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2704 吴昌硕 1891年作 匋尊秋葵 立轴

匋尊秋葵
拍品信息
LOT号 2704 作品名称 吴昌硕 1891年作 匋尊秋葵 立轴
作者 吴昌硕 尺寸 91.5×27.5cm 创作年代 1891年作
估价 250,000-350,000 成交价 RMB 437,000

【题识】花草乱插陈古瓷,凡稿拨去天为师。板桥肯作青藤狗,我不能狗人其宜。三足老蟾画不出,矫矫一官又如虱。老葵今日如过吾,无酒还当醉以墨。辛卯端阳倚醉作,苦铁道人。
【印文】仓硕
【鉴藏印】腾吹寒山
【吴大澄跋】
1.匋尊。余得古陶器完者十余事,皆有古鈢文。真三代遗制,形模各不同,有类此者。愙斋记。
2.愙斋所得汉四字吉祥文印,亦足辟除不祥,故钤于此。印文:以介眉寿。
【萧平跋】此端阳辟除不详之图,出自四十八岁吴昌硕之手。笔墨温静沈厚,款书一如其画,又有吴大澄两题并钤所藏汉印“以介眉寿”,尤为难得也。世传缶翁四十余始学画,似不可信,观此壮岁之笔,已自具其妙矣。戊子新春金陵爱莲居中鉴阅并识,戈父萧平。印文:萧平、平之
此幅《匋尊秋葵》透露出纯朴淡泊的文人情怀,吴昌硕以篆籀金石笔法入画,以苍劲的线条勾勒简单的敷染描绘出了质朴的匋尊形象,匋尊中插蜀葵几枝,前方一盆俊秀的蒲草。匋尊中蜀葵绽放淡粉的花和绿幽幽的菖蒲颜色形成对比,整个画面以水墨的韵味为主,辅以细微的色彩对比变化来表现物象之美。遒劲的叶片表现出菖蒲的繁茂,蜀葵花的枝叶聚散和淡雅的敷色给人淡雅恬静、脱俗越尘之感。
画面构图上,物象间高低错落,前后有致地安排于画面空间,并以左低右高的形式排布,左上角题跋,这是吴氏绘画中常用的图式。此幅儒雅清新的清供作品极具平淡天真,极具清雅韵味。
本幅画中难得之处更在于吴大澄两次题跋并钤其所藏汉印“以介眉寿”,1890年吴昌硕结识吴大澄,二人乃诗文雅交,在苏州与顾若波、倪墨耕、金心兰、任阜长、陆廉夫合称“怡园七子”,吴昌硕在吴大澄寓中有幸遍览了大量古代文物、碑帖及历代名家手迹,眼界大开,获益非浅;而吴大澄又极为欣赏吴昌硕的孜孜求索的好学精神,两人遂成莫逆之交。此幅亦记载这一段佳话。

吴昌硕是大器晚成的典范,但他也是早慧的,他的大器晚成是厚积薄发,是比旁人更长的铺垫,他的书、画、篆刻艺术炉火纯青。
吴昌硕的写意花卉,一是重气尚势,以浑厚豪放为宗,二是“值从书法演画法”(吴诗句),以书入画,以印入画,以金石气入画,如写如拓,高古凝重。比之于白阳,更显得磅礡;比之于徐渭,更厚重苍茫;比之于八大山人,显得烂漫;比之于李复堂,更沈雄;比之于赵之谦,更老辣。吴昌硕不仅高阳了文人写意尚气的大气,“不似之似聊象形”(吴诗句)的观念,他的价值在于他用绘画实践,印证了这一理论,拓宽了审美将于,有独特的美感创造。
——梅墨生
宋元以来,文人雅士奉行焚香、烹茶、插花等儒雅之事,庙堂殿宇,禅寺斋房,宅院雅舍,书案茶席之间无不展示出高雅文化的内涵,这些不仅表达了文人墨客的情怀,同时还杂揉了文物鉴赏、插花艺术、装饰艺术等技巧,至明清时期达到了兴盛。
“清供”绘画题材是表现古代文人雅士生活的一种缩影,在花鸟画创作的主题思想上蕴含独特的人文情怀。中国传统的文人把对生活的情怀寓情于景,使其成为了一种有格调的生活方式。“斯是陋室,惟吾德馨”便成为了他们的精神追求,从古人绘画中我们可以窥探出,“清供之供”几乎是无处不在的生活场景。“清供”突出表现“清”字,所谓“清”者,即高雅不俗之物,又可寓意“清心寡欲”之心态。“供”,则表示恭敬供奉,对生活虔诚的态度,象征高洁无染的文人性格,于细微处见宏大,于清浅中见深刻。
历代的文人墨客以案头清供传统图式为延续,将对生活的情感绘之于笔下。须知,有清雅情调的文人,才有淡泊明志的情怀,才能获得宁静致远的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