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2027 林散之 启功 沙孟海 行草书《蝶恋花·答李淑一》 (三帧) 镜心

行草书《蝶恋花·答李淑一》
拍品信息
LOT号 2027 作品名称 林散之 启功 沙孟海 行草书《蝶恋花·答李淑一》 (三帧) 镜心
作者 林散之 启功 沙孟海 尺寸 林散之138×37cm;启功34×134cm;沙孟海68×137cm 创作年代 --
估价 800,000-1,200,000 成交价 RMB 1,265,000

【题识】
1.毛主席《蝶恋花•答李淑一》。六五年五月廿日,散耳。印文:林散之、长寿
2.健吾同志属书即乞正字,一九七六年,启功。印文:启功
3.建才同志正腕,沙孟海。印文:赤鄞沙氏、孟海晚年学书
【来源】2010秋南京经典拍卖《林家藏林——林昌庚家藏先父法书》专场,为林散之家属提供。

【展览】和平延年—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特展,2019年10月16日-10月21日,保利艺术博物馆。

释文: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
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

释文: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
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
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说明】上款「建才同志」即刘建才,原任职上海华东民航、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知名藏家。

释文: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
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
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说明】上款「健吾同志」即李健吾,笔名刘西渭。近代著名作家、戏剧家、翻译家。从小喜欢戏剧和文学。193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文学院外文系。1931年赴法国巴黎现代语言专修学校学习,1933年回国。历任国立暨南大学文学院教授,上海孔德研究所研究员,上海市戏剧专科学校教授,北大文学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外文所研究员。中国文联第四届委员。著有长篇小说《心病》等。译有莫里哀、托尔斯泰、高尔基、屠格涅夫、福楼拜、司汤达、巴尔扎克等名家的作品,并有研究专著问世。曾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评议组成员、法国文学研究会名誉会长。

【说明】上款「建才同志」即刘建才,原任职上海华东民航、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知名藏家。

