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

3560 康熙帝 御书《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 册页

作  者: 康熙帝

尺  寸:

创作年代:1713年作

估  价: 32,000,000-35,000,000

成 交 价: RMB 36,800,000


题签: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
题识:《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文略)。康熙五十二年四月初八日。
钤印:康熙御笔之宝(参见故宫博物院编《清代帝后玺印谱·康熙卷》,3页)
鉴藏印:至宝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圣祖诞辰浴佛事 写经愿立国延绵
——康熙御笔《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研究
康熙五十二年(1713)三月十八日,是清康熙皇帝六十大寿。全国各界,包括皇室、宗亲、藩王、文武百官、甚至市井小民,都在朝廷所主导的安排中,展开了一项史上未曾有过的大规模的祝寿活动,也就是“康熙万寿盛典”。盛典开始,自皇宫到御园畅春园,十余里路张灯结彩,锦坊彩亭星罗棋布,彩棚相望,满眼火树银花,一派欣欣向荣的欢庆景象。直至四月初八日这天,历时数十天盛况持续未减,同时,这一天也是我国佛教之中最大的节日之一“佛诞节”。这一天,康熙大帝正襟危坐,沐浴熏香之后,手握万年青管的毛笔,运气凝神,静心地书写着这件《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以祈祷大清帝国这一年的平安顺遂,政通人和。
以最虔诚的清净心抄写佛经,称为抄经或者写经,被佛教僧众和修行者视为必修的修持行门之一。清圣祖爱新觉罗·玄烨,1661-1722在位,是中国历史上文治武功成就最高的君主之一。在他治理期间开创了清朝(1616-1911)入关以后的第一个承平之局,即所谓的康熙盛世。康熙帝尊奉儒家,礼重佛、道,清帝在宫中的写经活动,就是从他开始的。康熙帝自幼好学工书,尤喜好董其昌书法,后擅长楷书、行书,其风格清丽洒脱,颇有帖学的风范。他常于日理万机之暇,仍择经而书,诵经刻典,在增强佛学修为的同时,寻求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大智慧。皇帝御笔写经乃是稀有之物,故宫博物院图书馆所藏共约三千部,其中以佛经为主,约二千余部。这批写经一直藏于深宫,系宫廷密藏孤本,从未昭示于海内外。这些写经书品精良,装潢考究,书写材料独特,是清宫留存于世的珍贵文化遗产。今展现于世人面前的康熙御笔《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正值康熙六十岁“万寿庆典”又逢“佛诞节”,配以精美绝伦的插图,令人叹为观止。更重要的是这套经册是康熙大帝六十大寿的宏愿且在当时进行了神圣的开光仪式,同时受“药师瑠璃光如来”十二大愿佛法加持,与贤君同修、同观,善莫大焉!
《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简称《药师经》,玄奘法师译,陈颂东方径琉璃世界药师如来的功德,并详述药师如来因地所发十二大愿。此经册黄地织金丝彩锦云龙纹书衣,正中泥金楷书“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经折装,开本30.5厘米×12.5厘米,经文116开,为素绢墨笔楷书,有行格,半开四行,行13字。精美插图32幅,经册开端绘刻“释迦佛”开示药师法门。释迦佛,成道相,结跏趺坐背光方形莲花座,左手横放在左脚上,名为“定印”,右手直伸下垂,名“触地印”,身后绘祥云、海水、伞、盖等“佛八宝”图样,“菩萨”、“天王”分供两旁。经册中部绘有日光、月光菩萨像与文殊、观音、大势至、无尽意、宝檀华、药王、药上、弥勒八大菩萨。经册后绘十二药叉大将与四大天王像,以药师佛像为中心分供两旁,尾绘有“韦陀像”。在经册第五开所绘制的承愿佛碑上,有楷书题字:“弘慈正觉,愿立无边。惟瑠璃光,朗照大千。功德普偏,法象昭宣。寒衣饥食,佑善解愆。介寿锡福,燕翼蝉联。家敦忠孝,俗化党偏。兵销刑措,乐利安全。敷天率土,赖是因缘。清宁巩固,万祀延绵。康熙五十二年四月初八日。”上钤朱文方印“康熙御笔之宝”,经册的开端及尾端背面书有密宗根本咒“嗡阿吽”字样,是为开光咒语。
