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行书

2301 齐白石 桃花·行书 成扇

作  者: 齐白石

尺  寸:18×45cm

创作年代:1952年作

估  价: 600,000-800,000

成 交 价: RMB 2,415,000


题识:
1.三千年开花之花。壬辰夏六月,为琪翔老弟画,九十二岁白石。印文:白石翁
2.买山老叟黄金堆,空谷佳人去衣回。风月从来无定主,对花须尽一千杯。因何迟到此间开,天地荒寒万籁哀。青鸟也知伤变乱,不辞风雪探看来。白石老人书旧句。印文:齐大、木人
展览:“郭秀仪诞辰一百周年珍藏精品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10年10月16日-22日。
说明:
1.上款人黄琪翔将军,著名爱国军事将领、政治活动家、中国农工民主党的创始人和领导人之一,郭秀仪丈夫。
2.黄琪翔郭秀仪伉俪旧藏。
3.得自齐白石女弟子郭秀仪亲属。
齐白石平生多画桃,但桃花之作则极为罕见,如此春光怎不令人沉醉。风格、设色和书法,皆是齐白石晚年精心构撰。他笔下的桃花集繁富之变化与清丽之设色于一幅,而寓以浓厚的祝福之意。画中桃花通过中侧锋笔触大小不一的变化,花瓣的组织结构就恰到好处地反映出来。构图之上似有唐人折枝之意,古拙而不失灵动飘逸,以书法笔意写就的桃枝,苍劲有力,行笔运势气脉流畅,无一犹豫。成扇另一面则题旧诗一首:“买山老叟黄金堆,空谷佳人去衣回。风月从来无定主,对花须尽一千杯。因何迟到此间开,天地荒寒万籁哀。青鸟也知伤变乱,不辞风雪探看来。”与画中桃花相呼应,情趣十足。

郭秀仪 [1911-2006]
祖籍广东中山,一九一一年五月二日生于上海,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卒于北京。享年九十六岁。
郭秀仪是我国知名爱国人士,社会活动家,中国妇女运动的先行者之一,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是著名爱国将领、政治活动家、中国农工民主党的创始人和领导人之一黄琪翔将军的夫人。抗日战争爆发后,她积极投身抗战事业。一九三八年与宋美龄,邓颖超等各界知名人士创建并领导了“妇女抗日爱国会”及“中国战时儿童保育会”,拯救、收容和培育了战争难童三万余名。一九三九年,黄琪翔将军任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时,她身为司令部妇女工作队队长,亲自率领随军家属在枪林弹雨中抢救伤员,慰劳战士。抗战胜利后,她荣获抗日战争胜利勋章。一九九五年九月,抗战胜利五十周年纪念活动中她是百名荣膺“抗日老战士”中三位女战士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她致力于祖国的和平统一,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第五至第九届委员,第六至第八届常务委员,中国农工民主党名誉副主席,咨监委员会代主席。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因病在北京逝世。
一九五零年后,她师从国画大师齐白石,后任北京齐白石研究会副会长。画作曾收录于《毛泽东珍藏名家画集》及《中南海珍藏绘画精品选》。
黄琪翔 [1898-1970]
一八九八年九月二日出生于广东省梅县水车镇一个农民家庭,一九一九年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炮兵科第六期。一九二一年响应孙中山先生号召,参加革命。一九二四年参加统一广东的两次东征和平定南路诸战役。一九二六年参加北伐,任国民革命第四军36团长,夺取汀泗桥,攻克武昌,屡建战功。历任北伐军第四军(铁军)师长、副军长、军长等职。
一九三零年参加邓演达领导的“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任中央干事,在邓演达遇害后,任主要领导人。一九三三年参与发动“福建事变”,任福建人民政府委员、参谋团主任。一九三五年领导组织“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任总书记。一九三六年回国参加抗日战争。因战功卓著,被授予中国最高奖励“青天白日勋章”、“抗日战争胜利勋章”和美国的最高奖章“自由勋章”。
一九四六年加上将军衔。一九四七年为回避内战,出任驻德中国军事代表团团长。一九四九年参加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中央政法委员会委员、国防委员会委员、中南区司法部长、国家体委副主任、全国政协委员、常委、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农工民主党副主席兼秘书长。一九七零年十二月十日病逝于北京,终年七十二岁。

