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659 明宣德 青花云龙纹十棱葵瓣式洗

青花云龙纹十棱葵瓣式洗
拍品信息
LOT号 5659 作品名称 明宣德 青花云龙纹十棱葵瓣式洗
作者 -- 尺寸 宽18.7cm 创作年代 明宣德
估价 咨询价 成交价 RMB 69,000,000
著录:
《香港苏富比二十周年》,2003,图版57;
《香港苏富比三十周年》,2003,图版221
「大明宣德年制」款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备注:
香港苏富比,1988.11.15,Lot117(图录封面);
T.Endo旧藏;
香港苏富比,1997年4月29日,编号405,成交价:HKD 13,770,000;
香港苏富比,2005年10月23日,编号339,成交价:HKD 28,120,000;
北美十面灵璧山居收藏,编号SO401

宣德之贵,今与汝敌
明代宣德皇帝朱瞻基治国有方,“吏称其职,政得其平,纲纪修明,仓庾充羡,闾阎乐业。岁不能灾。盖明兴至是历年六十,民气渐舒,蒸然有治平之象矣”,史称“仁宣之治”。他还深谙艺术,在诗、书、画及游艺等方面都具有很高造诣,以致彼时雕漆、范金、织绣、制墨、埏埴等诸类宫廷工艺品皆成就斐然。这一时期的瓷器烧造,“以诸匠之精艺者为之”,且有品秩较高的内官赴厂监造,成品亦经过严格筛选,次品废品皆被“分类摧毁,单独埋藏”,可见宣宗对其颇为重视,御制瓷器自是品格超群。宣德御窑瓷器,尤以青花“开一代未有之奇”,以古朴典雅的造型、晶莹润泽的釉色、丰富多样的纹饰而闻名于世。青花器发色庄重舒雅,色调深沉雅静,自然天成,幽菁瑰丽,为明代青花瓷器之冠。明王士性《广志绎》中载:“本朝,以宣(宣德)、成(成化)二窑为佳,宣窑以青花胜,成窑以五彩。”明张应文《清秘藏》对宣德时期的青花瓷器也赞誉有加:“我朝宣庙窑器,质料细厚,隐隐橘皮纹起,冰裂鳝血纹者,几与官、汝窑敌。即暗花者,红花者,青花者,皆发古未有,为一代绝品。”清人朱琰《陶说》更直言:“故论青花,以宣窑为最。”
本品造型精巧别致,端庄秀雅,呈葵瓣花口十棱式,浅壁,器口起伏有致,至底微敛,底心微凸,尽显曲线变化之佳妙。考其形制当为印模而成,凡印器入窑遇火容易疵裂变形,完好者百中不得一二。若如本品此般纤薄,却毫无变形之不足,殊为珍稀。其胎体细腻洁白,釉质莹润亮青,青花自然晕散,为明代宣德时期的青花标准器之一。内底心青花双圈内绘一五爪降龙穿梭于祥云之间,龙首威武昂扬,须发长而向上飘起,龙身舒展修长,雄姿遒劲,矫健勇猛,气夺千里,灵动活现中不乏威严。外壁十组菱花形开光,每一开光内均绘有一团龙,升龙与降龙相间,游龙矫健飞跃,威势凌人,规整中富于变化,整体组合主次统一,相得益彰。纹饰采用小笔渲染填色,笔触细腻,精巧有神,淡描勾线与渲染相结合,勾画婉转流畅,画法布局既灵活多变又有较强的规律性,使得龙纹造型层次丰富,精细典雅,凸显宫廷龙纹的震慑之感,可谓旷世隽品,极负盛名。
此洗妙作十瓣花式,花瓣边沿于中微敛,颇似蜀葵,故常名葵式洗。蜀葵,战汉之际编纂的《尔雅》名其曰“菺,戎葵”,晋代出现“蜀葵”之名。她是唐代诗人岑参笔下的年少光阴:“人生不得长少年,莫惜床头沽酒钱。请君有钱向酒家,君不见,蜀葵花”;是宋人陆游笔下的心心相印:“翩翩蝴蝶成双过,两两蜀葵相背开”;是明人张翰笔下的赤诚忠心:“ 蜀葵花草干高挺,而花舒向日……丹心则一,故恒比于忠赤”;亦是清人钱宛鸾笔下的一笑百媚生:“织云制粉,裁霞剪彩,倚醉嫁熏风……傲杀杜鹃,不输芍药,蜀地笑芙蓉。”宋人将其入画而有《蜀葵图》(现藏上海博物馆)、《百花图卷》(现藏吉林省博物馆);明画如《蜀葵纨页》(现藏故宫博物馆)用色更丰,愈显蜀葵色之鲜妍、形之婀娜。
