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674 吴冠中 1962年作 朱碧琴肖像

朱碧琴肖像
拍品信息
LOT号 1674 作品名称 吴冠中 1962年作 朱碧琴肖像
作者 吴冠中 尺寸 72×54cm 创作年代 1962年作
估价 10,000,000-15,000,000 成交价 RMB 12,650,000
出版
《吴冠中全集 X》 P194 湖南美术出版社 2012年版
《独立风骨 吴冠中艺术展》 P16-17 百雅轩 2015年版
《吴冠中绘画笔记》 P19 山东人民出版社 2019年版
《美育人生 吴冠中百年诞辰艺术展 1919-2019》 P64 清华大学出版社 2019年版
签名:荼 六二
展览
2014年 艺冠寰宇·吴冠中师友展 百雅轩艺术中心 / 北京
2015年 独立风骨·吴冠中艺术展 百雅轩艺术中心 / 北京
2016年 三人行·巅峰之路——董希文、吴冠中、邵晶坤艺术展 百雅轩艺术中心

我一生只看重三个人:鲁迅、凡·高和妻子。鲁迅给我方向,给我精神;凡·高给我性格,给我独特;而妻子则成全我一生的梦想,平凡、善良、美。
——吴冠中

当我们回顾吴冠中六十余年的创作历程,可以清晰地将其分为两个主要的历史时期:
一、人物画创作时期,即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回国至1962年。在此期间,吴冠中主要以人物画创作为主,但绝大部分画作尤其是人体作品皆毁于文革时期,因此对于其作品收藏与研究而言,乃是极其稀缺的罕见题材。
二、风景画创作时期,即自1962年始,吴冠中由于创作的人物画主要采用西方印象派的手法和中国传统的写意精神,与当时政治所需要的以“红光亮”为标志的工农兵写实技法格格不入,因此屡遭批判,“被‘逼上梁山’改行作风景画”(吴冠中语)并直到晚年始终以风景画创作为主。
吴冠中说:“我从第一天学划开始,本来一直是画人物的,但‘丑化工农兵’像紧箍咒在勒紧我的脑袋,我又坚决不肯向庸俗的艺术观点低头,迫不得已,我只得将重点转移搞风景画了”《朱碧琴肖像》是吴冠中在人物画创作时期保留下来的为数不多的人物佳作。在漫长的创作生涯中,吴冠中画其夫人朱碧琴的油画总共不过三幅,此幅创作于1962年,为三幅中最早的一幅(另两幅朱碧琴画像创作于1995年及1999年,分别被中国美术馆、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收藏),为吴冠中人物画创作时期最后一幅作品,也是目前唯一得见且可流通的画家该时期的布面油画人物精品(由于画家早期生活困难,难以负担昂贵的画布,其他人物作品均创作于木板上,并已捐献给各大美术馆)。
吴冠中曾说:“我一生只看重三个人:鲁迅、凡·高和妻子。鲁迅给我方向,给我精神;凡·高给我性格,给我独特;而妻子则成全我一生的梦想,平凡、善良、美。”吴冠中在巴黎留学期间主要学习人物画创作,五十年代从巴黎回国后在中央美院主要教授人体写生课。他曾表示极想与他的学生分享他对塞尚和马蒂斯的热诚钦仰,从1961年水彩人物画作品《人民民主进藏区》可以看出吴冠中人物画创作以传神为主、讲究形神兼备。但当时中央美术学院是以写实油画占主导地位,加之其题材又为政治宣传所需要,虽然在语言上讲究造型严谨、比例协调,但却相对缺乏个性,容易流于刻板与样式化,因此吴冠中所提倡的西方印象派绘画风格不出意外地遭到了排斥。“教了两年课,遇上文艺整风,我于是成为被批判的众矢之的,说我是资产阶级形式主义的堡垒”。“我的画反应不好,被认为是形式主义的,改来改去都不行,后来又试画别的题材,总说是丑化了工农兵,……,我夹在东西方中找不到路,与领导及群众隔着河,我找不到桥,连独木小桥也没有”后来受卫天霖赏识,吴冠中调到新成立的北京艺术学院从事人物画教学。从1956年到1964年,“在艺术学院这八年,我面对人体教油画专业,竭力捏塑我心目中的艺术青年,发挥在美院遭批的观点,更进一步谈形式美,谈油画民族化。”
“我半辈子在赤裸裸的人体中探寻造型规律,神韵与结构,一部西洋美术史几乎是人们对人体审美的发展史,步入八九十年代,回顾四五十年代的课业,苏弗尔皮老师的教益,但作品却一件也没有了,包括人体速写都在‘文革’中毁尽”而此幅《朱碧琴肖像》也是由于早年送人才得以保留至今。世界著名的艺术史专家迈尔克·苏利文曾评价他1962年创作的《朱碧琴肖像》时说:“1962年的油画中那个女人立体感极强的头和肩膀可以表明,中国现代艺术由于吴冠中放弃了人物画而造成了一片空白”,“可以断定,五十年代他从巴黎回国时,可谓一位有造诣的西方派画家。他彼时油画的色彩和气魄已超过了徐悲鸿和刘海粟,甚至于他的老师林风眠” 而美国著名的艺术评论家理察·班赫特亦曾写道:“作品的淡色调,刚毅的技巧,简单的却略带书法独特的笔法,画家呈显了一个感性细致的形象——是个有血有肉妇人的形象。在1962年的中国,对人物有如此的观察是难能可贵的。”由此可见,此作在当时中国的人物绘画史上具有相当超前的艺术水准和重要的艺术价值,表现了吴冠中人卓越的人物绘画水平。因此,此作在吴冠中一生的创作序列中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它表明吴冠中不但在中国风景油画史上,亦在人物绘画史上具有开拓性的贡献。
从1962年开始,由于画家“无法忍受无情无意、一味理性的写实”,毫无艺术性的一味“为政治服务的‘红光亮’的人物创作题材,‘逼上梁山’改行做风景画”(吴冠中语)。因此,这幅饱含着吴冠中深情感触的《朱碧琴肖像》成为了吴冠中绘画转折时期的代表作,也是吴冠中先生人物画史上的一幅杰作。

1962年的油画中那个女人立体感极强的头和肩膀可以表明,中国现代艺术由于吴冠中放弃了人物画而造成了一片空白。
——世界著名的艺术史专家迈尔克·苏利文评价《朱碧琴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