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桃

3222 周春芽 春桃

作  者: 周春芽

尺  寸:280×200cm

创作年代:2011年作

估  价: 8,500,000-12,000,000

成 交 价: RMB 10,580,000


签名:周春芽 Zhou Chunya 2011
展览
2014年 蓝顶艺术节收藏展 蓝顶艺术区 / 成都

“我的绘画不是现实的实证,也不喜欢婉转的隐喻和深沈的象征。我喜欢把那些隐藏在我们内心最底层而又最本质的东西干净利落的导引出来。”在周春芽看来,个体内心深处的欲望并非可洪水猛兽。每一种的欲望都对应了一种强烈的情感,而情感与艺术之间始终连接着。因此,对内心的遵从,始终贯穿于周春芽的艺术生涯。
在中国当代艺术的复杂生态中,周春芽可以说是最早使用表现性绘画语言的艺术家之一。1989年,留学德国的周春芽回到了大陆。他所带回来的不仅仅是对当时欧洲社会的新认知,更多的是新表现主义独特的绘画语言。留学期间,周春芽深受基弗、巴塞利兹等艺术家的影响——透过新表现主义中极尽想象的构图,浓重放肆的色彩,强烈冲击的笔触和蕴含其中充沛的情感,周春芽接触到了一个全新的艺术世界。因此回国之后,无论是“伤痕”题材的创作,亦或是玩世现实主义和政治波普,都未曾对周春芽的创作观念与实践路径产生过实质性的影响。他所做的是关注自己的内心,在炽烈的情感中寻求艺术的可能性,并将其通过表现性手法将展现在世人面前。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周春芽所创作的“山石”、“绿狗”和“桃花”等系列,都包涵了自身浓厚的情感记忆与独特的艺术语汇。如果说“山石”系列是一种对中国传统绘画视觉资源的挪用,“绿狗”系列是把对爱犬“黑根”的深切思念与拟人化手法的探索相结合,那么“桃花”系列便是立足于中国传统文脉,结合人类与生俱来的原始欲望即“色与情”,从而在一种流动的色彩情绪中去放纵真诚且本能的想象。早在1997年,桃花便已出现在了周春芽的创作当中。但在当时,桃花仅仅被画家当作一种普通的视觉元素加以使用,并未构成画面的主要内容。直到之后在四川龙泉山,周春芽看到了漫山遍野的桃花:大量的粉红色,带着让人血脉贲张的妖冶和原始生命力量的律动。此时的画家方才意识到桃花这一素材无论在视觉传达蕴含着巨大的能量。与此同时,桃花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一直被视为情爱的隐喻,而情爱又恰恰是人性中最为内核的部分。而相较于传统文化中对与前者的含蓄表达,周春芽选择了更符合个人特征的手法去来表达他所理解的“情爱”:对于色彩的暴力性运用以及高度书写性的语言形态。
创作于2012年的《春桃》画幅巨大,气势恢宏,但相较于画家笔下大量使用高对比度色彩的桃花作品而言,却具有的一种独特的温柔气质。画面中首先占据视线的便是右上方朵朵绽放的桃花,层层迭迭的花瓣由内而外展现了桃花自身的层次感,而虬曲的树枝则连接着脚下的大地。在浓烈的粉红和安静的绿,平静的水面和斑斓的大地之间都形成了强烈的画面张力。但同时,在这些对比之中画家又通过某种含蓄的温柔——一种统率全幅的精心布局以及对于色彩关系的微妙控制——令画面呈现出视觉上的高度和谐与律动。在笔触的处理上,全幅近看笔法抽象,远观却物象完整。而这一点恰恰暗示了其与古代画家“近视之几不类物象,远观则景物粲然”之绘画精神的心灵共鸣。再加上大量调色油的运用,使色彩在画布上的延展显得更为酣畅淋漓。
南宋吴琚曾有诗云:“几日不来春便老,开尽桃花”,喟叹芳华易逝,良辰难驻。然而尽管桃花的生命短暂,在其纵情的怒放中却最能让人体会生命的绚烂与可贵。因此在周春芽的画面中,桃花随即成为了一种关于生命的符号:纵然奼紫嫣红只在剎那,却依旧可以铭记与延续其中的美好与对生命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