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2757 黄宾虹 1947年作 溪山静观 镜心

溪山静观
拍品信息
LOT号 2757 作品名称 黄宾虹 1947年作 溪山静观 镜心
作者 黄宾虹 尺寸 111×44cm 创作年代 1947年作
估价 5,000,000-6,000,000 成交价 RMB 9,775,000
【著录】
1.《春申艺韵—二十世纪海上画坛》第28至29页,(台北)羲之堂文化出版事业有限公司,2003年10月
2.《传统与创新—二十世纪中国绘画》第11页,(台北)国父纪念馆,2004年2月
3.《黄宾虹书画专集》第116页,人民美术出版社,2009年1月
4.《南黄北齐—黄宾虹•齐白石书画选》图版43,人民美术出版社,2010年9月
【题识】董巨二米沈雄古厚,六法正宗,气韵生动中有静穆之致,拟奉子谦先生属粲。八十四叟宾虹。
【印文】黄宾虹、黄山山中人
【展览】“传统与创新—二十世纪中国绘画展”,国父纪念馆(台北),(台北)国父纪念馆主办,2004年3月6日至4月4日

【说明】香港拍卖2005年10月24日,编号1057

【注】此件作品的交接地点为中国香港,具体信息请联系北京保利拍卖近现代书画部工作人员。

黄宾虹认为,要表现出山水的光辉,第一要紧的就是把墨使足,摆脱元以后干墨皴擦的习气,进行墨法革命。画中之山,在层层积染的同时,强调积墨的水渍效果,做到“墨泽中间浓丽而四边淡开,得自然之圆晕,笔迹墨痕,跃然纸上。如此层层积染,物象可以浑厚滋润,且墨华鲜美,亦如永远不见其干者。”由于强调墨华鲜美的层层积染,才能兼得气韵生动与静穆之致。
《溪山静观》作为典型的“黑宾虹”面目,同时还体现出画家对虚白的妙用。他曾在《自题山水》中强调过画面的虚实之理:“岩岫杳冥,一炬之光,如眼有点,通体皆虚;虚中实,可悟化境。”画中山峰,几乎通体皆黑,但在小径、溪桥、林屋、树干等处,画家有意留出片片空白。对这种空白,潘天寿堪称慧眼独照:“黄宾虹先生晚年的山水,往往千山皆黑,竟是黑到满幅一片,然而满片黑中往往画些房子和人物,所画的房子和房子四周都是很明亮的。……这就是利用空白点使主题点突出的办法。”点点空白,令黝黑的山峰陡然虚灵起来。而这空白里的林屋、屋中人、溪桥等实物,又使得“虚中有实”。虚实的穿插交错,令全作迷离浑厚,进乎幽深之境。

董源一作元,字叔达,又字北苑,钟陵人。事南唐为后苑副使。山水水墨类王维,着色如李思训。工秋峦远景,多写江南真山,不为奇峭之笔。皴法用淡墨扫,屈曲为之,再用淡墨破。其平淡天真多,唐画无此品格,高莫与比也。先是唐人工画,多写蜀中山水,玲珑嵌空,纔嵯巧峭,高岭危峰,栈道盘曲。荆浩、关仝,尤多峻厚峭拔之山。至北苑独开生面,峰峦出没,云雾显晦,岚色郁苍,枝干劲挺,论者称为画中之龙。
巨然师董源,师其神,不师其迹。少时作矾头山,老年平淡趣高,野逸之景甚备。大体董源、巨然两家画笔,皆宜远观。其用笔草草,近视之几不类物象,远观则景物粲然,幽情远思,如睹异境,此其妙处。且宋人院体,皆用圆皴。北苑笔意稍纵,为一小变,遂开侧笔先声,由有法以化于无法。师其法者,可以悟矣。
摘自黄宾虹《古画微》

米芾,字符章,襄阳人,寓居京口,宋宣和立画学,擢为博士。初见徽宗,进所画《楚山清晓图》,大称旨。山水人物,自名一家。以李公麟常师吴生,终不能去其习气,山水古今相师,少有出尘格,因信笔为之。多以烟云掩映树木,不取工细,不作大图。求者只作横挂三尺,无一笔关仝、李成俗气。人称其画能以古为今,妙于熏染。所画山水,其源于董源。枯木松石,时有新意。又用王洽泼墨,参以破墨、积墨、焦墨,故融厚有味。宋之画家,俱于实处取气,惟米元章于虚中取气。然虚中之实,节节有呼吸,有照应。邓公寿言李元俊所藏元章画,松梢横偃,淡墨而成,针芒千万,攒簇如铁。又有梅公兰菊,交柯互叶而不相乱。项子京藏有青绿山水,明媚工细,沈石田题句云:莫怪湿云飞不起,米家原自有晴山。而当时翟耆年称其善画无根树,能描朦胧云,乃其一种,未可以尽海岳。后世俗子点笔,便是称米家山,岂容开入护短径路耶!
子友仁,字符晖。言云山画者,世称米氏父子,故曰二米。元晖能传家学,作山水,清致可掬,略变其尊人所为,成一家法。烟云变灭,林泉点缀,生意无穷。然其结构,比大米稍可摹拟,古秀之处,别有风韵,书中义、献,正可比伦。黄山谷诗:虎儿笔力能扛鼎,教字符晖继阿章。虎儿,元晖小字也。元晖墨钩细云,满纸浮动,山势迤逦,隐显出没,林木萧疏,屋宇虚旷。山顶浮图,用墨点成,略不经意。然其水墨,要皆数十百次积累而成,故能丹碧绯映,墨彩莹鉴,自当竟究底里,方见良工苦心。至谓王维之画,皆如刻画,为不足学。惟其着意云烟,不用粉染,成一家法,不得随人取去故也。每自题其画曰墨戏,盖欲淘洗宋时院体,而以造物为师,可称北苑嫡家。
摘自黄宾虹《古画微》

《溪山静观》此作,黄宾虹自署“八十四叟宾虹”,时为1947年,当时黄宾虹虽南归念切,但仍居北平。自1937年由上海迁居北平,这是他居住这座古都的最后一年,次年便南归杭州。在北平的十一年,他完成了“黑宾虹”的转变,确立起自己屹立画史的黑、密、厚、重的基本山水面目。《溪山静观》展示出的正是这种面目的确立。
《溪山静观》近处一座大山拔地而起,如纪念碑般兀然耸立,迫人眉宇,几乎占据了整幅画面的五分之四,而画面右侧边与山后,只用淡墨勾勒远山之意;一条小径从山下曲折通向大山之中,隐然消失在靠近山顶的密林间;沿小径向上,禅房、石桥、山居分别坐落于山脚、山间和山顶。山体受光之处,淡染汁绿;背阴之处,略染花青;树干、小径、溪桥与屋宇等轮廓,则随染暖赭,以别阴阳……山、水、路的布置与设色,得其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