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771 清乾隆 粉青釉浅浮雕暗刻夔龙瑞芝图双管杏元瓶

粉青釉浅浮雕暗刻夔龙瑞芝图双管杏元瓶
拍品信息
LOT号 5771 作品名称 清乾隆 粉青釉浅浮雕暗刻夔龙瑞芝图双管杏元瓶
作者 -- 尺寸 高30.5cm 创作年代 清乾隆
估价 5,800,000-7,800,000 成交价 RMB 7,935,000
出版:
•《东瀛遗珠-山中商会及日本旧藏名窑瓷器》,金立言主编,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2019年12月
「大清乾隆年制」款
备注:
• 日本重要私人收藏
• 昭和六年(1931)三月三十日,川部商会等拍卖,编号一三二

本品口呈四方倭角形,长颈,鼓腹,长方形圈足,颈部对饰双贯耳,通体敷施粉青釉,淡雅娇嫩,深为其轻逸媚人之风韵所折服。口沿饰如意云头纹一周,两贯耳之间剔刻夔龙纹,下承蝉纹,腹部暗刻缠枝花卉纹,凸起的杏圆形开光内浅浮雕主题纹饰翠竹灵芝图,朵朵灵芝自底而生,下有翠竹掩映,格调甚高。所雕饰之翠竹灵芝,工绝殊常,减地起阳式的图案与媚人的粉青釉融为一体,隐现的翠竹灵芝凹凸起伏,釉层厚薄产生变化,从而使釉面呈现深浅浓淡的色阶与层次,富于节奏韵律,其妙在若隐与若现之间,观之抚之,皆醉人心扉。底施青釉,正中落“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篆书款,为典型乾隆早期唐窑书写方式。
此式釉下模印、浅浮雕工艺清宫旧称「拱花」,为粉青、冬青釉等摹仿龙泉瓷器唯一使用的装饰手法。拱花原是晚明以来一种不着墨的印刷方法,以凸出或凹下的线条来表现花纹,根据画面物像的轮廓在平面木板上阴刻成凹形线条,用宣纸覆盖于版上,再加上毛毡,以木棍用力压印或用木槌在毛毡上轻轻敲打,刻版上的花纹就能清晰地凸现在纸面上,因此工艺达到的效果与之类近,故名。在清宫陈设档与乾隆早期造办处活计档的记录中随处可见,例如乾隆三年五月初十日下旨烧造一批琢器当中就有「冬青拱花宝月瓶、冬青拱汉文宝月瓶、冬青拱花汉尊」的记载。
此式造型清宫旧称为「双管杏元瓶」,是清宫诸项艺术品步入巅峰时代的见证,榷陶者深谙釉色与造型的搭配之道,针对不同器型配以相应釉色。本品之造型与此等釉水相配有如天作之合,两者相得益彰,既衬托出造型古朴端庄,又彰显出釉色柔润典雅。其成型工艺之繁复,釉色配置之微妙,恐非庸匠可详。其底款之篆法表明其为乾隆早期之物,当为唐窑所出无疑。
本品独选翠竹灵芝图装饰既见祥瑞之意,亦蕴含乾隆皇帝自身一份感受。“王者仁慈,则芝草生”、“王者德重则芝实茂”灵芝为古今之祥瑞,亦为仁政与明君的象征,乾隆皇帝对此有着与常人不同的独特体会,其尚为皇子之时就对灵芝祥瑞一事深刻关注。雍正七年和十二年均在景陵二度发现灵芝,以致胤禛在雍正十年十月底就清军大胜准葛尔部下发的特谕中专门提及“我师奋击,大获全胜……而瑞芝恰产于景陵,天人协应,信而有征。”
雍正十年,时为皇子的弘历因此专门前往景陵拜觐并绘画景陵瑞芝,名为《御笔瑞芝图》,可见皇家上下对景陵瑞芝极为珍视。画中弘历赋诗二首,其中“千载嘉祥绵国祚,由来虞舜继唐尧”之句赞咏瑞芝出现昭示当下仁政广布,恩泽万民,符合天道,有如上古三代之治。弘历此举显然是为了取悦雍正皇帝,同时也得到了他的嘉赏。
灵芝与乾隆皇帝关系密切的另一事例可见北京故宫现存的郎世宁《采芝图》,该画同样是以景陵瑞芝为主题,描绘弘历采芝归来之情景。画中尚是亲王的弘历身着汉服,旁随童仆,手执花篮,“满贮仙岩芝”。因此,在乾隆皇帝登基前,景陵瑞芝对其影响尤其深刻,钟爱之情自然流露于继承大统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