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525 康熙四十七年(1708) 清 邵文右制 叶小鸾闲居图竹笔筒

邵文右制 叶小鸾闲居图竹笔筒
拍品信息
LOT号 5525 作品名称 康熙四十七年(1708) 清 邵文右制 叶小鸾闲居图竹笔筒
作者 -- 尺寸 长12.2cm;宽12.2cm;高16.3cm;重524g 创作年代 康熙四十七年(1708) 清
估价 600,000-800,000 成交价 RMB 690,000


释文
「微点秋波溜浅春,粉香憔悴迎天真,玉容最是难摸处,似喜还愁却是嗔」、「戊子(1708)冬日制。文右。」
「文」、「右」印款

「清 邵文右制 叶小鸾闲居图竹笔筒」出自清代嘉定竹刻名家邵文右之手,采通景式构图,以减地高浮雕,辅以阴刻等技法刻划晚明吴江才媛叶小鸾(1616~1632)闲居临案之景,并镌其小诗一首。邵文右(此前文献均误作朱文右,今从传世署款作品实例更正之,实例参见:例1「清 邵仪文右制云水渡海竹笔筒」,私人收藏 (注释1);例2「清 邵文右制 寒山拾得图竹笔筒」,剪淞阁藏。)故其姓名实为邵仪,文右乃其字,号筠斋,师从清初竹刻第一高手吴之璠,尽得其指授,嫡传绝艺,为其女婿及高足第一。清金元钰《竹人录》:「婿文友得父翁指授,能传其艺。」 (注释2)此件竹笔筒无论就其图像造型、布局与风格来看,均可见吴之璠的影响,与其作品非常相似,尤以风格纤秾雅致、刀法洗练精绝,堪能媲美上海博物馆所藏「吴之璠二乔并读书图竹笔筒」。(图1)(注释3)
画面刻画庭园一隅之景色,案上瓶花清供、文房与书画卷轴等俱备。旁有湖石嶙峋,兰草勃发,两童携手嬉戏于侧,洋溢天真烂漫之情。小鸾面容清秀,坐于绣墩之上,纤纤玉手轻倚几案,若有所思,盈盈之态,生动传神。所著服饰华丽,衣带飘然。笔筒雕工精湛,刀法变化多样。种种文图,浮雕隐起,满工刻花卉为饰,刻石则顿挫有力,人物衣着如行云流水,映衬其文华风采,花卉叶脉则镂挖出层次,纹理装饰细如发丝,灿然如锦,洵见煦煦清雅之风。
笔筒另一侧刻叶小鸾〈又题美人遗照小诗〉一首:「微点秋波溜浅春,粉香憔悴近天真,玉容最是难摸处,似喜还愁却是嗔。」可谓叶小鸾夙慧诗才与玉容绝姿的经典形象。此首七绝诗为小鸾阅读晚明风行于闺阁女性间、附有插图的戏曲小说《西厢记》、《牡丹亭》之时,因见前有莺莺、杜丽娘画像,因而题诗于书中,诗共六首,诗后并有其父叶绍袁点评,全文如下:其一绣带飘风袅暮寒,锁春罗袖意阑珊。似怜并蒂花枝好,纤手清拈仔细看。
其二微点秋波溜浅春,粉香憔悴近天真,玉容最是难摸处,似喜还愁却是嗔。
其三花落花开怨去年,幽情一点逗娇烟。云鬟绾作伤春样,愁黛应怜玉镜前。
又继前韵
凌波不动怯春寒,觑久还如佩欲珊。只恐飞归广寒去,却愁不得细相看。
若使能回纸上春,何辞终日唤真真。真真有意何人省,毕竟来时花鸟嗔。
其三
红深翠浅最芳年,闲倚晴空破绮烟。何以美人肠断处,海棠和雨晚风前。
坊刻《西厢》、《牡丹亭》二本,前有莺莺、杜丽娘像,此前后六绝俱题本上者。「只恐飞归广寒去,却愁不得细相看」,何尝题画,自写真耳,一恸欲绝。汤义仍云:理之所必无,安知非情之所必有。」稗官家载再生事固不乏也,忽忽痴想,尚有还魂之事否乎? (注释4)
