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2020 吴湖帆 1947年作 金文七言联 立轴

金文七言联
拍品信息
LOT号 2020 作品名称 吴湖帆 1947年作 金文七言联 立轴
作者 吴湖帆 尺寸 138×21cm×2 创作年代 1947年作
估价 300,000-400,000 成交价 RMB 437,000

【题识】子坚姻长兄先生雅正。丁亥十月,吴湖帆。
【印文】吴湖帆印、倩庵书印
释文:安得异文来赤简,要从古乐正黄钟。

【说明】上款「子坚姻长」即毛子坚(1882-1958 后),名经畴,上海人。家道丰瞻,清末民初期间,积极参与当地公共事务,担任不少社团公职,在仕绅阶层中声誉俱隆。一九〇七年出任上海城厢内外总工程局干事,协助海上仕绅领袖李平书,自此十余载,由救火会、自来水公司、不吸烟联合会、国民制糖公司,以至筹设乞丐教养院,事关民生者几无所不包。一九一七年淞沪护军使邀集官、绅、商各界人士召开会议,他作为绅界重要代表出席。
毛氏雅好艺术,早岁即与李叔同交往,日后专注社会活动,海上艺事仍多有参与;为画家设定润例;任职于中国书画研究会、海上题襟馆书画会、贞社等团体;发起数届中国金石书画赛会等展览活动。他与吴昌硕以降之海上画家极为熟稔,与吴湖帆更具姻亲之谊。

吴湖帆的书法
◎朱梅邨
吴湖帆先生是我国现代中国画坛的一位巨擘,又是一位卓有成就的书法家。
他的祖父吴大澄(愙斋)是海内屈指可数的金石书画收藏家,家藏巨富,这为他学习书法艺术提供了有利的条件,使他自幼得以见到许多名刻的拓本以及大量的名字真迹。他初学王梦楼,兼攻篆隶,打下深厚的基础。后来他得到董其昌临钟繇、颜真卿等人的十个手卷,他遂一临写董字。他的临池功夫是很深的,临摹的字课曾一捆一捆地堆放在书柜里,整整堆满了好几个大书柜。在吴先生的早期作品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到受董字的影响。中年以后,他改学唐代的薛曜,而一般人则误认为他学的是「瘦金体」(宋徽宗也是学薛曜,但作出了变化,创立了「瘦金体」)。吴先生眼力过人,「取法乎上」,自创一体,自然比「瘦金体」高出一筹,更为舒展自如。他曾送给我二本薛曜书《石淙诗》旧拓本,为我剖析其书之特长,并作跋留念。吴先生的小楷取法梁肖敷敬太妃双志(此拓本乃其祖传下的海内孤本)。
他学习方法是多样化的,所谓「转益多师是我师」,在博采众家之长的基础上不断充实自己的字体,但他绝不见异思迁。每学一帖总是有的放矢「啃」住不放,直到深有体会再作罢休。之后,他得到米芾的《多景楼帖》真迹大字卷,便又转而开始学习米字。吴先生认为书法至王羲之可为一个顶峰,后人学他,但总超不出王书,唯有米字得其神髓,而且王字的真迹未见传下,要窥其真谛也有困难,所以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专攻米字。直到晚年,他才开始师法怀素的狂草。由于他早年打下了扎实的书法根底,所以颇能领悟怀素和尚狂草用笔的真谛,他的狂草如笔走龙蛇另有一番功夫。
吴湖帆先生一有余暇,经常花功夫阅读碑刻拓本,细心琢磨其用笔结体,心领神会,谓之「读碑读帖」。还经常背临某家之体,久而久之,对各家之长了如指掌。他曾说过:「如果一个人老是天天在写字,而不动脑筋,依样画葫芦,不走自己的道路,这只不过是在抄书写账,即使每天书写不止,也不会成为书法家,历来账房先生不能写出名堂的,何其多也!」吴先生深悟此道理,所以他的书法能够时时保持艺术的新鲜气息,令人从中感受到大自然的宏大、生命的活跃与搏击飞纵的气势。
鉴于长期的磨炼,吴先生养成一手绝技。他喜欢在收藏的旧书画上题词写句。在裱好的手卷和轴子上,他才思敏捷,提笔挥毫一气呼成,能兴尽而止,确实写到了末尾,多二字不行,少一字也不当,犹如事先预算好一样。书写时,虽亲朋满座,而他却旁若无人一般。吴先生书写楹联,也从不折纸算字数,只须对纸一望,长短阔狭心中有数,便一挥而就。在他手里不知写了多少楹联,写熟了便能胸有成竹,毋须再估量纸之长短了。吴先生曾言:「书法乃艺术,有持宫廷金笺来求书者不问其价格。」只当便条写去,自然流利舒畅。解放前他曾为中国垦业银行书写大字,比桌面还大,顺势写去,字字搏击飞纵,曾轰动一时。
书为画之先,画家,是务必在书法上下功夫的。吴先生的成功实践对我们是有启迪意义的。

