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草《沈寐叟先生投笔集跋》

2212 王蘧常 章草《沈寐叟先生投笔集跋》 镜心

作  者: 王蘧常

尺  寸:28×106cm

创作年代:

估  价: 150,000-200,000

成 交 价: RMB 218,500


题识:二十余年前,秉南学兄书来谓陈寅恪先生欲读寐叟师此文,曾录寄。今年春秉南复欲读之,适以病因,临至夏尽始写成之,一九九三年王蘧常书于珠朗楼。
印文:瑗仲、王蘧常印
说明:上款人蒋天枢。
上款“秉南”即蒋天枢(1903-1988),字秉南,江苏平县人,中国古代文学专家、复旦大学资深教授,于清华研究院从陈寅恪,梁启超学习文史后任教于东北大学、复旦大学文学。蒋天枢最为人称道的是,他在晚年放弃了自己在研究方面的发展,转而全力搜集、整理和编辑恩师陈寅恪的著作。国学大师陈寅恪是中国文化的托命之人,蒋天枢则是陈寅恪的托命之人。他们之间的关系,既表现为中国学林高风,也表现为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身处逆境时的风骨。
释文:
蒙叟《投笔集》二,凡诗一百八首。题为后《秋兴》,用杜韵者,十三叠九十六首。自题前后四首。前二叠国姓攻金陵时作。后七叠皆为永明王作。中间三四五叠,作于国姓兵败后。情词隐约,似身在事中者。其书晚出,流布市井,士大夫不乐观,疑近人伪造。然以选词用事察之,诚是叟笔,非他人所能为也。明季固多奇女子。沈云英、毕著,武烈久著闻于世。黔有丁国祥,皖有黄夫人,浙海有阮姑娘,其事其人,皆卓荦可传。而黄、阮皆与柳如是通声气。蒙叟通海,盖若柳主之者,異哉!黄夫人见《广阳杂记》,余别有考。阮姑娘见《劫灰录》,云甲午正月,张名振兵至京口,参将阮姑娘殁于阵。此第三叠“娘子绣旗营垒倒。”注云:“张定西谓阮姑娘,吾当使汝抢属刀侍柳夫人,阮喜而受命。舟山之役,中流矢而殒,惜哉!”京口、舟山,殁地不同,当以诗为得实。阮之官为参将,正与沈云英官游击同。其称曰“姑娘”,盖女子未嫁者,亦与沈、毕同。张定西与荡湖伯阮进合兵,姑娘其阮家属欤?诗又云:破除服珥装罗汉。”注云:“姚神武有先装五百罗汉之议,内子尽橐以资之,始成一军。”又云:将军铁矟鼓音违。”注云:“乙未八月,神武血战死崇明城下。”徐氏《小腆纪年》,顺治癸已三月,明定西侯张名振,以朱成功之师,入长江,破京口,截长江,驻崇明。平原将军姚志倬、诚意伯刘孔昭,以众来依。甲午正月,名振复以朱成功之师入长江,祭孝陵,败于崇明。仁武伯平原将军姚志倬战死。诗注“神武”即“仁武”音讹。当时以姚、刘归张,壮张军势,而姚军藉柳如是橐资以成。如是所经营,不可谓小。定西欲令阮姑娘侍之,宜也。
王蘧常生前,其字可谓一纸难求,虽是大家,练字很勤,然写作品却很懒,亲友向他求字等一两年总是常有的事。乃至曾有一老友为此与他绝交,说来也是趣事。他在自己的润例中也如此写道:“疏懒成性,不胜文字之诛求,往往失欢朋好,常用疚心。”
然而王蘧常对自己的书法也是自负的,这种自负也是他一种自信的表现。曾对人言王羲之有“十七帖”他要写“十八帖”,而是否完成就不得而知了。便有自用闲章“三王”,将自己骈列于二王父子,又有“王蘧常后右军一千六百五十二年生”一印,足见其对自己书法的自信。
《投笔集》是清初大诗人钱谦益的最后一本诗集,共存诗一百零八首,是一大型七律组诗。诗歌记述了南明水师抗清斗争的史实和自身所历所感,其中怀念故国、斥责新朝的情感表露得尤为直率和强烈,代表着钱谦益诗歌的最高成就。由于《投笔集》具有诸多抗清复明的内容,在清朝文字狱的影响下,若干年来只以抄本形式在暗中流传,至清王朝灭亡前一年(1910年,清宣统二年)才‘始有排印本发行,有清一代见者极罕’,作者寓于其中深厚的爱国之情也不为世所知。钱谦益在明清鼎革之际曾腆颜降清,大节有亏,一直为人所诟病。考察《投笔集》成集的背景与内容,钱氏的失节是当时历史大环境下的产物,且其在晚年秘密从事抗清复明运动,“思欲以晚盖”,行为、思想、感情与明遗民极为相似,我们应该给予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