宗山水,亦有《秋山萧寺》、《仿关仝山水》,兼北宗意。可见张学曾摹古不仅局限于南宗,亦从北宗中汲取营养。

本册钤有鉴藏印“朱之赤鉴赏、卧庵、卧庵所藏”,可知曾经为朱卧庵旧藏。朱之赤,字守吾,号卧庵,别署烟云逸叟,安徽休宁人,明末清初藏书家、书画鉴赏家、收藏家。朱卧庵学问渊博,精鉴赏,喜收藏,著《朱卧庵藏书画目》一卷。

微信图片_2019052112004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