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菊清供图

3559 乾隆帝 荷菊清供图 立轴

作  者: 乾隆帝

尺  寸:62.5×35cm

创作年代:1776年作

估  价: 8,000,000-12,000,000

成 交 价: RMB 12,880,000

著录:乾隆皇帝题诗载于《御制诗四集》卷四十。
题识:菊放深秋荷孟秋,驻年仙境做同游。傲霜裛露诚无忝,开晚谢迟斯有由。卉里更谁堪伯仲,画中稚合擅风流。恰如隐士逢君子,一望应知气味投。山庄荷花尚存,簪植胆瓶,与盆菊相对,天然清供。朅尔成什,亦兴之所寄也。辄写小帧并题其上。丙申重阳前一日,御笔。
钤印:干·隆、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八征耄念之宝、妙意写清快、即事多所欣、意在笔先(参见故宫博物院编《清代帝后玺印谱·乾隆卷一》,18、34、82、87页,《清代帝后玺印谱·乾隆卷二》,121、131页)
说明:
1.是轴描写的是从敖汉(属内蒙古)移栽到避暑山庄的荷花。可参见《御制诗四集》中的注释:内地荷花至八月即凋尽,今已届霜降,而塞湖之荷尚有作花者,盖由园中有温泉,而开花较内地又晚之故。
2.据《热河志》载:“承德避暑山庄之荷敖汉所产,较关内特佳。山庄移植之……塞外地寒,草木多早黄落,荷独深秋尚开,木兰回跸时犹有开放者。”自从避暑山庄建成以来,乾隆皇帝几乎年年都要到避暑山庄居住。深秋时节,湖中荷花仍然含苞怒放,经久不谢的现象,被乾隆皇帝屡次提及。他称敖汉莲花为“武烈君子”,并大加吟咏,在避暑山庄御制诗中就有《荷》、《初荷》、《晚荷》、《观荷》等诗100馀首。
抚景兴怀 吉物盈幅
——乾隆御笔 《荷菊清供图》赏鉴
“岁朝清供”在我国传统绘画题材中,是一个独特、应时且受人喜爱的画种。它蕴含丰富,寓意深邃,悬画迎新,给节日平添了吉庆祥和气氛;雅俗共赏,别有情趣。此种吉利画到了清代已经非常盛行,上自帝王公卿,下至布衣秀士,名家高手多有应景即兴之作,敷衍成诗书画图文并茂的典型文人画。
乾隆御笔 《荷菊清供图》即是这样一幅岁朝清供图样式。此幅《荷菊清供图》为纸本,设色画。纵62.5厘米,横35厘米。绘胆瓶内插荷花二枝,或舒展怒放,或含苞待开;旁置盆景一座,三五枝菊花植于盆内,饰以秀石,高低参差,别有韵致。图中胆瓶、花盆造型拙朴,墨线勾勒;花卉取白描技法,粗放率意;石头以淡墨皴染、浓墨点苔。书法流多中锋藏锋,圆柔婉转,畅自如的笔墨也较好地呈现出他数十年不懈临写古代名迹的成效。此图诗、书、画完好结合映衬,相得益彰。本幅左上行书自题曰:“菊放深秋荷孟秋,驻年仙境做同游。傲霜裛露诚无忝,开晚谢迟斯有由。卉里更谁堪伯仲,画中雅合擅风流。恰如隐士逢君子,一望应知气味投。山庄荷花尚存,簪植胆瓶,与盆菊相对,天然清供。朅尔成什,亦兴之所寄也。辄写小帧并题其上。丙申重阳前一日,御笔。” 画心钤“干”“隆”朱文联珠印、“妙意写清快”朱方印、“即事多所欣”白方印、“意在笔先”朱方印、“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朱文方印、“八征耄念之宝”朱文方印。这七方帝玺与故宫博物院编纂的《清代帝王印玺谱》印鉴比对完全稳合。
按丙申为乾隆四十一年(1776),时乾隆65岁。图中题诗著录于《御制诗四集》卷四十。据《热河志》载:“承德避暑山庄之荷敖汉所产,较关内特佳。山庄移植之……塞外地寒,草木多早黄落,荷独深秋尚开,木兰回跸时犹有开放者。”自从避暑山庄建成以来,乾隆皇帝几乎年年都要到避暑山庄居住。深秋时节,湖中荷花仍然含苞怒放,经久不谢的现象,被乾隆皇帝屡次提及,并大加吟咏赋诗。乾隆在《荷二首》的诗注中也说:“敖汉荷花,色鲜瓣大,胜于内地,皇祖时移植于此”。由此可知,《荷菊清供图》描写的正是避暑山庄栽种的敖汉莲。
《荷菊清供图》是在“丙申重阳前一日”写就的。丙申是乾隆四十一年(1776),这一年对乾隆来说意义非比寻常。二月初四日,大金川土司走投无路,向清廷投降。自乾隆三十六年七月出兵,至乾隆四十一年大小金川彻底平定,历时五年。乾隆十全武功,此排第一。因金川战役的胜利,乾隆心中大快,前往木兰围场秋狝的时间比往年早。他于五月十三日奉皇太后启銮,巡行木兰。九月初八日回驻避暑山庄,二十二日还京师。“重阳前一日”即九月初八,乾隆刚从围场回到避暑山庄,当是心情舒畅,“兴之所寄也,辄写小帧”,抚景兴怀,借菊与荷发“隐士逢君子”之思,可谓是吉物盈幅之作。
作为一国之君的乾隆,于万几余暇醉心于绘画。秉着与古人经典得天独厚的机缘,凭借身边众多像邹一桂、董邦达等书画兼善的词臣画家的指导和帮助,在饱游沃看的基础上,取名家之长,自成风格。他作画的目的只是为了陶冶情操,挥写的是性情,而不仅是笔墨章法。所用贡纸、御墨、颜料、印泥皆是本朝御用的顶级画材,心态无拘无束,“简”与“静”才是他的绘画特质。所以,有别于那些在用笔、造型上都十分能、巧的作品。与之同类题材的作品如:乾隆御笔 《写生花卉卷》(与《荷菊清供图》同为丙申年作(北京故宫博物院),乾隆御笔《龙井写生花卉轴》(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乾隆御笔《庚辰岁朝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乾隆御笔《岁朝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乾隆帝《杏花》(保利2010秋2350万成交)等等。
《荷菊清供图》作为一件清宫帝王散佚书画,十分难得,由于溥仪出宫与故宫文物迁台时均首选历代名迹,因此乾隆绘画的绝大多数依然保存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只有极少数流散民间,本作不仅装裱极精,更承载着重要的历史信息,抒发着乾隆作为杰出政治家的怀古幽思,虽贵为国君但内心亲近自然、敏感柔情的真实一面,其珍贵程度已不言而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