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2772 吴冠中 80年代作 月下玉龙山 镜心

月下玉龙山
拍品信息
LOT号 2772 作品名称 吴冠中 80年代作 月下玉龙山 镜心
作者 吴冠中 尺寸 95.5×177.5cm 创作年代 80年代作
估价 12,000,000-15,000,000 成交价 RMB 14,950,000
【著录】
1.《吴冠中画集》,德艺艺术公司,香港,1987 年,第 64-65 页。(出版时未题款)
2.《美术技法大全》,吴冠中绘画形式分析,四川美术出版社,1988 年3月,第43页。
3.《吴冠中画展》,新加坡国家博物馆,1988年, 展品列表,水墨,宣纸,第18幅。
4.《吴冠中画集》,旧金山中华文化基金会,1989年。第54-55页,图版 9。
5.《吴冠中绘画艺术与技法》,人民美术出版社,1996年12月,第46页。
6.《吴冠中全集》第五卷,湖南美术出版社,2007年8月,第252-253页。
7.《风筝不断线》缅怀吴冠中先生经典作品收藏大展(二)—来自全球华人珍藏,保利艺术博 物馆,2011年8月,第98-99页。
8.《看艺术》拥有全球艺术界有效藏家数挶库,吉林画报社,长春,第475期,2011年11月,封面(细节图),第54-57页。
9.《新加坡秋斋藏画》卷六之《洋为中用》,新华美术中心,新加坡,2012年,第19-24 页。 10.《吴冠中:大美无垠》,新加坡国家美术馆,2016年,第96-97页。
11.《春华秋实—新加坡秋斋藏中国近百年书画》 卷二,佳士得,香港,2016年11月,第172-173页。
【题识】吴冠中。
【印文】吴冠中印、八十年代
【鉴藏印】星洲秋斋珍藏
【展览】
1.新加坡,新加坡国家博物馆,“吴冠中 —一个当代中国艺术家”, 1988年2月10—21日。
2.旧金山,美国旧金山中华文化基金会,“吴冠 中 —一个当代中国艺 术家”,1989年6月10日—8月19日。
3.伯明翰,伯明翰艺术馆,“吴冠中 —一个当 代中国艺术家”,1989年9月24 日—11月19日。
4.圣劳伦斯,斯宾塞艺术馆,“吴冠中 —一个 当代中国艺术家”,1990年1月 21日—3月4日。
5.伊萨卡,赫伯特 F. 约翰逊艺术馆,“吴冠中 — 一个当代中国艺术家”,1990 年4月3日—5月29日。
6.底特律,底特律美术馆,“吴冠中 — 一个当 代中国艺术家”,1990 年 9月8日—11月4日。
7.新加坡,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吴冠中:大美 无垠”,吴冠中画廊,2015年11月26日—2016年9月25日。

【说明】罗桂祥博士旧藏中国书画。

【注】此件作品的交接地点为中国香港,具体信息请联系北京保利拍卖近现代书画部工作人员。

1978年,我终于到达了玉龙。离了版纳,我经大理、丽江,从危险的林场道上搭乘运木材的卡车直奔玉龙山。我由一位青年画家小杨(即杨福泉)陪着,住到黑、白水地方的工人窝棚里,床板下的草和细竹一直伸到床外,吃的是馒头和辣酱,菜是没有的。都无妨,就是玉龙山一直藏在云雾里,不露面。你不露面,我不走。小雨、中雨、阴天、风夹微雨,我就在这阴沉沉的天气中作油画。大地湿了就像衣裳湿了,色彩更浓重,树木更苍翠,白练更白。就这样连续一个多星期,我天天冒雨写生,画面和调色板上积了水珠,便用嘴吹去。美丽的玉龙山下,湿漉漉的玉龙山下,都被捕入了我的油画中,我珍爱这些诞生于雨天的作品。我们的窝棚有一小窗,我就睡在窗口,随时观察窗外。一个夜晚,忽然月明天蓝,玉龙山露面了,通身洁白,彷佛苏珊出浴。我立即叫醒小杨,便冲出去就地展开笔墨写生,小杨搬出桌子,我说不用了。激动的心情恐类似作案犯的紧张。果然,只半个多小时,云层又卷走了一丝不挂的裸女,她再也没有露面。一面之缘,已属大幸……
──吴冠中

