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623 清早期 黄花梨团螭花卉纹六柱架子床

黄花梨团螭花卉纹六柱架子床
拍品信息
LOT号 5623 作品名称 清早期 黄花梨团螭花卉纹六柱架子床
作者 -- 尺寸 长213.4cm;宽143.5cm;高236.2cm 创作年代 清早期
估价 5,000,000-8,000,000 成交价 RMB 10,925,000


【备注】
1.纽约佳士得,1998年9月16日,编号54。
2.埃斯肯纳齐(Eskenazi)旧藏。
3.北美十面灵璧山居旧藏,编号EK24。

黄花梨六柱式架子床,甚为华丽。上设一周楣板,透雕花卉纹,有玉兰、牡丹、山茶、石榴、葡萄等,既有装饰效果,又含玉堂富贵、多子多福等寓意。楣板下两侧和后方设牙板,前方侧面两柱间透雕为两尾相抵的螭龙纹牙板,另一侧则设螭龙纹角牙。柱为委角方形,之间中部设罗锅枨相连。床围板上下两层,上层装团螭纹卡子花,下层攒为柿蒂纹,花朵正中亦为团螭纹。团螭口衔灵芝,中间为正龙,两侧为侧龙,造型夭矫灵动,各不相同。
床座高束腰式,冰盘沿,腿足露明处和矮佬雕为竹节状,中镶绦环板,其上铲地浮雕杂宝纹,三件一组,中间多为瓶花,两侧为系飘带的杂宝,唯床座正面两侧绦环板上浮雕相对的螭龙纹,呈呼应之势。托腮下设壸门牙板,上浮雕卷草纹,花叶肥硕,舒卷蔓延,显示出旺盛的生命力。三弯腿足,甚为粗壮,肩部有如意云纹披肩花,腿足末端内卷,衍生出卷云纹。
高束腰三弯腿造型的六柱架子床是黄花梨架子床中的经典样式,此床细节变化丰富,纹饰点缀尚保持朴拙风格,颇耐品味,与常见者貌似而神离,实为其中之佼佼者,属制作年代较早,尚遗留古朴特征者。

