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禽图

3569 华嵒 翠禽图 立轴

作  者: 华嵒

尺  寸:144×43cm

创作年代:1746年作

估  价: 800,000-1,300,000

成 交 价: RMB 943,000


题签:新罗山人画。华秋岳先山每至杭必馆振绮堂,故昔年余家藏其画极多,经乱散失仅存此帧,宜永保之。大燮识。(一百零二号)
题识:惟西域之灵鸟,挺自然之奇恣,体金精之妙,含火德之明辉,性辩慧而能言兮。才聪明以识机,故其嬉游高峻,栖跱幽深,飞不妄集,翔必择林。绀趾丹嘴,绿衣翠衿,采采丽容,咬咬好音,虽同族于羽鸟,固殊志而异心。丙寅春三月,写于解弢馆。新罗山人。
钤印:华岩、秋岳、幽心入微、枝隐
鉴藏印:燕诒、蒋伟鉴赏
说明:
1.汪大燮旧藏并题签。
2.“振绮堂”是清代杭州市著名藏书楼,由汪宪创建于乾隆年间。汪宪(1721-1771),字千陂,号渔亭,钱塘人(今杭州市人),乾隆十年(1745)进士。官刑部主事,迁陕西员外郎。极盛时藏书多达三千三百馀种,六万五千馀卷,可惜皆散于庚申、辛酉之乱。汪大燮即“振绮堂”后人。汪大燮(1859—1929),原名尧俞,字伯唐,一字伯棠,浙江钱塘(今杭州)人。晚清至民国时期外交官,政治家,北洋政府国务总理。现今,宏村存有汪大燮先生的故居,即名曰“振绮堂”。
“惟西域之灵鸟,挺自然之奇恣。体金精之妙,含火德之明辉。性辩慧而能言兮,才聪明以识机。故其嬉游高峻,栖跱幽深。飞不妄集,翔必择林。绀趾丹嘴,绿衣翠矜。采采丽容,咬咬好音。虽同族于羽毛,固殊志而异心。”本《翠禽图》华岩自题诗文出自东汉末年辞赋家祢衡创作的《鹦鹉赋》,描写了鹦鹉的色泽的明辉鲜丽、灵机聪慧和高洁情趣。华嵒在绘画生涯中,当属花鸟成就最高,他既汲取明代陈淳、周之冕等诸家之长,又师法造化,最终形成了自己的面貌。其笔意清新俊秀,率意疏容的花鸟画风格,对后世产生了积极影响。
此幅《翠禽图》作于1746年,华岩时年65岁。整幅构图稳健,笔墨老到,格调清雅,鹦鹉神形俱备,动态十足。图下方的枝叶与题诗构成了十分稳定均衡与和谐的画面“减一枝则倒、多一枝则乱”,用色淡雅,产生对画家高洁志趣的认同感。图中鹦鹉运用没骨写意手法,天真烂漫、情趣饶足,细致蓬松的毫毛毕现。用笔大胆从容,干脆利落,清疏雅淡,造型准确,设色秀丽,他将疏密、动静、浓淡、深浅等元素和谐地进行统一,佐以枯枝疏叶、淡石浓苔,衬托出庭院的空阔、静谧,表现了浓郁而隽永的审美情趣。华嵒的这幅鹦鹉图轴是他典型的中晚年面貌,在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62出版的《新罗山人画集》中,出版一幅新罗山人同期作品《梧桐鹦鹉》,在构图与绘法上都与本作极其相似。
华嵒曾言:“但能用我法,孰与古人量。”一语道出了他的艺术追求。当“娄东画派”、“虞山画派”风靡画坛时,他却能师古而不泥古,从而独辟蹊径,通过它明朗、清新、俊逸的笔调来表现他“离垢”“解弢”的审美理想与生活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