细述《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
略解之释经题:“琉璃光”,是东方药师佛的名字。琉璃,是一种宝物。颜色如万里无云的碧空,又如澄清深彻的海水,体质坚固,如金刚石,极为稀有,它寓意药师佛的佛德。“如来”是诸佛的通名,而药师琉璃光是一佛的专名。“如来”即是“佛”,《金刚经》云:“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诸法如义,名为如来。”“如来”具足三种意义,即如来、如解、如说,表征佛的至善圆满功德。“本愿功德”,是指药师佛在因地里发了十二大愿,然后经过累世累劫的不断修六度万行、行菩萨道,而成就的果德。“经”就是释迦牟尼佛四十九年讲经说法而遗留给后人的法宝,是在世尊灭度后,经过佛的弟子数次集结而成的经典。总的来说,药师表征福报,琉璃光表征智能。整个经名,彰显了药师佛的大慈悲,大智能。既有因,又有果,悲智双运。药师佛曾立下十二大愿,要使净琉璃世界的一切居民、无病无灾,丰衣足食,解脱苦难。他的左右胁侍日光菩萨和月光菩萨,合称“药师三尊”,又叫“东方三圣”。
主要内容:《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中包含了二十五项主要内容,这些内容也是与本件册经书的文字、插图,环环紧扣。是为本件册经书的内容提纲。
1.释迦佛开示。2、总说药师佛与东方净土。3、分说药师佛十二大愿。4、叙述东方净土庄严。5、讲说日光、月光二菩萨护持。6、劝说往生净土。7、叙说药师法门对治四大烦恼。8、授持八关斋戒后修药师佛法门有四种利益。9、演说药师灌顶真言与持诵利益。10、供养修持药师法门得文殊菩萨与龙天护持。11、讲药师法门仪规与修法。12、修药师法获四种人间福报,即富、寿、官、子。13、修药师法免五难。14、药师法信解难思议,唯有大菩萨深信。15、说药师消灾延寿法救病苦难以延寿,即皈依、诵经、燃灯、造幡。16、详说药师法门延寿仪规。17、讲国家元首修药师法护国增益。18、各阶级民众修药师法免病除苦难。19、说用药师法救脱九横死。20、普劝修持药师法消罪。21、十二药叉誓护药师法门与修持人。22、释迦佛称赞药叉大将。23、阿难问经名。24、大众依教奉行。
已知面世的康熙御笔《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比对
从康熙面世的写经中,尚见两册与本册《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高度近似。一册是藏于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馆——美国国会图书馆,康熙五十三年(1714)四月初八日的写本。此经与本册书写时间上相距一年,在书衣、书写材料、写经插画内容上、写经题款格式上都较为一致,但细比之,在插页中,佛陀人物的开脸、衣纹细节,略存在一些区别。
另一册是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康熙五十一年(1712)《高上玉皇本行集经三卷》三月十八日的写本。此经旧藏养心殿。上下双栏,无行格,每半开五行,行十三字。素绢笺,墨笔书写经文。卷前有白描朝天图,后有天君像。该册的开本大小、书衣装帧、书写材料、行文格式都与本册《药师经》也都较为一致。(见下图)
《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的艺术性
一、经文部分:
1.存世稀少
康熙皇帝其书法以行楷为主,圆劲纵横,博采众长,自成一家。自然刚健得力于颜真卿、苏轼、黄庭坚,圆秀妩媚又得自王羲之、米芾、董其昌。康熙皇帝一生酷爱书法,却很少题字,所以康熙御笔在历代帝王墨宝中流传量最少,有了“康熙一字值千金”的说法。由于溥仪出宫与故宫文物迁台时均首选历代名迹,因此康熙书法偶有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储藏,极少数流散民间,近年来康熙书法民间偶现,皆价值连城。如保利拍卖2010年春拍康熙行书《笃志经学》3360万成交,保利拍卖2011秋拍康熙《清慎勤》匾额1495万成交。
2.材料考究