浅谈毛泽东词《蝶恋花•答李淑一》的意境创作
「杨柳」作为一个情思缠绵的常见意象,在古典诗词中俯拾即是。例如:「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踏歌声」(唐代刘禹锡《竹枝词》);「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唐代王昌龄《闺怨》)。古典诗词中所出现的「杨柳」不是指杨树和柳树而言,而是单指柳树,与现代植物学分类中所说的杨树没有任何关系。例如由古代流传下来的成语「百步穿杨」中的「杨」就是「柳」,是说在百步之外用箭能射落柳树的叶子。后历代诗人为我们留下的诗词中的「杨柳」,无一例外均指「柳树」而言。在诗词中用了「杨柳」,不是指「柳树」,而是别有用意,唯独是伟大的诗人毛泽东。他在1957年5月11日曾以《游仙(赠李淑一)》(1963年12月最后定名为《蝶恋花•答李淑一》)为题写的一首词中,巧用「杨柳」缅怀了两位革命烈士,即他的夫人杨开慧和亲密战友柳直荀。此首词是:「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毛泽东为什么要写《游仙(赠李淑一)》这首词?这得从李淑一给毛泽东写的一封信说起。李淑一,1901年生于湖南望城的一个书香门第。入读福湘女中时,与杨开慧成为同窗好友。柳直荀与毛泽东则是在长沙读书时相识,并在共同从事革命活动中结为亲密战友的。后来,在毛泽东的关心和帮助下,由杨开慧当「红娘」,1924年10月30日,柳直荀与李淑一结为伉俪。1927年5月21日(当晚长沙即发生了「马日事变」)后,柳直荀就和李淑一失去联系。李淑一后来则教书,抚育儿女,又长期担心着柳直荀的安全,企盼他能回到自己的身边。1933年夏季的一天晚上,李淑一在梦中见到丈夫衣带褴褛,血渍斑斑,不禁大哭而醒,于是连夜写下了《菩萨蛮•惊梦》一词。词曰:「兰闺寂寞翻身早,夜来触动离愁了。底事太难堪,惊侬晓梦残。征人何处觅?六载无消息。醒忆别伊时,满衫清泪滋。」李淑一一直没有得到柳直荀是否牺牲的确切消息,她痴情地思念着等待着,直到建国初期才从毛泽东写给她的信中得知「直荀牺牲」的噩耗。李淑一悲痛不已,但深为丈夫「临难不苟免」的壮举感到无比光荣和自豪。
1957年1月,毛泽东的十八首旧体诗词在《诗刊》创刊号发表,当时在湖南长沙第十中学担任语文教员的李淑一拜读后,回想起毛泽东早年曾用「虞美人」词牌填过一首词赠与杨开慧,但除记得头两句外,其余俱忘却了,于是已经有三年没有写信给毛泽东的她,就在1957年春节(2月7日)给毛泽东写了一封贺年信。信中谈了自己读毛泽东诗词的感想,也附上了自己在1933年夏悼念丈夫柳直荀的那首词《菩萨蛮•惊梦》。李淑一在信中说:「1933年夏,道路传言直荀牺牲,我结想成梦,大哭而醒,和泪填《菩萨蛮》一首。」同时还请求毛泽东将过去赠杨开慧的《虞美人》全词抄赠给自己。
5月11日,毛泽东给李淑一写了一封信,信的全文是:「淑一同志:惠书收到。过于谦让了。我们是一辈的人,不是前辈后辈关系,你所取的态度不适当,要改。已指出‘巫峡’,读者已知所指何处,似不必再出现‘三峡’字面。大作读毕,感慨系之。开慧所述那一首不好,不要写了吧。有《游仙》一首为赠。这种游仙,作者自己不在内,别于古之游仙诗。但词里有之,如咏七夕之类。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暑假或寒假你如有可能,请到板仓代我看一看开慧的墓。此外,你如去看直荀的墓的时候,请为我代致悼意。你如见到柳午亭先生时,请为我代致问候。午亭先生和你有何困难,请告。为国珍摄! 毛泽东 一九五七年五月十一日。」(据人民出版社1983年出版的《毛泽东书信选集》)
此信中的「已指出‘巫峡’,读者已知所指何处,似不必再出现‘三峡’字面」句,是针对李淑一在信中对《水调歌头•游泳》提出修改意见而言的。信中提到的「柳午亭」系柳直荀的父亲。「游仙诗」是指道教诗词的一种体式。就其本义而言,指的是歌咏仙人漫游之情的诗。李淑一收到毛泽东复信后,当时正在长沙第十中学实习的湖南师院中文系三年级的学生读到了这首词,激动万分。于是他们去信请求毛主席同意他们将此词在他们的「十月诗社」油印诗刊《鹰之歌》上首先发表。11月25日,毛泽东给这时已升入四年级的「十月诗社」社长张明霞同学复信,欣然同意他们的请求:「张明霞同志:来信早收到,迟复为歉!《蝶恋花》一词可以在你们的刊物上发表。《游仙》改《赠李淑一》。祝你们好!」由于《鹰之歌》已在1957年秋「反右」运动中被迫停刊,这首词就改由湖南师院院刊《湖南师院》1958年元旦特刊公开发表,发表时题为《游仙(赠李淑一)》。这首词在《湖南师院》上发表后,很快就在全国引起了轰动。1958年1月5日上海《文汇报》予以转载,1月7日《人民日报》转载时题为《蝶恋花•游仙•赠李淑一》。《诗刊》在1958年1月号(1月25日出版)刊载时,题为《蝶恋花•游仙(赠李淑一)》。随后全国各家报纸均在醒目位置陆续刊登。一时注家蜂起,人们争相传诵。
