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3580 汪肇 花鸟对屏 镜心

花鸟对屏
拍品信息
LOT号 3580 作品名称 汪肇 花鸟对屏 镜心
作者 汪肇 尺寸 142×77cm×2 创作年代 --
估价 1,500,000-2,000,000 成交价 RMB 2,070,000

题盒:大弍幅对。左:桃花白鹇;右:柳鹭。汪海云笔。
题识:
1.海云。钤印:汪氏德初
2.海云。钤印:汪氏德初
钤印:汪氏德初
说明:关于汪海云,清·赵吉士在《寄园寄所寄》卷十一·泛叶寄中有所记载:“汪德初(名肇,休人)工画,比元海云和尚,遇酒能鼻饮至数斗,号象饮。尝误附贼舟,贼壮其貌,不敢害,已而酒肇,乃为象饮以自豪,卒纵之去。后诖误逮狱,东方司理有意其为人,面试之画。德初倾墨沈于绢素,东方骇之。寻洗水笔为《薄晓图》,诗云:‘五更风雨时,四野云烟障。行人迷所之,幸得东方亮。’东方大赏之,人有如此才而使久困囹圄,非有司之过乎?遂得释。(《邑乘》)”
明代中期之后,社会的审美意识和哲学发生了很大变化。追求文人趣味。这时以吴门画派为核心的文人写意画重新兴起,逐渐取代了浙派的地位。浙派得以生存的社会大环境不复存在。其次,浙派的衰亡也有其自身原因,浙派宗承的雄劲,阳刚之美,刚硬的用笔和猛烈的气势,确实能够发人振奋,作为一段社会的美学范畴未尝不可,但如果不加控制,肆意发展,无视时代的变化,往往物极必反,走到难以收拾的地步。
经过戴进、吴伟之后,浙派由盛转衰。此时恰是王阳明“心学”大行其道之时,影响非常深远。张路,蒋嵩,汪肇为代表的浙派后期诸人,受到这种思潮的影响,在烦乱及狂态的道路上走得更远。他们虽取法马、夏,但是马夏那种严谨作风并没有被完全继承下来。除戴进外,他们的画法多纵情使气,不拘格法。
对于汪肇,他的山水学戴进、吴伟而更近于吴伟,人物法吴伟,笔意瓷肆,墨色淋漓苍润,气势迫人。擅长翎毛,自成一格。常自负作画,他的画一气呵成,气势滂湃,多草草之笔。他经常炫耀:“作画不用朽(打草稿),饮酒不用口。”但他狂怪的画风,却能很生动,颇见功力。不经意处顺露天真。从其传世作品的题目看,有《芦雁图》、《观瀑图》、《起蛟图》、《婴羊图》、《松风樵话图》、《拐仙图》等。可见汪肇绘画题材广泛,是个多面手。
《詹氏小辨》对汪肇的画作了如下评价:“草草小花鸟,潇洒可爱,仿陶云湖兔鹿亦佳,虽不迨陶精思逸趣,亦自豪纵不凡。宛然有生气。石虽崚赠不分,而墨润色鲜,亦足动人。唯写山水,乃是强作,声名却动一时天下。”即使极力批判浙派为“末流”的何良俊,亦称汪肇“亦善画,墨气稍不及,时而画法近正,是皆不失画家矩度者也。”
此《花鸟对屏》,均用半边式构图。白鹭一幅山石、鹭鸟、垂柳、榴花均在左侧,右侧用来透气。白鹇一幅恰相反,主景均在右侧。两图中山石均用湿墨勾勒,再用较重的湿墨晕染,再稍作点苔。让画面充满了奇诡变化的气氛。鹭鸟、白鹇、黄鹂、画眉兼工带写,或静或动,让画面更富生气。柳树枝干挺拔,垂柳在微风中应风而动,柔软自然。两只黄鹂相对而鸣。此幅中的垂柳、鹭鸟的画法与形态,与广州美术馆所藏《杨柳水禽图》极似。另一幅老梅虬枝旁逸斜出,苍老的枝干上,花开点点,骄艳可人。梅树下的白鹇正啄一小虫,动态感极强。故宫博物馆藏一轴《柳禽白鹇图》,对比二图中白鹇的画法和笔触,都毫无二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