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 首页 >
  • 重要通知 >
  • 【北京保利2019金秋书画精品拍卖】既富且昌,永为大吉 —— 张大千《富昌大吉》欣赏

【北京保利2019金秋书画精品拍卖】既富且昌,永为大吉 —— 张大千《富昌大吉》欣赏

发布时间:2019-10-17 09:53:07 新闻

微信图片_20191021095241.jpg

张大千(1899-1983) 富昌大吉

镜心 设色纸本

106×44cm

出版:

1、《大成》第27期封面,大成杂志社,1976年。

2、《南轸集》P15,大成出版社,1991年。

3、《南轸集》贰封面,2016年。


“富昌大吉”是中国传统里最受追捧的文化意涵,浸淫传统极深的张大千对此也一直耿介于心。他甚至一度有一枚“大千富昌大吉”印,只钤于1953年及其前后比较得意的作品之上,如苏富比2004年拍卖的张氏仿陈老莲《桐阴觅句》等作。

微信图片_20191021095245.jpg

张大千《桐阴觅句》


而对于“富昌大吉”之类的祈福发愿几乎都在农历新旧年交替之时,文艺相关的行业则似乎都有“封笔”、“开笔”、“封箱”、“开箱”之说,这也形成了中国传统文化里独特的民俗景观,延续至今。从已有的资料看,齐白石、张大千均有新岁开笔祈福习惯,张大千所作此类尤多,且无不以传统文化中最具吉祥意味、最讨人民欢喜的意象入画,诸如象征富贵之牡丹、寓意多子之石榴、表征福祉之佛手等等,如此这般,当然不仅仅是为了讨个好口彩而已。

此件作于农历1975年除夕(即公元1976年1月30日),为次年新岁开岁,以折枝法取牡丹入画,极为工致富丽。叶用藤黄、花青调和,以颜料比例的不同表示叶片的阴阳向背。花则以藤黄点蕊,复以胭脂旁出一嫩枝并蓓蕾,勾连上下三朵,确为点睛之笔。整幅整饬干净,而富贵气不绝如缕,似可窥张八腕底波澜。幅上并钤“春长好”印,与所题“富昌大吉”并成双吉。

微信图片_20191021095249.jpg

除山水、仕女外,张大千笔下牡丹亦一时之胜,图为其《西园第一红》。


张氏作此幅后二日,即交2月1日出街的《大成》杂志付梓,是为当期《大成》封面。张大千与《大成》主编沈苇窗之间交谊,亦由此可见一斑。故老相传,后来移居香港的桐乡人沈苇窗与海上徐伯郊、台湾羊汝德、日本黄天才并为张大千海外四大代理人,其间五人过从甚密,情谊之坚实深厚,实在不足为外人道也。

微信图片_20191021095252.jpg

出版物书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