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过歌乐山

2505 傅抱石 清晨过歌乐山 镜心

作  者: 傅抱石

尺  寸:27.5×39.5cm

创作年代:

估  价: 800,000-1,200,000

成 交 价: RMB 1,035,000

【著录】《沧海一粟——古今书画拾穗》,第165页,台湾历史博物馆,2008年。
【题识】清晨过歌乐山。抱石写。
【印文】傅
【傅二石边跋】:傅抱石真迹,清晨过歌乐山。抗战伊始,余举家迁往四川,在重庆西郊歌乐山居住八载。先父抱石此图所写即其地之景色也。余童年在此度过,故今又见此图,倍感亲切。戊寅仲夏于金陵桐荫楼。傅二石并记。 【印文】二石之印
1939年傅抱石辗转颠沛来至大后方,寓居歌乐山下,不久授课中央大学、国立艺专,往返数十里,如行山阴道上。“以金刚坡为中心周围数十里我常跑的地方,确实是好景说不尽。一草一木,一丘一壑,随处都是画人的粉本。”(《壬午重庆画展自序》)彼时的傅抱石仅仅是一个教美术史的教授,画作不多,画名不响。又正因在美术史领域数年深耕,长久迷恋、研究“搜尽奇峰打草稿”的石涛,已开始思考是否可以“百分之百地写真山水”。
川东烟笼雾锁,歌乐苍茫雄奇,加之茂林修竹、四季常青,表现北方干石枯山的斧劈皴、表现江南山温水软的披麻皴,此时俱不合用。傅抱石打破固有的对线的迷信,一改中锋侧锋用笔的惯例,以散锋直接造型,辅之以猛刷横扫的渲染,藤缠蔓绕、水汽氤氲跃然纸上,解衣磅礡。笔墨变了,传统文人画的冲淡平和变为极具现代性的狂放不羁,似乎是傅抱石从绘画实践中想传达的《从中国美术的精神上看抗战必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