清代皇帝写经经册,不同于普通的纸本写本,也有别于宫外的精写本,其经页、笔墨的用料都很特殊,装帧、装饰上更富于鲜明的特色。清帝写经经册,以蜡笺、素绢、磁青笺、黑光蜡笺为主,用内府精制的墨、朱墨、泥金精写而成。洒金蜡笺《佛说戒德香经》乾隆十二年(1747);黑光蜡笺《报恩经》乾隆十六年(1751)弘历泥金写本;洒金蜡笺《心经》宣统年溥仪写本;有一些是写在更为珍稀而特殊的材料上,这一类的写经则更为珍贵。这类用于写经的特殊材料,包括玉板、素绢、白绫、菩提叶、石兰笺、藏经纸、泥金笺、金粟笺、金笺、蚕茧纸等。如玉板《无量寿佛赞》乾隆年弘历楷书写刻本;白绫《心经》康熙四十一年(1701)玄烨暗花墨笔楷书写本等。
本件经册,上下有双栏行格,用清宫内府墨书写,内府墨的特点是豪华、醒目、经久耐用,能历数百、上千年而不褪色、掉字、模糊和发霉。所书之材料是清宫极好的素白绢,此绢的特点是坚固、密实,韧性好,经久耐用,能长期保存而不变形、变质、变色,不会褪色、褪字、掉字、可以防虫、防蛀、防霉变。
3.章法巧妙
本经册章法是“纵有行,横有列”的章法,特点是:足横竖成行,步伐整齐,有种匀称统一的美。即是字距行距都相等,如赵孟俯的《胆巴碑》等,这种章法书写难度非常大,不仅要掌握好字距行距还要控制好字之间的起承,连接,呼应的问题,在加之合理用墨的问题,书法的过程,要营造笔势,气势。作者没有数十年的寒暑不缀之功,难以驾驭。本经所用之书体是楷书,在楷书中颊有行书的变化,通篇字形统一,而每个结字方圆兼备,妩媚多姿,收笔舒脚,侧锋取势。取法得自王羲之、米芾、董其昌之妙。全册墨色如一,字与字之间又具枯湿浓淡的变化。啧啧称奇的是,本册几千余字,一一书就,从始至终无力所不逮之处,可见康熙帝之虔诚。
二、插图部分:
清帝所抄写的佛经经册中,有许多精美的插图,册叶中还有大量的清代各帝的专用印章。经册卷前绘刻生动的佛像、莲花、山石、海水、祥云、八宝图;卷末精绘韦陀像、八宝图等。这类写经系图文并茂,如乾隆年《陀罗尼经》,前半部为经文,后半部为精绘手印图,每页一幅,左图右文,乾隆年《密宗修习法图解》经册内,有彩绘修法图一百一十七幅,均为上图下文。我们把本件经册的插图分成五部分,分别是:人物、线条、开脸、纹饰。
人物:插图绘刻的释、道形象主要有释迦佛、药师佛、阿弥陀佛、日光、月光、文殊、观音、大势至、无尽意、宝檀华、药王、药上、弥勒十菩萨、十二药叉大将与四大天王、韦陀。
线条:图中所绘的佛、菩萨服饰多为汉代的样式,衣纹呈放射状而衣褶较为曲折,头、胸佩带的饰如璎珞、串珠、宝冠、披巾、长裙等绘刻十分精致,衣纹所用白描线条为高古游丝描,又称春蚕吐丝描。是一种非常细劲有力的描法,六朝时期,顾恺之始创,陆探微承其衣钵。张僧繇在游丝描基础上,创疏体一派至唐代,周昉、张萱等也因循游丝描法。
开脸:佛、菩萨面部刻画准确细腻,眉细而目长,鼻梁较高,嘴唇较薄而额头较宽,大大的耳朵下垂,表情严肃庄重却又兼具柔和。有“曲眉丰颊”、“丰腴莹润”特点。
纹饰:图中所绘纹饰除佛教八宝纹饰,尚有山石纹、海水纹、五色祥云、如意云纹、卍字纹。佛八宝纹饰主要体现在佛、菩萨的莲花座上。佛八宝纹饰,描绘成八种吉祥图案纹饰。作为佛教艺术的装饰。简称轮、螺、伞、盖、花、罐、鱼、长,常与寺庙中供器一起陈放,各个宝物有不同的象征。
三、经册的装帧:
清帝写经经册因系出自宫廷,其装帧、装饰带有鲜明的皇宫特色,品质上乘,书品十分考究。经页框栏、行格是泥金或墨笔的,边栏饰以西番莲纹或龙纹,卷前有龙纹牌记和泥金或白描佛像,卷末是韦驮像。书衣、书套系织锦或织金丝彩锦的;也有楠木、檀木、花梨木等书衣、书套,这些木制的书衣、书套常雕饰佛像、八宝图和祥云、龙纹等图样,有的还镶嵌珍宝玉石等;部分写经还外裹龙纹锦、缎包袱等。如乾隆年弘历写本《心经》,织金丝织锦书衣、书套,外裹绿地暗花白绫包袱。咸丰年《心经》是黄地织锦“卍”字书衣、书套、外裹黄地织锦“卍”字包袱。
本件经册书衣古雅、图样丰富,黄地饰金丝彩线织造而成,上有云龙纹图样寓意福寿吉祥,正中泥金地楷书“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是清宫典型的装帧形制。
《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书写的目的
1.受藏传佛教的转世观影响所需
佛教中把“释迦牟尼佛”、“药师佛”、“阿弥陀佛”(即无量寿佛)称为:“横三世佛”,乾隆帝在《永佑寺碑问》中说祖父是无量寿佛的转世轮王,“我皇圣祖仁皇帝,以无量寿佛示现转轮圣王,福慧威神,超轶无上。”康熙六十大寿时,《万寿庆典初集》卷四八,称康熙是“无量寿佛现身转宝象金轮于三界,运合地天而并泰大挠之”。这是康熙帝转世观的体现,以他大慈悲的思想,超越自身,视这些极乐净土为有情众生同登彼岸的大愿船。所写此经有“上为慈圣祝厘,下为海宁苍生祈佑”的意义。
2.积无量功德,化气运为久道