宋人取其形入瓷,得葵瓣盘、葵口碗、葵瓣洗等器。官窑、哥窑等时有烧制葵瓣洗之形,或开六棱、八棱、十棱,多者甚至有十二棱。已知宋器十棱洗散见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牛津大学艾希莫林博物馆、克里夫兰美术馆等处,拍卖市场上偶有得见。器底均施满釉,裹足支钉烧造,秀雅考究;直径以12厘米左右为多,偶有逾20厘米者。盈手而握,尤若蜀葵半绽未放,凝润温雅。
明永乐时期复烧十棱洗,见甜白及青花两种。景德镇永乐地层曾出土甜白釉十棱洗残片,见《景德镇出土明初官窑瓷器》,台北,1996年,页262-263,编号100。首都博物馆珍藏一永乐青花十棱洗,洗内绘龙纹,外壁饰团龙,尺寸最小,直径仅15.7厘米,见《首都博物馆藏瓷器选》,文物出版社,北京,1991年,页30、100,编号990。另一例见克利夫兰美术馆馆藏,于首都博物馆装饰相类之外,外底亦绘团龙,直径18厘米,著录于《赛福润丝与格蕾塔•米礼肯伉俪收藏图录》,克利夫兰美术馆,1990年,编号27,彩图2。第三例于佳士得香港2004年4月26日上拍,拍品960(直径18.3厘米)。
宣德时期承继了这一制式,惟足内不再绘五爪飞龙,代之以宣德六字款。景德镇出土复原器,见《景德镇出土明宣德官窑瓷器》,鸿禧美术馆,台北,1998年,图录编号19-1。台北故宫藏有数件,直径可分为15.7-15.8厘米、18厘米及20厘米左右三类。1962年出版的《故宫瓷器录 第二辑 明(甲)》(下编)著录其中两件,口沿皆有金属扣。苏富比香港1992年10月27日上拍一例,编号35(直径18.5厘米)。另有一件上拍于翰海拍卖,1996年6月30日,编号990,尺寸较大,直径达21厘米,虽口冲有崩,仍以110万元高价成交,后依次上拍于佳士得香港,2008年5月27日,拍品编号1569,及保利北京,2010年12月5日,编号4553,成交价2688万。

此件拍品外壁龙纹框饰菱花形开光,为宣德创新之处。花口、圆底加之菱花开光,方圆之间妙藏变换,巧思独运。凭借其独特精巧的造型与精细典雅的纹饰,备受各大博物馆及私人收藏的关注与重视。相似装饰者见另八例:一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口部有多处修理,见《故宫博物院藏古陶瓷资料选萃》卷一,图版101;四件珍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尺寸自15.9cm至19.2cm不等,其中两件见《故宫藏瓷大系:宣德之部》,台北,2000年,图版30、31;一件藏于英国大维德基金会,属较小款(直径16.2厘米),见《东方瓷器:世界最伟大之收藏》卷六,东京,1982年,编号94;同于市场流通的仅见另二例,其一尺寸或为同类最大(直径21厘米),惜有两处冲线,曾上拍于香港佳士得1996年4月28日,编号49,另一例尺寸较小(16.5厘米),于苏富比香港2007年4月8日上拍,编号841。本器直径18.9厘米,属同类适中,其线条弧度的美感与各部位的比例相融合,给人增一分则长,减一分则短之感,反映出一种独特的欣赏格调,同时制作精良,炉火纯青。
