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龙形三足供架及法螺

6338 明永乐 鱼龙形三足供架及法螺

作  者:

尺  寸:长14cm

创作年代:明永乐

估  价: 1,100,000-1,600,000

成 交 价: RMB 1,955,000


「大明永乐年施」六字楷书款
铜鎏金(供架) 汉藏风格(北京宫廷)

备注:
1.香港佳士得2017年5月31日 Lot 2806
2.日本私人收藏,1980年代购自Hirano Kotogen
3.Hirano Kotogen,东京,1980年代
此鱼龙型三足供架铸工精巧,架托为圆环,以立体的宝珠相连为饰,三足细长挺立,上端以摩羯鱼为饰,头部上扬,口衔宝珠,鱼身弯曲呈S型,为整个供架的肩部,尾饰卷草纹,圈托内壁阴刻“大明永乐年施”横款,为明代宫廷密教仪式所用之供器,为密教仪式发展的见证,极为珍罕。
首先,此件供架的整体构造与制作工艺,显示了明代永乐时期纯熟的技艺与高超的艺术水平,属永乐时期早期的宫廷官造法器,是明代藏传佛教法器的典范之作。其摩羯造型非常经典,表现细腻而柔美,长吻上卷,线条简洁流畅,眉弓高耸,鬓髪与双耳沿体侧自然卷曲,与同时期北京宫廷雕塑构件上之摩羯形象如出一辙,可作为纹样在同一时期、不同材质之上的表现,极富时代风貌。
其次,此件供架应为藏传佛教密法修行‘坛城观想’中的一件重要法器,虽极少见于文字记载之中,而从供奉方式上可见其用途。在萨迦寺、桑耶寺等地均可见沙画坛城景象,坛城沙画极为秘密珍贵,以萨迦寺为例,沙画精美绝伦,光彩夺目,绘制现场通常还配有极为复杂的宗教仪式。坛城沙画圆满后,僧人们连续八天诵经护持坛城,一件与此供架极为相似之鱼龙型三足供架立于其中,上托宝瓶,置鲜花做供奉。修行结束后,极尽繁华的坛城沙画将在瞬间寂灭,万般绚烂,归于尘土,极少有文字或图像的记载,这也正是‘坛城观想’不为人所知的原因。而此件供架正式与‘坛城观想’共同使用的法器,可作为明代宫廷密法修行的见证。
而此供架远非一个高足托而已,而是密教修行中长寿仪式、灌顶仪式等重要仪式中与沙画坛城所共同使用的法器,是修行人将沙画坛城的二维平面转化为三维的立体空间过程中重要的视觉支撑和引导工具,现藏于鲁宾美术馆的一件19世纪的唐卡揭示了这一仪式真实的观想内涵。唐卡中所绘的是南喀宁喀主持长寿仪式的景象,上师右边的空地中央画有坛城,即曼荼罗,四周环绕着各式长寿法器;坛城正中摆放一只三足供架,与此件极为相似,上置长寿宝瓶,瓶中插着孔雀羽毛,一道祥云从瓶中升起,半空中显现主尊。而这正是此供架的要义所在,在一个虚拟的立体结构中,供架颀长而耸立的三足正是修行人由坛城中央进入神的世界的思维通道。
坛城象征着神的居所和佛教的宇宙观,而图像被用作一种视觉工具以期帮助练习者练习复杂的密教修行过程,坛城可以大到如婆罗浮屠般的建筑结构,也可以是临时性的沙绘二维平面,而无论材料、形制与大小,通过坛城,人得以接近神性,尤其在密教修行中,通过供奉,观想主尊等密修方式,修行人和主尊融为一体,进入坛城中央,而这一鱼龙型三足供架正是二维坛城得以立体化的重要工具,是观念的提炼与思维的飞升,其“大明永乐年施”六字楷书款更是表明了其宫廷的出身,亦可见在明代宫廷之中对于密法修持的看重,富有深刻的历史与宗教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