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古输赢一笑间

2511 傅抱石 今古输赢一笑间 镜心

作  者: 傅抱石

尺  寸:88×58cm

创作年代:1945年作

估  价: 10,000,000-12,000,000

成 交 价: RMB 11,270,000


【题识】今古输赢一笑间。商一吾兄雅赏,乙酉白露前一日,新喻傅抱石。
【印文】抱石之印、乙酉
【题跋】景熹我兄存赏。卅八年,商一香江持赠。
【说明】上款“商一”即王商一(1909-1972),号鲁斋,广东中山人。毕业于上海南洋商学院,幼嗜书法篆刻,兼习书画。抗战期间入蜀,活跃于四川文艺界。历任香港美术会第二届副主任委员、美国密西根、威斯康辛大学客座教授、及台北市全国美术协会会员。1935年,曾与傅抱石、张书旗、陈之佛等发起组织畸社书画会(南京),王为招集人。傅抱石与王商一书信来往颇多,并多次赠送画作。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今古输赢一笑间》感慨于江山输赢是仅仅在一笑间。这一题材极大的体现了傅抱石的个人性情,一种洒脱不羁,直率旷达,不为世俗所负担的性情,也是他一直追求庄子的“解衣磅礡”的境界。傅抱石豪爽豁达的性格加上嗜酒,更是助长了这种性情。文人好酒,自古已然,太白借酒诗成仙,抱石微醺画更佳。
画中,无论是背景水墨的大树或者是画面前景坡石都画得相对的比较简略,仅仅作为点缀,进而突出画中两位高士和书童。画面空灵构图,中间大量留白给人物:两位高士,一位洒落而立,一位负手侧立,似乎两人正在在畅谈;书童怀抱酒坛居其后。高士的造型极为古意,以类似顾恺之“高古游丝描”圆润均匀的线条表现了丝绢服装的流畅感,在此基础上傅抱石改变运笔是的压力、速度、面积,再突破传统中锋用笔以散锋入画,散锋笔触下的线条松动、自然、大气,传达出潇洒飘逸的审美感受,形成傅抱石人物画“古意”最细微最内质的重要组成部分。人物比例上,傅抱石借用陈老莲古拙夸张的人物形象——五头身比例的头大身小类型,衣袖宽大,却表现出不同于陈老莲奇奥的高古飘逸的人物气息。总体来说,本作机杼别出,可称得上是金刚坡时期佳作。
——萧平(根据采访视频整理)
借古开今以形写神
读傅抱石的人物故实画
傅抱石先生以短短的六十多岁生命,却对中国现代艺术作出了巨大的、多方面的贡献,这一点,在我国现代美术史上,是应当大书特书的。
在大分类方面,傅先生是美术教育家,美术教育工作,占了他一生的主要经历;他是画家,在短促的生命中,他留下了数量可观、造诣卓越的大小绘画创作(文革中遭受了损失的还不在内);他是篆刻家,在当代篆刻中自成风格,这是人所共知的;是书法家,他的小篆和行草功力深到。又是美术史家,他留下了卷帙浩繁的中国美术史方面的著作和译述。
单从这些方面看,抱石先生的成就,已是极为难能的,他为艺术贡献一生的光辉成就,是昭昭在人心目的。
中国画过去分科,主要是山水、花鸟、人物三个大类别。(明初陶宗仪)《辍耕录》的《画家十三科》,打头是“佛菩萨像,玉帝君王道像金刚鬼神罗汉圣僧……”这可能是当时中国民间画工学艺的分类,不代表元、明画的主流。)傅抱石以山水画着称,花鸟画创作较少;人物故实画是他中年用力最深,作品也最多的画种。由于晚年山水创作流传较广,便忽略了他的人物故实画,这对于傅抱石的研究来说,就不够全面了。
人物故事画的选题,大致有几方面:一是唐张彦远所谓“成教化,助人伦”(《历代名画记》),寓有教育劝诫意义的人物画。孔子看了明堂的壁画,有“尧舜之客,桀纣美貌”,就感叹一番。晋顾恺之的《女史箴图》,是根据讽谏皇后的箴言所绘的卷轴。传唐吴道子曾画过汉成帝时忠臣朱云,攀着殿槛以死谏帝的《朱云折槛图》等等,都属于这一类。而是释、道、儒家的宣传画,上海博物馆藏的梁楷《八高僧故实》、敦煌壁画中《摩诃萨埵太子舍身饲虎图》,历代刻本《孔子圣迹图》等等。三是画家言志抒情之作,如《东坡笠屐图》、《夷齐采薇图》、《桃花源图》等等。大量类此的人物故实题材作品,在我国美术史中,俯拾即是。但现代画史中,就罕见了。
被目为“倪迂”的元代名画家倪云林,由于客人在他家园的桐树上吐了一口痰,他感到不安,一再叫家童洗涤那桐树。文人的“洁癖”,连一口痰都忍受不了,何况玷污他的品德人格。傅老的《洗桐图》等作品,正是传统知识分子的心情剖诉。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当某一朝代集权统治力量强大的时候,歌功颂德的御用文艺占统治地位,文艺便缺乏生气。清代的乾隆盛世,不可能诞生石涛、八大、渐江、石溪、龚贤、陈老莲、傅山、程邃、恽格、戴本孝、梅清、方以智……这样群星灿烂的画家群,只有在明清之际,统治力量较弱、或新朝初立,对知识分子采怀柔手段时,文艺才能蓬勃生发,艺术家可以自由抒发自己胸臆。值得注意的是,傅抱石的人物故实画,主要的创作时期,正是一九四三至一九四九年左右的抗日战争末期至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那是,重庆政权已无力顾及意识形态的的控制,画家可以任意选择题材,从指斥朝政的《丽人行》到发抒个性的《渊明携酒》、《赤壁夜游》等等,那时傅老住在重庆郊区的金刚坡下,除教学以外,便是在家作画及从事美术史的著作,这是傅老四十岁左右,经历充沛的时期,也是他的从事人物画创作兴趣最浓的时期。他喜爱《九歌》的湘君、湘夫人、以至于《赤壁》、渊明等题材,是适合当时他的思想状态的。五零年以后,特别是一九五七年以后,傅老的作品,便“多见树木,少见人伦”。时代变迁中,作为知识分子的画家的心态,是完全有关的。假如在一九五七年,傅老还以《东山逸致》、《萧翼赚兰亭》、或《西园雅集图》等人物画为题材,那么,就很难想象他的结果。这就是傅老最终以一位山水画家知名当代的原因。
保留了傅抱石先生这一批人物画故实,不但保留了一时代的文艺风貌,也给现代美术史留下了痕迹。至于傅先生后期放弃了人物画之作,是否也是美术史的损失?见仁见智,这里就不作论定。不过当代画家中,人物画的造诣,像抱石先生这样去尽甜俗,功力非凡的,恐怕举不出多少位了。
抱石人物画的特点,在于人物造型极为严谨,但严谨之中,又以十分流利的衣褶和略微夸张的人物表情,表现出严谨和潇洒的和谐结合。抱石先生在人物衣褶上的用笔,和他在山水画的皴法一样,是用细速的线条,有如速写线条一样随意挥洒的。他的用线,很容易使人想到顾恺之《女史箴图》的“游丝描”,但顾画的线条纾徐优畅,而傅抱石用线灵活准确,创造出他自己的独特风格和现代感。这和他的皴法的创新是同一机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