吴湖帆的书法之路
作为画家,吴湖帆在绘画上的杰出成就众人皆知。早年与溥儒并称为「南吴北溥」,与张大千并称为「南吴北张」。后与吴子深、吴待秋、冯超然号称「三吴一冯」,与赵叔孺、吴待秋、冯超然被誉为「海上四大家」。
作为书法家,吴湖帆在书法上的成就也不容小觑。吴湖帆的行楷书,从宋人米芾纵横恣肆而来,又大量吸取宋徽宗瘦金体的飘举清润,然后陶冶融铸,自出新意,饶有耐人寻味之逸趣。纵观一生,大致可将他的学书历程划分为四个阶段:
1.最初师法薛曜,临宋徽宗瘦金书。
薛稷的书法用笔纤瘦,结字疏朗。宋徽宗的「瘦金书」就是由薛稷书法演化而成。赵佶虽怠于政治,艺术造诣却极高,尤对书法情趣颇浓,他独创的「瘦金书」笔法刚劲清瘦,结构疏朗俊逸,形如屈铁断金,匠心独具。在吴氏早期的书法作品中瘦金书体有着极好的体现。
2.其次是由戴熙、欧阳询、董其昌入手,工行楷。
其妻潘静淑嫁入吴门后,欧阳询的碑刻拓本《化度寺塔铭》、《九成宫醴泉铭》、《皇甫诞碑》和《虞恭公碑》汇于一室,难得之至。在他25岁那年,吴湖帆又从常熟翁氏处获得董其昌《戏鸿堂法书》十卷,朝观夕摹,书艺大进。从此,在其书法风格上有了很大转变。
3.师承的第三个阶段,书风逐渐向米字过渡。
这个过程被1945年收得的米芾大字行书《多景楼诗卷》真迹推向了最高潮。吴湖帆学米芾娟秀与痛快之风致,用笔有轻重缓急,并且有明显的提按动作,铺毫果断大胆,最终形成了自己流丽而不失稳健的艺术风格。
4.晚年时期,吴湖帆两度中风,精力大减,作画日少。这也是吴湖帆绘画风格的一个转变时期,书法上也进入到第四个师承阶段。
他临习怀素草书《自叙帖》,作品也大多是行草书,风格清超雄健。与此相匹配的,其画风一改缜密雅腴、偏于精丽一路,向苏轼、赵孟頫枯木竹石及大写意画法拓展,题款亦多为草书,而非以前惯用的取法赵佶、米芾的行楷。不过,从工整到豪放,用笔的变化及纸质差异对水墨控制所需的掌握,从这点对他来讲,似乎还未到游刃有余的地步。就艺术本身而论,他试图改变画风的作品并非完全成功。晚年时期,吴湖帆两度中风,精力大减,作画日少。这也是吴湖帆绘画风格的一个转变时期,书法上也进入到第四个师承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