玉龙雪山位于云南丽江,当地纳西族人将玉龙雪山奉为神山,在附近定居已有千余年。而吴冠中与玉龙山的羁绊亦有半生之久。三十年代末,吴冠中在杭州艺专的同窗好友李霖灿在云南徒步写生时,曾在给吴冠中寄去的明信片中用钢笔速写了玉龙雪山的美景,使其对这片神圣的雪山满怀憧憬。时隔四十余年,吴冠中终于在1978年的初夏冒着暴雨来到了使他魂牵梦萦的玉龙,正如他在诗中所写“崎岖千里访玉龙,不见真形誓不返”,随后以玉龙雪山为题材创作了多幅作品,《雨后玉龙山》、《玉龙雪山》等用油画的方式真切回忆了这片雪山之美,同时也以水墨去表现玉龙山另一种韵味。
经历三十来年的油画创作,吴冠中于1970年代重新回归到水墨,在这之后的几十年里,他自如穿梭于两种媒材之间。比起油画的紧凑和细节化,水墨作品呈现出了更为放松自如的节奏感,而色彩的缺失同时也为画面制造了更为明显的对比及张力。此次拍品《月下玉龙山》中的玉龙山便是由深浅不一的墨色晕染而形成,描绘了烟雨过后,绵延的玉龙山悄然露面于月色之下时的景色。艺术家时而使用大块的深墨呈现近处的山坡,时而又以极细的笔触勾勒山脉的锋利和温婉,灰色山脉浓稠的笔触有着油画一般的厚度,留白处则造就了蜿蜒的水流和绵绵的雪山,而灰色调雾蒙蒙的夜空中藤黄的圆月柔和而遥远。
吴冠中选用了几何重组的方式去拆解风景,近处大胆的泼墨及晕染虽同样可在赵无极的水墨作品中频频见到,与之不同的却是吴冠中画中的每个局部虽为抽象,当退后几步观察全景却被这件巨幅作品的真实感所震撼。美国摄影师安塞尔.亚当斯曾在夜晚七点摄下约塞米蒂国家公园在月下的景色,他的区域曝光理论将黑白照片的色调划分为十个区间,力图把对景物视觉印象忠实地再现于照片之上。而吴冠中的水墨恰巧同样捕捉到了夜半时分月色溶溶的场景,近处的山石、树木等细节及色彩皆被黑夜隐去,只剩远景处山脉的轮廓被温柔的月光笼罩泛着微光。吴冠中对媒材的巧妙选择,准确地描绘了夜晚独有的静穆与深沈,可谓“趁月三更悄露面,长缨在手缚名山”。作品在虚实的控制以及色彩的摒除上恰到好处,与其油画作品中日光下的玉龙山清新明朗的一面各有千秋。不论是油画还是水墨,最终皆以真实捕捉意境之美为最终目的,吴冠中的油画与水墨相互交织影响,表现了同一片雪山却完全不同的景致。
此幅作品在构图方式上并未选择延续传统水墨的完整性,山脉、水流的走向,以及其中近大远小的透视关系,同样与中国传统水墨形成有趣的差异,相较传统水墨更为平铺的画面和层层迭加而上的山脉,吴冠中的新水墨所建立起的黑与白的对照,线与块的对照,以及动与静的对照,赋予作品强烈的空间深度以及视觉上的张力。这便是他所认为的美,“包含了对比、和谐、起伏、节律以及多样统一”。
吴冠中一生致力于发展“时代性”的新水墨,以水墨纸张为载体的作品,结合了西方现代绘画的观念,用形式美的表现方式来诠释所见的自然风景,在写实与抽象表现技法里进行取舍,寻找到了平衡,从此创造出了全新的审美情趣。此件作品《月下玉龙山》不单承载了吴冠中对玉龙雪山的敬畏与仰慕之情,也使看似不兼容的西方油彩与东方水墨因此跨越了传统与现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