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705 清康熙 田黄安岐「安仪周家珍藏」印

田黄安岐「安仪周家珍藏」印
拍品信息
LOT号 5705 作品名称 清康熙 田黄安岐「安仪周家珍藏」印
作者 -- 尺寸 长2.8×1.7×2.1cm;重23.6g 创作年代 清康熙
估价 2,200,000-3,200,000 成交价 RMB 3,795,000
著录:
上海博物馆编《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上册P330第19图,文物出版社1987年12月;
王季迁编《明清画家印鉴》P388第11图,吉林文史出版社1987年12月;
林申清编著《中国藏书家印鉴》P95,上海书店出版社,1997.11;
《山水合璧—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特展》P78,国立故宫博物院2011年5月
印文:安仪周家珍藏
备注:
亚洲重要私人藏家收藏

此鉴藏印为田黄材质、重23.6克,浮雕螭龙钮长方印。尽管体量不大,但是质地极佳、纹理细密,呈橘皮红色,属典型明坑老田。浮雕两条螭龙钮,也完全符合明末清初田黄雕钮的时代特征。而所刻印文“安仪周家珍藏”,才是这方田黄章最为传奇的亮点。原来此印是安氏使用非常频繁的一方鉴藏印。在上海博物馆编《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上册第330页、王季迁、孔达合编《明清画家印鉴》P537第11图、林申清编著《中国藏书家印鉴》P95中均有明确著录。经过比对可知,此印的大小尺寸及印文的所有细节,与出版物高度一致完全吻合,完全可以确认为真品。
安歧何人?乾隆皇帝所编纂的《石渠宝笈》中的书画收藏,有一个主要的来源——便是这位安歧先生的旧藏。众所周知安歧是有清一代最负盛名的书画鉴赏家、收藏家。他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早年随父安尚义作为高丽贡使入清,后入清康熙年间武英殿大学士明珠家,深得明珠信任,先后在天津、扬州经营盐业,由此积得家财万贯、富甲一方。一生嗜好书画,曾自言“自韶龄以来,无声色之好,唯嗜古今书画名迹,广搜穷觅名人翰墨,凡精品则重价购归,几意餐饮。”凡“李项氏、河南卞氏、真定梁氏所蓄古迹,均倾赀收藏,图书名绘,甲于三辅。”所居沽水草堂,在天津城东南。又有古香书屋,为其所藏书画名迹处所,所藏之富,甲于海内。上至三国魏晋,下至明代末期,收藏范围极广,皆为历代精品。并经过历代名家收藏或著录,有前代名贤的题跋或歌咏、属于流传有绪的名作。对其寓目之法书名绘必认真记录,晚年将其积累数十年之书画札记拣选编次为有《墨缘汇观》。
《墨缘汇观》正录四卷,所录名书画起自东晋顾恺之,止于明代董其昌。记述作品内容、名人题识、印记、藏收经过。间作考订,并论书法画法。续录二卷,仅载标题,略记大概。全书所收大都是著者自藏(非自藏者注明在某处见),鉴裁谨严,叙述简单,是同类书中精审之作。
安岐去世以后,家道中落,所藏大部分精品入清乾隆内府。乾隆十一年高宗因得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王献之的《中秋帖》、王珣的《伯远帖》三帖,故将书房称之为“三希堂”其中王珣的《伯远帖》即为安氏旧物。据不完全统计,其旧藏被乾隆内府编入《石渠宝笈》的多达70余件,水准之高可见一斑。跟其他鉴藏家一样,凡经他鉴定、品赏、收藏的古代书画作品,必钤印铭记。常用的鉴藏印记有“安仪周家珍藏”、“朝鲜人”、“安岐之印”、“麓村”、“仪周珍藏”、“仪周鉴赏”、“安仪周书画之章”等。可以这么说,现存于中国及世界各大博物馆的安氏旧藏精品,每一件都是无价之宝、镇馆重器。且十之八九钤有这些旧藏印记。
例如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的西晋陆机《平复帖》,可以说是传世最早的名家法帖,在书法界中尊享着“法帖之祖”的美誉,早在北宋时期,宋徽宗就留有泥金题签“晋陆机平复帖”和“宣和”、“政和”等玺印,清初经梁清标、安歧等人鉴藏,乾隆年间入藏清内府,而后辗转成亲王永瑆、恭亲王奕欣,民国时期溥儒为筹措母亲丧葬费,忍痛以4万元转让给张伯驹,建国后张伯驹将其捐赠给故宫博物院。
西晋索靖《出师颂》,同样是古代书法名迹,其年代不会晚于初唐,这件名帖自大唐太平公主鉴藏以来,流传有序,南宋绍兴年间入内府,明王世懋递藏后,清初由安岐收藏,后入乾隆内府,民国时期,溥仪以赏赐溥杰的名义携出宫外,散匿民间,直到2003年亮相北京拍场,最终得以圆满入藏故宫博物院。
唐褚遂良摹《王羲之行书兰亭序卷》,褚遂良与欧阳询、虞世南、薛稷并称“初唐四大家”。在褚遂良《摹王羲之兰亭序》帖上,我们钤有“安仪周家珍藏”印。这卷名帖流传鉴藏经过大致为:北宋滕中、南宋绍兴内府、元赵孟俯、明浦江郑氏、项元汴、清卞永誉、安歧递藏,后入乾隆宫廷收藏。
现藏上海博物馆唐怀素《苦笋帖》,是怀素传世书迹中的代表作。这件名帖宋时曾入绍兴内府收藏,后历经元欧阳玄,明项元汴,清安岐、入藏乾隆宫廷后,由永瑢、永瑆、奕欣、戴滢等递藏。
唐高闲《草书千字文卷》高闲是唐代高僧,其草书之成就能与“张颠狂素”并列,其流传至今墨迹甚少《草书千字文》堪称其代表作。这件书帖流传有序,曾经宋赵明诚、元鲜于枢、明方鸣谦、清卞永誉和安岐等收藏,现藏上海博物馆。