觉来落笔不经意 神妙独到秋毫巅
—— 母亲生平以及拜师白石之轶事
文 / 黄 向明
几年前,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的刘延东女士探望家母时,真诚地对我说:“令堂是一位传奇人物,她的一生可以写成一本很厚的书。”接着,她对随行人员介绍道:“郭老年轻的时候是一位遐迩闻名的美人,花容月貌、秀外慧中,风靡了整个上海。现在她已经九十多岁了,又是那样慈眉善目、仙风道骨,使人倍感亲切而又肃然起敬。她还是国画大师白石老人的高足、一位杰出的画家,毛主席和中南海都珍藏着她的作品呢。”这绝非一般客套的赞誉,而是她发自肺腑的由衷之言。年轻时,母亲虽是众口同声的美女,却不是任人摆布的“花瓶”。她慧眼识英雄,对于百般追求的王孙公子、富家子弟,不屑一顾,却偏偏爱上了黄琪翔——我的父亲。尽管父亲是二十九岁就晋升为“铁军”军长的北伐名将,然而由于他主张他革命,坚决反蒋,被当局通缉,正处于阮囊羞涩、无处藏身的危难境地。然而天公作美,母亲与他竟是一见钟情,相见恨晚。落难英雄巧遇红颜知己,也可算是父亲人生悲壮征途中不幸中之万幸,不经意中的神妙独到了吧。
1934年,流亡德国的父亲写信向母亲求婚。她毫不犹豫,抛下一切,只身奔赴万里之外的柏林。二人终于在异国一间简陋的阁楼里,结成了永志不渝的夫妻。父亲龙眉凤目、气宇轩昂,北伐时被誉为中国四大美男子之一(其余三人为:周恩来、叶剑英、汪精卫);母亲国色天香、风华绝代,是众所周知的江南佳丽。他们共结连理的喜讯,轰动了国内政军界,成为一时之美谈,世人誉之为“英雄美女”的天作之合。父亲一心为国的伟大抱负潜移默化、耳濡目染,使母亲逐渐由一位初出茅庐的天真少女变成了抗日救国的热血青年。从此,她不仅成为父亲梦寐以求的贤内助,更是他不可替代的亲密战友。
一九三八年,年仅二十七岁的母亲与宋美龄、邓颖超、李德全等妇女界领袖共同组织了中国战时儿童保育会。(会长宋美龄。名誉理事有:毛泽东、周恩来、蒋中正……黄琪翔等知名人士二百余人)她被选为总会常务理事兼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在献金台的劝募活动中,母亲筹得的捐款仅次于宋美龄,名列第二。“保育会”利用各地捐献的善款,收养、培育了三万余名烈士子弟和战争孤儿,这些难童不少人后来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因此,它被人们誉为“战火中的摇篮”。七十年后,当年的保育生们都已成了年逾古稀的老人。然而,他们永远不会忘记那些用青春和母爱把他们从日寇的铁蹄下拯救出来,并在万般艰难的环境中把他们抚育成人的阿姨们。他们当中不少人还常来看望母亲,亲切地叫她“郭妈妈”。
一九三九年秋,父亲调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兼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母亲随父亲转战南北,与日寇浴血奋战,并担任集团军妇女工作队队长。她飒爽英姿,跃马扬鞭,冒着枪林弹雨,奔赴前线抢救伤员。同时,她还组织随军家属,创办医疗队,为百姓赠医施药,为抗日战争做出了重大贡献。抗战胜利后,她与父亲同获“抗日战争胜利勋章”。父亲还荣获中国最高奖励:“青天白日勋章”和美国最高奖“自由勋章”。
建国初期母亲暂时离开政坛,在家相夫教子,扮演贤妻良母的角色。直到一九七零年父亲仙逝后,她继承先夫遗志,重登政治舞台。历任全国政协委员、常委,全国妇联执委,中国农农工民主党名誉副主席等要职。一九九五年,母亲以百名抗战老战士中三名女代表之一的身分,参加了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的庆祝活动,受到江泽民总书记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父亲和作家老舍是莫逆之交,二人志同道合,过从甚密。一日,父母前往舒宅作客,恰好老舍与夫人胡絜青正在欣赏白石老人的一幅妙笔丹青。条幅上画的是一群虾,款识:“水趣”。然而,母亲看到的不是白纸上一只只僵硬死板的虾干,而是一群活虾,一群在山溪中戏水、充满了生命力的青虾。她依稀看到它们柔软、劲挺的触须,在水流中不断张合;灵活、细长的躯体也随着水势节节蠕动。屈伸多姿,美不胜收。