除上述两种龙纹装饰,宣德青花十棱洗另见有双凤纹、龙凤纹、鱼藻纹及花果纹四种装饰纹样。双凤纹十棱洗故宫博物院已知两例,一件著录于《明代宣德御窑瓷器:景德镇御窑遗址出土与故宫博物院藏传世瓷器对比》,故宫出版社,2015年,编号43,另一件文物号“故00143614”,器身似可见较重使用痕迹及冲线。另可见苏富比香港1981年5月19日,编号405,曾为Sedgwick & Edward Chow旧藏,且著录于Brnkston着《景德镇明代早期瓷器》(Early Ming Wares of Chingtechen),图版21b。
龙凤纹亦为十棱洗装饰纹样之一,北京故宫博物院及台北故宫博物院各有珍藏。上拍之例可见佳士得香港2004年11月1日,编号860 ,成交价高达2638万港元。另有饰鱼藻纹之十棱洗,尺寸多在18厘米上下。台北故宫珍藏一件;另一件金属镶口,曾为克拉克夫妇等人旧藏,数次展览,上拍于苏富比香港,2015年10月17日,编号3605,成交价2408港元;第三例上拍于苏富比香港,2011年4月7日,编号54,成交价高达5106万港元。另有外壁饰开光花果纹者,两岸故宫各见收藏。
相较凤纹的飘逸、龙凤呈祥的韵味、鱼藻纹的灵动与花果纹的典约,此洗内外皆饰龙纹,雄浑威严,磅礴憾人,盛世帝王之气尽显。纹样相类,但造型不同者,可见碗、盘、高足碗及梨形执壶四种。十棱龙纹碗一例为上海博物馆馆藏,见汪庆正,《青花釉里红》,香港,1987年,图版133,另一例曾为赵从衍旧藏,见诸展览及图录《明代瓷器》,纽约,1970年,图录编号14,后于苏富比香港1986年11月18日上拍,编号40;一外壁饰无开光团龙之十棱盘为美国弗利尔博物馆馆藏,见《东方瓷器:世界最伟大之收藏》卷九,东京,1981年,编号99;十棱高足碗一例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见耿宝昌《明初青花瓷》卷二,北京,2002年,图版163,另一例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见《明瓷名品图录》,日本学习研究社,东京,1977年,图版74。
数百年前,此件十棱洗或曾陈于宣德皇帝的案头,伴其指点江山、挥毫泼墨。为政为文为画,皆得雅器相随。龙腾于天,自是才思敏捷、文思泉涌。
审美品味极佳的雍正皇帝对十棱洗尤为偏爱。大英博物馆藏雍正时期《博古图》精心绘制了二百逾件清宫珍藏,其中便有永宣时期的凤纹十棱洗一件,以精巧木座相承,雅然素秀。故宫博物院藏一清雍正青花云龙纹葵花式洗,虽为八棱,但外壁亦绘无边饰团龙纹,底书宣德年款,当照宣德模本而制,可见其珍视有加。“大明宣德年制”青花料楷书款位于器物外底,六字双行排列,款识周边以双线圆圈。款识笔法工整,清秀刚劲,骨肉匀称,自然大方。笔划粗细适中,笔法遒劲有力、朴拙苍健。宣德朝御瓷款识的粉本应出自当时大书法家沈度之手。沈氏对明初宫廷文化生活影响颇大。明焦竑《玉堂丛话》卷七“巧艺”条记述:“度书独为上所爱,凡玉册、金简,用之宗庙朝廷、藏秘府、施四裔、刻之贞石,必命度书之”。沈度著名墨迹《张桓墓碣铭》中的“大”、“宣德”三字与此洗款识所写非常相像。可见宣德瓷器上的年款或由沈度书写后,再交工匠临摹上瓷。
观不同制式之十棱洗,宣德御瓷均遵循了严格的程式,处处彰显皇权独尊的不凡,故终明之世,精光不泯。嘉靖朝谢肇浙于《五杂俎》赞曰:“宣窑不独款式端正,色泽细润,即其字画,亦皆精绝。”“惟宣德款制最精,距今百五十年,其价几与宋品矣!”明田艺蘅在《留青日札》中更是惊呼:“宣德之贵,今与汝敌!”
