愙斋心赏,大彬壶韵

发布时间:2019-05-26 12:21:47 新闻

 紫泥载道——紫砂壶专场 

「 预展 」

2019年5月31日-6月2日

全国农业展览馆

「 拍卖 」

2019年6月3日(周一)13:30

北京四季酒店A厅


微信图片_20190527122228.jpg

明 时大彬 菱瓣圆壶、扁圆壶

铭文:

(菱瓣)庚戌秋日,时大彬制。

 (扁圆)大彬。

匣外文:时大彬壶。 愙斋所得。

内衬板文:明时大彬手制砂壶二。吴县吴氏大邑亭珍藏,翼燕署,辛酉三月重装。钤印“吴迈”

出版:《紫韵雅玩》P28-31,天地方圆出版社。

说明:此两件作品为吴大澂、吴湖帆祖孙递藏。

330cc, 380cc

估价待询


从“愙斋”到“梅景书屋”的紫砂情缘


明朝以降,紫砂壶作为一门独立的艺术形式伴随着茶文化的变迁而渐渐受到追捧,也走上了几乎必然的文人化道路。之所以说是文人化道路,其原因在于文人作为市民阶层的主流,他们不仅崇尚艺术,更注重生活品质,对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无一不有个性的需求,如时大彬早年好作大器,自游历苏州结交陈继儒等文人后,制壶风格便由大转小,直接奠定了后世紫砂的尺寸基础。清朝之时,陈曼生与杨彭年等人的合作促成了文人对紫砂艺术的进一步影响。

微信图片_20190527122245.jpg

故宫博物院藏 赵松亭制“愙斋”款诗句端把壶


清末咸丰三年,吴大澂生于江苏吴县,吴氏一族以精通鉴赏、富于收藏而闻名,他与吴湖帆祖孙二人先后凭借“愙斋”及“梅景书屋”之藏,在明末清初动荡的历史中形成了自成一脉的家藏之风。在吉金、古玉、书画等门类之外,亦有宜兴之紫砂壶为二人所珍。吴大澂常请名手至家中作壶,壶底钤“愙斋”阳文篆书方印。《阳羡砂壶图考》载:“(大澂)因倩人至宜兴依式仿造,别制壶式数种以贻知交”。制壶名手俞国良、黄玉麟、赵松亭等人均与其合作。

出生于收藏世家的吴湖帆自8岁起便成为了祖父吴大澂“愙斋”所藏的继承人,成年以后受故宫博物院所聘担任审查委员,有鉴定“一只眼”的美誉。他在紫砂方面亦受“愙斋”影响,除藏有祖父所传诸器之外,也与当时来自宜兴的大家交往颇多,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无疑就是他与顾景舟的忘年之交。他曾为顾景舟所作“石瓢壶”题字道:“但为清风动,乃知子猷心”二句,以表达对这位一代紫砂泰斗的欣赏。


时大彬其人


明万历间,宜兴有制壶大家时大彬,其器“不务妍媚而朴雅坚栗,妙不可思”。周高起著《阳羡茗壶系》载:“时大彬,号少山,或淘土,或杂碙砂土,诸款具足,诸土色亦具足。不务妍媚而朴雅紧栗,妙不可思。初自仿供春得手,喜作大壶,后游娄东,闻陈眉公与琅琊、太原诸公品茶施茶之论,乃作小壶。几案有一具,生人闲远之思。前后诸名家并不能及,遂于陶人标大雅之遗,擅空群之目矣。”顾景舟先生说:“砂艺史上一致推荐的大家,当以时大彬为典范。他的贡献在于:对砂艺开创时期技艺法则的创造性革新,这是后辈从业者都应该为之歌功颂德的;更重要的是,他为后世留下了稀世杰作,创紫砂艺术陶文化的先河。”(顾景舟《紫砂陶史概论》)时大彬的作品自明代万历之时便已“一壶难求”且价格昂贵,林次纾在《茶疏》中云:“往时龚春茶壶,近日时大彬所制,大为时人宝惜。” 周高起(1596-1645)在《阳羡茗壶录》中自云因时壶价高不易得,只能收残器已自娱。在近期的拍卖市场中,《时大彬制圈扭壶》在2010年仅单件作品就斩获1344万元成交价。


时大彬  菱瓣圆壶、扁圆壶

微信图片_20190527122253.jpg

明 时大彬 菱瓣圆壶、扁圆壶


此次上拍的两件作品均珍藏于量身定制的金丝楠木囊匣中,木盒外阴刻“时大彬壶,愙斋所得”,其中的四字篆书“时大彬壶” 篆法谨严、笔致挺秀,为吴大澂典型风格,四字行书“愙斋所得”直接指明他们皆为其“愙斋”旧藏。内衬板题“明时大彬手制砂壶二。吴县吴氏大邑亭珍藏,翼燕署,辛酉三月重装”。还钤印有“吴迈”二字金文小印,“翼燕”即为吴湖帆。由此可知他们为吴湖帆在1921年所重装。匣内以柔软的丝绸填垫,制作精良,能与砂壶交相辉映,显示了收藏世家严谨的素养和高超的品位。

微信图片_20190527122257.jpg

扁圆壶

微信图片_20190527122301.jpg

菱瓣圆壶


壶式之一为“菱瓣圆壶”,壶身造型作六瓣菱花形,其壶钮、口盖、壶身、圈足皆为菱瓣,线条由上至下一气呵成,富有韵律感。花瓣收束成口,与盖纹紧密结合,壶流呈三弯形自然胥出,与耳把相互呼应。整器造型端庄规整,秀美明快,形式别致,泥料色泽古意盎然,壶底刻“庚戌秋日,时大彬制”二行八字楷书款,庚戌年为明神宗万历三十八年,公元1610年。壶式之二为“扁圆壶”,该壶以本山绿泥为胎,掺以黄色熟料,在光线下呈现玉石般的温润光泽,古意盎然,尽显紫泥肌理质感之美。器形光素简洁,壶体沉稳端庄,在肩部略微内敛,壶盖微微穹起,上有扁珠形壶钮,整体观之通融圆润,实为案上陈列之佳器。壶底以楷书精刻“大彬”二字,刀法利落,字型规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