康熙帝在本册第五开中书写本愿以“弘慈正觉,愿立无边”始,“清宁巩固,万祀延绵”结尾,他祈祷国泰民安,太平有象,大清永固,“万民登上大愿船”,这与药师佛十二大愿,要使净琉璃世界的一切居民、无病无灾,丰衣足食,解脱苦难,相契合。借《药师经》的功德利益,成就亿万众生,此功德灌顶,气转洪钧,化为久道,维褀万姓。
3.政治上的需要
康熙尊奉儒家,礼重佛、道、揉儒、释、道与一炉,三教合一,以政教合一来巩固政权,维护统治。
4.恰六十“万寿庆典”又逢“佛诞节”的需要
清代皇帝写经,在时间上大体有规律可循,通常集中在三个时间段抄写:一是万寿节、千秋节,二是宫廷年节,三是佛、道节日。自唐玄宗以后中国皇帝的生日一直是历代宫廷中最为盛大的节日之一,与元旦、冬至并重,合称宫廷三大节。
《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背面的藏文开光文样
根据佛学研究者所述,本册《药师经》开端及尾端背面书有密宗根本咒“嗡(om)阿(ah)吽(hum)”字样,是为开光加持之意。“嗡阿吽”三字又称为金刚诵,是佛教之藏密主教金刚总持即普贤王如来的根本咒,代表佛的三密和三身。仅仅“嗡阿吽”三字,就有无量无边法门,能由此而离诸三业烦恼,证得一切三身体性圆满成就。
所谓开光,就是给一些物品,如神像、佛像、吉祥物等等赋予“灵气”,从宗教意义上来说,神像、法物,赋予其特殊的灵性,成为可以护佑自己的圣品。从更深的意义上来说,也是清净我们的内心,开启我们内在的智慧。开光做为一种宗教仪式,最初来自道教,开光即为道教仪式之一。佛教的开光是高僧使用秘法根据每年每月每时不同的吉祥方位推断(每日吉时当旺之喜神方,财神方,贵神方,开光时在吉位生旺方,以吉时吉方将加持力发挥最大化),来选定开光加持仪式的寺庙及道观,结合各方寺庙或者道观长老大德的无上修行,通过严谨的持印诵经,对吉祥物品进行相应的开光加持,对吉祥物的本质加以特有的文化提升。普通物品一经开光,就带有佛菩萨的全部信息,可起到助缘加持,防止邪祟作怪,消灾祛病,趋吉避凶之奇效。
这套康熙御笔《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代表着一个帝王的发愿,一个帝国的气运,一段神圣的佛经法力加持,直至此时此刻,如果我们留心观察,会发现一个大秘密,无论你站在哪个方位,哪个角落,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逃不出药师佛慈悲的目光,都能时刻感受到药师佛不可思议的加持力。这套经册当为佛陀集结而成的经典,其本身即是修行,是书写者的修行,是观者的修行,亦是结缘者的修行。
《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与传世康熙书法对比:
Δ康熙 行书《除夕书怀诗轴》,纵149.8厘米;横49.6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贮干清宫,此作书五言律一首,载《圣祖仁皇帝御制文集》三集卷四十五,为康熙帝49岁所书。结字疏淡平和,风格沉稳雅健,既存董书韵致,又具自家面目,是其中年时期代表作。(以下简称“除夕诗轴”)
Δ康熙 行书《柳条边望月诗》,纵124;横58.4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自书七言绝句一首,钤“石渠宝笈所藏”、“宝笈三编”"、“宣统尊亲之宝”,左裱边钤印“教育部典验之章”,内容为描写春天雨后月光中的景色,代表了其书法艺术成熟时期的水平。(以下简称“望月诗轴”)
《药师经》严格来说属于楷书风貌,其中夹杂有行、隶书面貌特点。而故宫所藏《除夕诗轴》与《望月诗轴》是康熙50岁前后行书成熟期的面貌。时间和书风上或有所出入,但字形与用笔习惯上,三者相差无多。由于客观条件所限,康熙帝书法存世稀少与真迹出发考虑,笔者选取了这两幅作品与《药师经》比对。
结论:
三幅作品以“撇”特点最为明显,用笔浑厚,有取带 “苏、黄”的用笔特点。其中又以③④“中”笔划中“竖”的用笔,⑭⑮“心”的连笔,还有⑤⑥“故”的起笔侧锋,⑰⑱“蝉头燕尾”的写法,这些字的用笔习惯非常的一致。这是其他任何书家、作伪者所无法模仿、伪造的特征。其次是在字形上,字与字的间架结构也都非常一致。不仅如此,《药师经》许多书法中还夹杂了碑帖“古拙”的风范,平淡古朴中有貌丰骨劲的感觉。本件《药师经》可以说是清代内廷书法从康熙开始走向兴盛的一件标志性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