小鸾诗中对于闺居幽思、薄命红颜之命运,再生还魂之离奇,心有戚戚焉,有所感触;其观看莺莺、杜丽娘像,犹如对镜,愁不得细相看,如自写真耳。是故,处于丧女之哀恸中的叶绍袁,在点评时遂仍不免痴想,爱女能否重返人间?世间有无再生与还魂之事否?
叶小鸾(1616~1632),字琼章,一字瑶期,晚明吴江人。父叶绍袁(1589~1648),天启进士,官工部主事,为小品文名家;母沈宜修(1590~1635),字宛君,工诗词,编选女性作品选,与夫偕隐汾湖;姊叶小纨(约1613~约1657)著《鸳鸯梦》,为史上第一位女性杂剧作家;弟叶燮(1627~1703)为清初诗学理论家,吴江叶氏家族文学成就斐然,海内咸传。小鸾为叶家小女儿,生而容貌秀美:「鬒发素颜,修眉玉颊,丹唇皓齿,端鼻媚靥,明眸善睐」;性喜济楚清雅,淡然无求:「性高旷,厌繁华,爱烟霞,通禅理,自恃颖姿,尝言欲博尽今古」。(注释5)后许字昆山张氏,突以微恙,未嫁而卒,不幸殁身,卒年仅十七岁。七日入棺,举体轻盈。家人咸以为仙去,有《返生香集》。
小鸾生前素姿映雪、敏慧多才,然不幸英年早逝,家人认为她是小谪人寰、重返瑶台的仙女:「若非瑶岛玉女,必灵鹫之侍者,应是再来人。」 (注释6)其父叶绍袁于《窈闻》、《续窈闻》即有许多琼章成仙或其仙迹的记载,多相传衍而为世人传颂歌咏;亦有后人考证曹雪芹《红楼梦》当中才冠群芳的林黛玉与叶小鸾有极为相似之处。有趣的是,小鸾身后所留下的一方眉子砚,名闻遐迩,迭见著录,洵为后世追踪流传,其中最显者,为清代咸丰年间王寿迈,王氏无意中得此砚,因访叶氏后人,遂查访并助修小鸾之墓,编刻有《砚缘集录》一书,内容包括《返生香》在内的叶氏一门著作,收录眉子砚拓片,并有一帧画家包栋缩摹的〈疏香阁主遗像〉(图2)(注释7),是依据叶氏后人所藏叶小鸾半身画像所绘成者,可与邵文右之竹刻像作一对照。(注释8)

1.关于例1,请参见:相浦紫瑞,《文房清玩竹の笔筒》(东京:木耳社,1980),页64-65。
2. (清)金元珏撰,张素霞点校,《竹人录》卷上(杭州: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中国艺术文献丛刊,2011),页25。
3.图版引自:上海博物馆编,《竹镂文心:竹刻珍品特集》(上海:上海书画出版社,2012),页58-59。
4.(明)叶小鸾,〈又题美人遗照小诗〉《返生香》,收入:(明)叶绍袁原编,冀勤辑校,《午梦堂集》(北京:中华书局,1998),页316-317。
5.(明)沈宜修,〈琼章传〉《鹂吹》,收入:(明)叶绍袁原编,冀勤辑校,前引书,页202。
6.(明)沈宜修,前引书,页201。
7.(清)王寿迈,《砚缘集录》(清咸丰六年(1856)大学王氏砚缘盦刊第三次印本),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傅斯年图书馆馆藏。
8.王稼冬,〈叶小鸾眉子砚流传小考〉《朵云》第1期(1990),页138-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