黄花梨团螭花卉纹六柱架子床评析
张辉
明式家具专家
远视黄花梨四合如意纹三弯腿架子床,雄浑、豪放。近观之,典雅、清新、绮丽、缜密。它以玲珑的攒斗图案、婉转的三弯腿形成为架子床中不可多得的一款。它节奏的美、变幻的美,像一个横截面,让我们感受到明式家具制作的巅峰时期和黄金年代。
此架子床上门楣子为扇活式,栽榫与床体相结合,门楣子正面分为三格,侧面分作两格。每格攒框打槽装绦环板,开光中雕石榴树及果实纹等。
挂牙、角牙均雕螭龙纹,螭龙面目凶猛,表达着严厉教子之意。身尾如卷云蔓草,秾丽华美。六柱间置罗锅枨。
四面围板为两层,下层攒接、斗簇灯笼锦纹,为二方连续的带状装饰。具体纹饰为四合如意纹,外侧为双卷相抵纹。如意纹中,斗簇形态不一的团形螭龙螭凤纹,有正面螭龙纹、侧面螭龙纹、侧面螭凤纹。攒接、斗簇图案绮丽,工艺精湛,难度极高。
床盘冰盘沿打洼线。正面高束腰上,以竹节纹矮老分割出了左中右三段,中段展示了暗八仙中变体的花笼纹、鱼鼓纹、阴阳板纹。左右两段分别雕螭龙纹和云纹。
壸门式牙板中间有分心花,两旁边缘锼出三个牙纹,或圆或尖,加强牙板曲线的变化。边缘起粗大的边线。牙板面上,中间雕螭尾纹(卷草纹),形态饱满,上下转曲。两侧为螭尾尖纹饰,其上加入了灵芝纹。
牙板腿作三弯状,腿肩部阴雕变异之螭尾纹,足端雕内卷云纹,上附加纹饰,似卷云若草叶,华美绮丽。厚大而美的足部,支撑起全床上下的均衡感。
这是明式家具中矮三弯腿的一种基本式样。三弯曲线化解了床体巨大矩形的单调。
在众多架子床中,此床是图案工艺极为出众的一例,尤其是图案的厚密繁缛与细致圆润,令人称奇。它再一次表明了明式家具的鼎盛期会诞生更多的杰出的作品。
从某一角度,床是与人身接触时间最多的家具。它最能体现世俗人性和人情的要求,大量的高质量实物证明了此点。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这固然为古今都大力弘扬的正能量之理想和口号。但是,温柔富贵之乡则是大多常人的生活梦想,享受和富有又何尝不代表古今芸芸众生对生活富庶的追求。
架子床这类大型卧室家具,价格高昂,置办费用对任何家庭都是不小的开支,一般为婚娶时购进。其上喜鹊登枝、鸳鸯莲叶、鸾凤呈祥、龙凤呈祥、榴开百子、子母螭龙(苍龙教子)等图案透露了这个玄机。购入高质量家具是婚姻活动的特点,是古今中外人类的共性。
架子床体现了古人一系列家庭价值观念和对享受、审美的要求,同时它又带有更多的无形价值,是主人经济实力的体现,是夸示财富、显摆家境的载体,是展示地位,获取名誉和区分社会阶层的工具,所以它是家具中最引人注目的旗帜性器物。
架子床更深层地凝结着财富炫耀和身份象征的社会意识,是人们最投入、最重视的家具制作,这是架子床不断精美秾丽、繁华绚烂的重要原因,也使架子床一定要更深度地走向奢侈化。
因为是卧房之具,而非“书房”之品,况且夸奇斗巧、雕缋满眼,不涉“雅意”,长期以来架子床被打入另册。明式家具架子床的个中玄妙,无人过问。好像有人能从“书房”家具中找到梅兰竹菊、岁寒三友的高风亮节,发现孔孟老庄以及中华文明的所有宏门大道的博大精深。但在架子床的满园春色中,因为寻不到任何的清雅,多少人失语了。
而在市场上,架子床的表现远未达到正常的性价比。
其实,卧室重器架子床是古家具最需珍视的一类。其工艺成就、观赏价值极高外,还更集中、更典型地反映了当时黄花梨家具消费的社会场景和生长环境。它们是古典家具的全息体,有多方面意义可供探究。
除拔步床之外,架子床代表了最多部件的生产和最繁杂的组合工艺。家具制作中,越繁杂的构件组合,工艺难度越大,对匠艺的要求越高。
架子床以几根柱子支起床架,使用起来要稳定坚固,这在力学上有极科学的要求。
在装饰上,架子床一直代表着各类攒框打槽装板挖洞、攒斗、透雕、浮雕等各类装饰工艺手段的最先行步伐和最丰富的成果。
架子床形象煊赫,姿态骄傲。在视觉审美上,它具有明式家具诸般风格,体现了传统美学方方面面的特征,审美价值最丰富,它极大地丰富了明式家具瑰丽多姿的面貌。在当时,一堂明式家具之中,架子床无疑是尊贵级别极高的家具。
对整个明式家具审美风格的区别,可以引用晚唐司空图《二十四诗品》和王世襄参照《二十四诗品》提出的的十六品。但要说明的是,这些都是不同审美风格的梳理,而不是价值好坏的评判标准。在任何风格的作品中,都有优劣的区别。
晚唐司空图《二十四诗品》中,每品以十二句四言韵语形象地描述了诗歌中各种艺术风格的特征,品目为雄浑、冲淡、纤浓、深着、高古、典雅、洗练、劲健、绮丽、自然、含蓄、豪放、精神、缜密、疏野、清奇、委曲、实境、悲概、形容、超诣、飘逸、旷达、流动。《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称《二十四诗品》:“诸体必备,不主一格。”
王世襄参照《二十四诗品》之体,为明式家具列出“十六品”,认为“品”即是优秀,其实“品”更多是风格。其十六品为简练、淳朴、厚拙、凝重、雄伟、圆浑、沈稳、秾华、文绮、妍秀、劲挺、柔婉、空灵、玲珑、典雅、清新。
从明式家具整体发展过程看,各种架子床基本涵泳了其林林总总的各端风格,审美性格丰富多样。如果用诸品划分一下黄花梨架子床的审美风格,其功力虽非绰绰有余,但庶几可矣。在此,人们可以看到秾丽、华贵,也可见文绮、清新。有妍秀,有典雅、也有淳朴。厚拙中有灵动,凝重中寓柔婉。雄伟圆浑之体,空灵玲珑之貌,皆有具象,以符其名。
架子床以一己系列,迎战一套杰出的艺术理论的分类 , 能量超大,容载广博。它是明式家具中的异物,是“外星来客”,不同凡响。
架子床由于在生活中的特殊作用,其制作就是不同买家之间、不同生产作坊之间不动声响的比武大会。时代越后,这一点益发突显。
买者千金一掷的笃定,要最贵又要最好,其间的排场会战,激励了匠师们的才智比拼。匠作法则与匠师才华充分结合,体力和脑力的潜能得以焕发。用料用工,竞相铺张。你无我有,你有我多我好。围板上你一层装饰,我分二层,乃至三层。
古人在架子床之上投放的本钱最大。一路走来,更是“踵事而增华,变本而加厉”。通过市场优化成就出今天我们见到的一件件赏心悦目的嘉构。
在所有明式家具中,架子床是旗舰式重器,带有比其他家具更多的无形价值,更浓缩了明式家具的社会象征意义。明式家具鼎盛期的奢华富丽和豪侈之风,由此可见一斑。

别例参考:清 黄花梨六柱式架子床,上海博物馆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