此器精致细巧,因物赋形,纹饰不待矫揉,雄放洒脱,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宣德时期青花瓷器典雅秀美的艺术风采,执之品鉴,纤巧怡人,尤极精妙,堪称臻妙之品。
此洗曾为T. Endo旧藏。自1997年始,先后上拍于苏富比香港。最近一次为2005年10月23日,编号339,以2812万港币高价成交。且其经《苏富比香港三十周年》著录,堪为中国明代瓷器巅峰代表作。
青花菱形开光内画飞禽、草虫等纹饰常见于元代瓶、罐器上,自永乐时期起则见其转为团花,开光内画云龙、龙凤及凤凰等,装饰于碗、洗和高足碗类之上。纹饰不复元代之繁缛,元代常见的菱边开光草虫纹则不再出现。宣德青花所使用的原料与元代、永乐相同,皆为波斯地区进口的“苏麻离青”钴料,含高铁低锰,经高温烧成后,青花呈色浓重艳丽,釉面上常遗有高铁所留下的褐绿色斑、或褐黄、铁褐结晶疵斑,斑处偶有下陷迹象,釉色浓淡不一、有层迭堆积之感,墨趣浑然。
“大明宣德年制”青花料楷书款位于器物外底,六字双行排列,款识周边以双线圆圈。款识笔法工整,清秀刚劲,骨肉匀称,自然大方。笔划粗细适中,笔法遒劲有力、朴拙苍健。刘新园曾提出,宣德款识既近于宣宗御笔,也与沈度之书风十分接近。可能由宣宗或沈度书写粉本,后交景德镇工匠临摹于瓷器之上。将《一笑图》画中宣德元年宣宗御题,与本件十棱洗的年款详加对比,便会发现此写款的风格脱胎于宣宗笔意。同时,沈度墨迹《张桓墓碣铭》中的“大”、“宣德”三字与此洗款识所写亦非常相像。
明初,以沈度楷书为代表的台阁体书法作为书法规范,影响至为深远。明初重臣杨士奇盛赞沈之楷书曰“婉丽飘逸,雍容矩度”,且“凡玉册、金简,用之宗庙朝廷,藏秘府,施四裔,刻之贞石,传于后世,一切大制,必命度书”。明宣德皇帝之书风亦深受其影响:据明王世贞《艺苑厄言》载,“宣宗书出沈华亭(度)兄弟,而能于圆熟之外,以遒劲发之。”由是,器底落款与宣宗、沈度二者书法皆相近,可谓顺理成章。之于具体出于谁之粉本,尚待考证。 此洗款识书写颇得沈度“婉丽飘逸,雍容矩度”之神,亦有宣德“遒劲”之姿。查同类十棱洗款识,此洗底款与台北故宫及大维德基金会藏品藏品颇为相近,或出自一人之手。
清宫内务府活计档中,此类洗有“葵花洗”、“葵花式洗”等名。作为“宣窑”佳器,葵式洗多配以木座陈列赏玩,也为大臣们作为珍品进贡。乾隆四十六年十二月初八日,员外郎五德、催长大达色、舒兴来说太监鄂鲁里交:红雕漆小格一对,内一格盛:……宣窑青花白地十龙洗一件(木座)……传旨交汤泉安设钦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