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书“博爱”

2202 孙文 行书“博爱” 立轴

作  者: 孙文

尺  寸:129×38cm

创作年代:

估  价: 600,000-1,000,000

成 交 价: RMB 690,000


题识:博爱。孙文。
印文:孙文之印
孙中山 《军人精神教育》:“博爱云者,为公爱而非私爱,即如‘天下有饥者,由己饥之;天下有溺者,由己溺之’之意。”
孙中山认为,“博爱”是“人类宝筏,政治极则”,“是吾人无穷之希望,最伟大的思想。”他以天下为己任,以爱人类、爱和平、爱中国和中华民族作为奋斗的理想和目标。孙中山的博爱思想,是真正地反映了中国人民的共同愿望和世界多数民族的共同追求。他所以将此“博爱”二字书以赠人,不仅是为了联络感情或表彰对革命的赞助,而且还具有鞭策自己、勉励他人,唤醒世人以及与人共勉的深刻含义。
“博爱”是孙中山平生最为喜爱的题字内容之一,加此幅在内共有64件作品,其风貌虽大体相似,但仔细观之,即发现每幅作品都独具匠心,端庄俊雅、磅礴豪迈。正如刘望龄教授所言:“孙中山题写‘博爱’、‘天下为公’条辐较多,但也并不因其雷同而失去其伟大光辉,反而证明孙中山以天下兴亡为己任,情动于中而形于言,每件字幅都有特定的意蕴和深义”。此轴总体风格简洁大气,除“博爱”二字之外,仅题落款“孙文”二字及印一方,但又不失静雅古拙之气。“博爱”二字用笔开阔、字字独立、沉着厚重,毫无拘谨之意;其章法简明、结体严谨,有气脉雄浑、大义凌然之势;又得颜苏精髓,体格端庄、略带行书意味,刚柔相济,更显儒雅风范。从其笔力中也可见其人博大的胸襟和不凡的气度,恰与“博爱”二字的精神相得益彰。正如民国书家谭延闓所说:“故时贤谓总理之书,深得唐人气韵,流美自然,非力学所能工。至其矜慎厚重,不诡不随,又适如其人焉。”又说:“其书不但似苏东坡,而往往有唐人写经笔意,正直雍和如其人,真天资聪明,凡夫须学而不能也。”
然从此轴“博爱”二字“线性”观之,可见孙中山习书颜鲁公及苏东坡的底子,其虽自谦称“未曾临池学书”,然心性与学问乃为书法必备要素,因此其横溢的才气、开阔爽朗的心性亦融入笔墨之中。其人博大的胸怀也恰是“字如其人”的最佳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