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651 段建宇 2011年作 艺术女神刚刚醒来2

艺术女神刚刚醒来2
拍品信息
LOT号 1651 作品名称 段建宇 2011年作 艺术女神刚刚醒来2
作者 段建宇 尺寸 181×217cm 创作年代 2011年作
估价 1,200,000-1,500,000 成交价 RMB 1,495,000
出版
《段建宇——想象颂》 P44-45 湖南美术出版社 2011年版
《湘江北上——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收藏集》 P196-197 湖南美术出版社 2014年版

展览
2011年 艺术长沙 湖南省博物馆 / 长沙
2014年 湘江北上——谭国斌与中国当代艺术 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 / 长沙

我想画一组关于艺术女神的作品,她是真、善、美和艺术的化身,她有丰裕的奶水,滋润着众生.....因为是女神与众生的关系,我首先会想到生活在最基层的老乡们......他们有着酸甜苦辣,女神来到最基层,吹拉弹唱,给人们带来一丝欢乐。就这么一个简单的想法。
我的艺术女神,拎着二胡、拿着唢呐、背着鼓,来到了乡村。我不小心又画了农村。
——段建宇

由崇高到丑再到荒诞,成为了近代美学或艺术步入当代演进时呈现的三种主要审美形态。而荒诞的这种审美范式还在一定程度上规范着西方后现代主义的基本特征。对于中国当代的艺术家来说,荒诞甚至成为其观照现实与释放内心的一种介入态度与图式特性。就处于这一大氛围之中的段建宇来说,“荒诞”却只能构成对其作品表面化感知的表述。因为究其本质而言,她虽执着于画面中的拟叙编撰,却意在构筑起一种与现实关联却又游走于现实之外的文本绘画。在诸多的系列作品如“纽约·巴黎·驻马店”、“姐姐”、“回家”中,段建宇时常会借以虚构化的主人公展开她个人的叙事编织。到了“艺术女神”系列,这种编织更加趋于成熟与完整化。集“真、善、美”的认知特征为一体的艺术女神,在段建宇这里被置于各种不同境地,如乡村、田地或最为常见不过的日常场景。看似极为理性与符合逻辑,实质上却在“女神”与“场景”的强烈反差对比下充满悖论,却又颇具趣味。
有别于其他作品中“艺术女神”出现在农村场景中,此幅《艺术女神刚刚醒来2》实质上更像是段建宇对艺术史中古典策略的一种反叛。尤其是相较于新古典主义画家安格尔《瓦平松的浴女》的理性造型、细腻背影、微妙色调而言,这种反叛特质一方面表现为对自古典主义传统以来“美”的规范观念发起挑战,另一方面则是借由虚拟、戏仿、错构等手法去颠覆理想化人体的刻板模式。特别是女神周围的场景布置,将乐器、蔬菜等毫无关联而言的物品堆叠,更呈现了一种反常理的逻辑表述。在这里,女神不再是与高雅、高高在上对等,反之是被民间化的审美、健康憨厚式的亲和所取代。因此《艺术女神刚刚醒来2》不再是简单化的对古典主义或现实主义的重复,其对矫揉造作理想女性身体形象的彻底解构,不仅印证了消费文化的时代态度,还建立并付诸以绘画自身的逻辑指涉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