1959年6月27日,毛泽东回韶山在长沙短暂停留时,特意在蓉园亲切接见了李淑一和杨开慧的兄嫂杨开智、李崇德。毛泽东不但高兴地与李淑一合影留念,还把李淑一介绍给在座的客人说:「她就是李淑一,开慧的好朋友。她前年把怀念直荀的词寄给我,我就和了她这首《蝶恋花》,完全是按照她的意思和的。」两年后,为纪念毛泽东主席蓉园接见,李淑一写了一首七言律诗:「忆昔长沙识伟姿,重逢已是盛明时。卅年事业惊环宇,四海人民仰导师。话到忠魂弥恳挚,暖如朝日更温慈。九霄杨柳春常在,附骥深惭蝶恋词。」《蝶恋花•游仙•赠李淑一》公开发表后,李淑一曾说:「我在《菩萨蛮》里写道:‘征人何处觅?六载无消息。’主席向我回答了征人的去处:‘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我的《菩萨蛮》末两句是:‘醒忆别伊时,满衫清泪滋。’毛主席答我的是:‘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我是在想念传闻中牺牲了的亲人,主席是答我烈士忠魂也因人民革命胜利而高兴落泪。主席的词写出了烈士的高尚革命气节和伟大革命精神,主席是了解他们的。」
1963年12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毛主席诗词》时,删去了「游仙」二字,并把「赠」改为「答」,成为今题《蝶恋花•答李淑一》。
《蝶恋花•答李淑一》词作于1958年发表在《诗刊》1月号上。词作发表后,立即引起了文化界的热烈讨论。事有凑巧,当年苏联要在莫斯科举办「社会主义国家造型艺术展览」,邀请中国的画家们参加,傅抱石申报了《毛泽东〈蝶恋花•答李淑一〉词意图》画作。画面的主体是翩翩起舞的嫦娥,吴刚捧酒在嫦娥的右上方,两人之下是祖国壮美的山峦,在每一座山峰上,都飘扬着烈烈红旗,整幅画面由上至下还浮现有丝丝雨泪。同年9月5日傅抱石接到该画作入选参展的通知,去苏联之前,他的这幅画作于10月6-12日先行进京展览。至此,傅抱石成了创作《蝶恋花•答李淑一》词这一主题创作的第一人。
此后,张凭也以此词为题材,创作了《忽报人间曾伏虎》画作,并于1964年参加了新中国成立15周年美术展览。另外还有以《忽报人间曾伏虎》为题的年画两种。可以说,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毛泽东的这首《蝶恋花•答李淑一》词作与以此为题材的4幅绘画作品已是家喻户晓了。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一大批知名学者和优秀的艺术家,深深地被毛泽东的诗词所感染。他们心怀崇敬,深刻揣摩,创作出了大量不同形式的毛泽东诗词作品,使之成为一种极具时代特色的品类。今秋佳期,我们有幸征集到3件近现代书法名家不同时期创作的《蝶恋花•答李淑一》书法作品。其中林散之草书《蝶恋花•答李淑一》得自2010秋南京经典拍卖《林家藏林——林昌庚家藏先父法书》专场;启功行书《蝶恋花•答李淑一》,应李健吾所请而写,启功深谙书法,尤善行草,这一点在同辈文人当中是颇为著称的。很多同仁都以欣赏他的墨宝为乐事,李健吾虽长年从事外国文学批评与研究,但对书法却情有独钟,虽自身不善书,却喜求友人之书张于书斋,启功自当为首选之列。此作优雅精致而不落俗套,心手双畅、诗书俱佳,真如词意一样高亢遒劲,雄浑磅礡,荡气回肠!该作品得自2008秋北京华辰拍卖李健吾珍藏中国名家书法专题;沙孟海草书《蝶恋花•答李淑一》则出自沪上著名收藏家原华东民航局上海民航政治部秘书刘建才先生提供的2004春季北京荣宝拍卖个人专场拍卖。3件书法作品均来源可靠,脉络清晰。同一题材创作的作品,虽是风格迥异,却各领风骚。汇聚一堂,极为难得。
让我们满怀深情,在诗词中感受伟人毛泽东的革命情怀与英雄气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