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书八言联

2215 吴昌硕 行书八言联 镜心

作  者: 吴昌硕

尺  寸:136×22.5cm×2

创作年代:1926年作

估  价: 1,800,000-2,800,000

成 交 价: RMB 2,875,000

著录:1.《中国书画名品展图录》,第28页,瑶蓝印社(日本),2008年。
2.《吴昌硕全集——书法卷三》,第151页,上海书画出版社,2017年
题识:尊山吾宗雅属。曾见黄小松司马书此联,兹背摹其意,腕力疲恭,笔不管墨,岂包安吴所谓波磔不能自主,衰颓之气深耶!丙寅凉秋,吴昌硕年八十三。
印文:俊卿之印、仓硕
展览:中国书画名品展,名古屋電気文化会館ギャラリー5F,2008年4月8日至13日。
吴昌硕行书源出王觉斯而参以篆籀笔意,苍辣浑朴、巧拙互举。此联中锋劲出,笔挟金石,行中兼草,偶露隶书笔意。随心所欲,大气磅礴,而笔若扛鼎,墨沉似铁。作时八十三岁,是其人书俱老的精作。
释文:
出得随珠入获和璧,左援钩带右抚剑风。

强抱篆隶作狂草
行草既是一门书法艺术,又是一项实用技能。在书写工具为毛笔的年代,无论是吴昌硕还是其他文人雅士,行草就是一门从小到大都离不开的技艺功夫,这是那个年代的日常书写需要所决定的。比拟于在篆书上的成绩,吴昌硕的行草书创作较少遭到人们的存眷。从存世作品来看,吴昌硕的行草书宗法「二王」,显示出较为深厚的帖学功底。其行笔流利,结体秀美,规划疏密有致,墨色转变丰厚,略近于王铎作风。吴昌硕曾赋诗称誉王铎的书法道:
长远高耸山险巘,文安健笔蟠蛟螭。波磔一一见本相,直追篆籀通其微。
因而可知,倾慕金石碑版的吴昌硕,之所以在传统帖学当中非分特别喜爱王铎的书法,恰是因为其跌荡雄壮的用笔在他看来与篆籀有相通的地方。
吴昌硕自谓「强抱篆籀作行草,素师蕉叶临无稿」。此中年的行草书用笔豪迈,时常在行草当中搀杂篆隶,却能使两者天衣无缝,可谓不拘成法,别开生面。诚如沙孟海所评:
行草书纯任天然,一无天然,下笔迅疾,虽尺幅小品,便自有翻江倒海之势。此法也自师长教师开之,师长教师从前似尚未见特地名家。
晚年行草,转多藏锋,坚挺凝练,不涩不疾,亦涩亦疾,更得「锥划沙」、「屋漏痕」的妙趣。……正锋运转,八面周到,势疾而意徐,笔致如万岁枯藤,与早年所作风格迥殊。
吴昌硕一生都在勤奋博通各艺术门类,他作画参篆隶运笔,从行草取势,同时汲取金石碑版的生拙与霸悍之气,画兰“临摹《石鼓》、《琅琊》笔”,画梅”以作篆之法写之“,画荷”谓是篆籀非图画“。惟有将吴昌硕的书法归入到他全体的艺术创作当中,才干使我们愈加深入地认识到其价直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