她完全被吸引住了,仿佛自己也回到了大自然的怀抱,坐到了“水满清江花满山”的溪流之畔,赏玩那“小溪清水平如镜,‘群虾游’(原文:‘一叶飞’)来细浪生”的曼妙美景。渐渐地,她竟感到那群虾在她心里游,在她心里跳。这时,潜藏在她灵府深处、连她自己也从未察觉的艺术精灵突然被唤醒了。她仿佛听到了几声呼唤——遥远、清亮、柔美、悠扬。那是从玉宇苍穹传来的天音,她循声而去,不觉日月之清辉,不知自身之所为。最后终于和挚友胡絜青一起,来到了国画泰斗齐白石的身旁……大师听完母亲不胜钦仰,慕名而来的表白,并不言语,却欣欣然即兴挥毫,在绵软的宣纸上错落点染。转瞬之间,寥寥数笔,几只栩栩如生、浓淡有致的河虾已跃然纸上。“来,你也画一只。”老人把画笔递给母亲,含笑说道。
母亲乍闻,不觉一惊,但马上意识到这是入门的测试。
她阅历广博,处变不惊,所以很快就静下心来,提笔勾勒。初时还稍感忐忑,不久便放开手脚,随意涂抹。十几分钟之后,居然也画出了几只怪模怪样的草虾。
老人看毕,轻捋长髯,点头笑道:“初次捉笔,自难人流,能够如此,倒也不易。孺子可教。”
母亲一听,心领神会,马上双手合十,欣然郑重说道:“感谢恩师教诲,请受弟子一拜。”言毕,即行拜师大礼。“果然是性情中人,深解吾意。哈哈哈哈……”老人开怀大笑道,“你我大概前世已有师生之缘罢。今日相逢,可喜可贺……”
多少人匍匐在北京跨车胡同13号院内、大师亲手镌刻的“白石画屋”(因屋前装有铁栅栏,又称“铁栅屋”)横匾之前,也难获一诺。如今母亲却能一语动人,就马到成功,这大抵也是天意难违,不经意中的神妙独到了吧……
从此,母亲和胡絜青便成为不离恩师左右的两位关门弟子。老师对她说:“秀仪,你可千万别小看这些草虾,我下了几十年的苦功,才抓住了它们的神韵。我十几岁就开始画虾,到了六十岁还未如理想。我于是在画案上的玻璃缸里长期养着几只长臂虾。朝夕揣摩,凝眸谛视。研究它们的体态;注视它们的泳姿;还不时用笔杆挑逗它们,观察它们跳跃的架势。然后再挥毫作画,孜孜不倦,废寝忘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虾儿们便活跃在我的心中,畅游于我的笔下了。你看我像是一时兴起,信手点染,其实这一笔下去,凝聚了我五六十年的功力啊。这就是苏东坡所谓:‘觉来落笔不经意,神妙独到秋毫巅’的境界。”
老人循循善诱,诲人不倦,从作画的基础开始,教授母亲如何巧妙地把粗、细,浓、淡,软、硬不同的笔墨线条配合起来;如何充分利用纸、笔、墨的性能,掌握水墨在宣纸上的自然渗化作用,使虾充分表现出阴、阳,向、背,轻、重,厚、薄的质感等等,才能画出跟在水里一样透明、游动的活虾。尔后,大师又将一生所学毫无保留,倾囊相授,并谆谆教导说:“作画的诀窍,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更郑重告戒她:“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母亲得其道,记于心,笔耕不怠,砚牛不歇,将她全部潜在的绘画天赋都充分发挥了出来,逐渐达到了老师所说“气韵生动,形神兼备”的要求。母亲笔下的鱼虾、走兽、禽鸟、花卉、人物、山水、无不活龙活现,栩栩如生,既有灵气,又富创意,极具动感,充满生机。一代宗师老怀大慰,欣然在自己得意门生的画幅上频添妙笔,并作题记:“秀仪女弟子画水鸡七只,老人多事,再添五只。”;“秀仪弟子画猫之墨色为白石所添。”云云。大师晚年极少为他人的画作题词,惟独对母亲另眼相待,短短几年之中竟为她题辞近百幅之多,委实令人惊羡。今择其四,以飨读者:
“海棠结子又秋风,秀仪女弟大易进步,同门只此人也。”
“秀仪画手老辣,同侪羡之,吾不得不喜,因书数字记之。”
“画人物之衣纹与白石无别。不怪京华人,怪杀白石作伪也。予亦不可分别真与伪耶。”
“秀仪弟子作画已大成。”
母亲可谓大器晚成矣!
白石诗云:轻描淡写各劳神,受得师承见本真。八十老翁先论定,半如儿女半风云。“半如儿女半风云”一句道出了他自己绘画的风格与特色:赤忱儿女的情致与风采,九霄风云的灵动与气概。
正是这种水乳交融,合而为一的惊人造诣,方才成就了这位世界大师万古千秋的艺术天地。
母亲继承了恩师的技法与意境,衍续了老人的匠心与精神,她的作品清新、活泼,含蓄、祥和,健康、风趣,明快、鲜活,跳荡着生命的活力,燃烧着青春的烈火。给予人们美感的享受,激励人们去拥抱生活。
(黄向明为郭秀仪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