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寿佛

2513 丰子恺 无量寿佛 立轴

作  者: 丰子恺

尺  寸:94×32.5cm

创作年代:1949年作

估  价: 1,200,000-1,500,000

成 交 价: RMB 2,875,000

【著录】《人间情味 有情世界——丰子恺的艺术》,第312页,香港艺术馆编制,2012年。
【题识】无量寿佛。闽南陈松寿慧庭居士,早岁归依太虚大师,虔信三宝。已丑正月廿二日,为其母难四十周年纪念,持纸来属写无量寿佛,将于朔望顶礼,为母祝福延寿。闻太夫人今岁八十有九,康健逾常,此乃孝感之所致也。余居西湖,某夜梦佛手持双环,发灿烂光。醒而思之,此乃无穷之象征,遂为依梦造像,石门丰子恺并识。
【印文】丰子恺印沐手敬绘、以此功德回向众生
【丰一吟题跋】先父极难得作无量寿佛,此画像系一吟初见,画中题字亦多,堪称为绝无仅有之上乘佳作,宜虔诚供奉。丰一吟沐手敬题。【印文】丰一吟
【展览】“有情世界——丰子恺的艺术”,香港艺术馆,2012年5月25日至10月7日。
【说明】此幅为丰子恺民间珍藏唯一一幅无量寿佛题材作品。
此《无量寿佛》乃闽南友人陈松寿四十岁生日来求,其母五十得子,实属不易。陈居士以期母难日为母亲大人祝福延寿,子恺居士被友人孝心所感动。不久梦中所见佛之光影,遂汲取灵感,依梦作此造像。
画中无量寿佛盘膝而坐,身披袈裟,手持双环。面貌慈祥,神态沉稳,可敬可亲。子恺居士通佛法,精绘画,尤善造佛像。其笔下一释迦牟尼像,曾经弘一法师鉴定,一百零八笔无一笔之差,堪称惊世佳作。这幅《无量寿佛》,异曲同工,且因梦中得缘,加之求画缘由令人感动,实为供养之神品。
有情世界
丰子恺的艺术
日本文学评论家谷崎润一郎在他的《读缘缘堂随笔》一文中说:“《缘缘堂随笔》……译者是吉川幸次郎。在‘译者的话’中,有这样的话:‘我觉得,著者丰子恺,是现代中国最像艺术家的艺术家,这并不是因为他多才多艺,会弹钢琴,作漫画,写随笔的缘故。我所喜欢的,乃是他的像艺术家的真率,对于万物丰富的爱,和他的气品、气骨。如果在现代要想找寻陶渊明、王维那样的人物,那么,就是他了吧。他在庞杂诈伪的海派文人之中,有鹤立鸡群之感’……他所取的题材,原并不是甚么有实用或深奥的东西,任何琐屑轻微的事物,一到他的笔端,就有一种风韵,殊不可思议。”
读了这段话,我们就知道,我父亲并不是写重大题材的那种作家,而是一个深谙人间情味的随笔作者。他曾说过这样的话:“在得到一个主题以后,宜于用文字表达的就写随笔,宜于用形象表达的就作漫画。”
他又说:“我作漫画,感觉同写随笔一样。不过或用线条,或用文字,表现工具不同而已。”
由此可见,谷崎润一郎评论他随笔的这番话,也完全适用于他的画。爸爸就喜欢画身边琐事和人间情味。他生活把家庭中、社会中,所以画的就是家庭生活和社会现象。而且他的画不是像速写那样只表现形象,他的画含有深刻的意义。爸爸说:“我有一个脾气:希望一张画在看看之外又可以想想。我往往要求我的画有形象美和意义美。”
这就是子恺漫画的特色。他热爱儿童,喜欢画儿童题材的画;他看到真善美的事象就歌颂;看到丑恶的状态就怒斥。他还喜欢以古诗词为题,描诗趣的境界。
我父亲作画,是受李叔同老师的影响。他在浙江第一师范学校读书时,李叔同先生是图画音乐老师,给他教导,使他踏上了艺术之路。和老师一样,热爱文艺的各种门类,孜孜不倦地钻研业务,不追名逐利,淡泊人生。
后来李叔同先生看破红尘,出家为僧,成为弘一法师,我父亲便归依他为在家居士。为祝弘公五十岁到一百岁整寿,他按年岁之数(每十年计)作护生画,一共画了四五○幅。其实弘公六十三岁就圆寂了,后来是为他阴寿作画;而我父亲自己于一九七五年七十八岁时就去世了,祝一百岁阴寿应该是一九八○年的事。可父亲做事十分认真,有始有终,在浩劫期间、提前完成了一百幅。他之所以有这样大的决心和毅力,是因为他敬爱李叔同老师,崇拜弘公。这种人间情味,不是平常人所能体会的;这种毅力不是每个人所能具备的。
父亲作画的题材,从儿童相、学生相、民间相、都市相、战时相、古诗新画,一直到护生画,无不具有人间情味。正如俞平伯先生所说:“一片片的落英都含蓄着人间的情味,那便是我看丰子恺漫画所感。”
——《父亲的作品含有人间情味》丰一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