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阁叙饮

2503 黄宾虹 池阁叙饮 镜心

作  者: 黄宾虹

尺  寸:52.5×26.5cm

创作年代:1944年作

估  价: 1,500,000-2,000,000

成 交 价: RMB 4,025,000

【著录】
1.《近现代书画精品集(一)》,第52页,西泠印社出版社,2011年。
2.《浙江四大家——吴昌硕、黄宾虹、潘天寿、陆俨少作品集(三)》,第140-141页,西泠印社出版社,2011年。
【题识】日夕池上饮,清风动衣裾。遐哉庄意思,会心知乐鱼。丙戌夏同家竹孙上舍,客洪坑作。距今数十年,检自旧书中。甲申冬日。黄宾虹重题。
【印文】黄宾虹
【来源】香港苏富比2010年春,LOT624。
【说明】一八八六年,黄宾虹赴金华接父母回潭渡村主持婚礼,迎娶洪坑荩臣之长女四果。本幅所题应为当年迎娶,作客洪坑之往事。图中细笔状写畅心饮燕之乐,复检旧赋七绝一首题之,今画录昔题,庶几一甲子之往事矣!
纵观此画,整个画面呈现出一种前无古人的崭新面貌,或谓自古玉、青铜锈迹之中得施彩用墨之法,证之此幅,实不虚也。取景壮阔宏远,构图起自江湖间。山石临水、茅亭古木,闲士对坐空山。屋宇静卧于江湖岸渚流转处或筑于山崖之上,山间古木造型不拘成法,随意点染,山间岚气鼓荡。坡石与江河的空间转换浑然天成。崖壁皴法不拘成法,勾勒逸笔草草,而丘壑深重之感立生,这种雄奇的意境来源于黄宾虹对于用笔的独特见地,宾虹老人以“平、圆、留、重、变”五字概括之。正如黄宾虹说:“吾尝以山水作字,而以字作画。凡画山,不必真似山,凡画水,不必真似水,欲其察而可识,视而可见也,故吾以六法指事之法行之。”这些理论上的研究成为他晚年画风大进的基础。
黄宾虹有着自己的画学理论建构,的确是一位“不能仅以画史目之”的学者型艺术家,他以宋人笔墨为取法落足点,曾评述说:“四王”“乏于生气”,“明人枯硬,清人软弱”,而当时的中国画坛也是渐趋甜俗;风骨柔靡的画风。这个时候,着手于宋人“大山水”境界和“沈雄浑厚”的笔墨结构的重读,正是既适应了时代的潮流,又继承了中国传统山水画之精髓。所谓“笔墨当随时代”就是黄宾虹对旧文人画“萧条淡泊”现状的一种反叛,也是对康有为等人鼓吹中国画“穷途末路”的一种身体力行的反证。这也是黄宾虹自身的时代审美要求和精神气质的集中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