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宋黄庭坚的《自书松风阁诗卷》是黄庭坚七言诗作并行书,经宋、元、明、清辗转流传,宋朝为向民收藏,后归贾似道,又迭经明项元汴、清安岐递藏后,入内府。
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黄庭坚的《花气熏人帖》是黄庭坚的一首28个字的小诗,帖上有南宋“缉熙殿宝”印,可见曾入过南宋内府,也有“安仪周家珍藏”印文,它曾为安歧收藏。
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黄庭坚的《致云夫七弟尺牍》在目前所见黄庭坚笔札中,《致云夫七弟札》可以说是文字最长的一封信札。经明项元汴,清安岐收藏后,入藏清宫并由《石渠宝笈续编》著录。钤用无数、不胜枚举。
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黄公望《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当属安歧藏画最有名的例子了,乾隆皇帝在《富春山居图》上曾闹出过大笑话,乾隆十年(1745年)和十一年(1746年),乾隆皇帝先后得到了两卷“富春山居图”,先得到的是明人临摹之作“子明卷”,而后一年得到的才是黄公望的真迹“无用师卷”,但乾隆皇帝却是真伪不辨,将伪作子明卷认定为黄公望的真迹,并且无数次的反复题跋,而将真正的黄公望真迹无用师卷束之高阁。其实这一真一伪中,真迹《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正是这位安岐的旧藏。
安岐在雍正十三年(1735年)以千金购得此画,到了乾隆十一年(1746年)没落的安岐通过朋友傅恒以2000两银子将其卖给了官府,最终入藏清宫。乾隆帝在《石渠宝笈初编》子明本题跋:丙寅冬(1746年),安氏家中落,将出所藏古人旧迹,求售于人,持《富春山居卷》并羲之《袁生帖》、苏轼二赋、韩乾《画马》、米友仁潇湘等图共若干种以示傅恒。
而在《石渠宝笈三编》中,乾隆皇帝却命人在安岐旧藏的黄公望真迹无用师卷上留下了这样的题跋:此图笔尤弱,其为赝鼎无疑。惟画格秀润可喜,亦如双钩下真迹一等,不妨并存。因并所售以二千金留之。……乾隆御识,臣梁诗正奉敕敬书。但安岐在其著作《墨缘汇观》中却著录为黄公望的真迹,同时,真正的黄公望《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尽管没有乾隆的“满题”,上面却留下了安岐的收藏印,如果我们仔细核对一下,便可知,所钤之印“安仪周家珍藏”便正是保利秋拍上的这一方小田黄印,丝毫不差!
现藏大英博物馆晋顾恺之《女史箴图》,大名鼎鼎的东晋顾恺之唐摹本《女史箴图》,清初便是这位安歧收藏,在清末散佚海外。
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展子虔的《游春图》被认为是迄今为止存世最古的画卷,画上有宋徽宗题写的“展子虔游春图”六个字,后归南宋贾似道所有,宋亡后,元成宗之姊鲁国大长公主得到了它,并命冯子振、赵严、张珪等文人赋诗卷后。明朝初年,《游春图》卷收归明内府,而后又归权臣严嵩所有,入清后,经梁清标、安歧等人之手而归清内府。
现藏大都会博物馆唐韩乾《照夜白》是唐代画家韩乾的代表作,历代都是收藏家竞相追求的梦。南唐后主李煜曾收藏过此画,并留下题签“韩乾画照夜白”,后历经项元汴、安岐等人的收藏,乾隆年间入藏内府,被安置在内廷淳化轩,深受乾隆皇帝的喜爱,清朝灭亡后,《照夜白图》被溥卖给英国人戴维德。
现藏故宫博物院五代董源《潇湘图》被画史视为“南派”山水的开山之作和中国山水画史上代表性作品之一,明末董其昌收藏,入清后经卞永誉、安岐收藏,其后入藏于内府,溥仪出宫时带到长春,1952年经张大千自香港捐卖给中国政府,1959年文化部文物局拨故宫博物院收藏。
现藏辽宁省博物馆唐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原作散佚,辽博现存的是宋代摹本,同样堪称国宝。两宋时曾为贾似道收藏,而后流入金内府为金章宗完颜琼所藏,经明末书画鉴藏家王鹏冲、清初梁清标、安歧曾鉴藏,后在近代由溥仪带出宫,后辗转入藏辽宁省博物馆。
限于篇幅就不一一列举了。在这些旷世名作上此印均有迹可循,全部钤有“安仪周家珍藏”印记,足见此印在其心目中的重要地位。
加上关于最新发现的,安歧旧藏宋代瓷器的资料。可见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北宋 汝窑青瓷碟”,其木座刻乾隆御制诗一周,正中则为“安仪周家珍藏”。根据此御制诗,说明此品至迟于乾隆五十四年(1789)已入清宫典藏,对乾隆皇帝而言,歌颂汝窑应列为“甲等”之际,亦如实记录该品原为安岐家旧藏。除了呈现清朝的宋瓷鉴赏依循晚明之外,也从中追溯出一段用物、藏物的故事。
安歧(1683—1745?)清代鉴赏、书画收藏家,与梁清标、高士奇齐名。字仪周,号麓堂,别号松泉老人,朝鲜人。其父安尚义为高丽贡使入清,安岐随父到北京。后安氏父子均成为清康熙年间武英殿大学士明珠家臣。明珠权倾一时,家财山积。安氏父子得到明珠信任,先后在天津、扬州经营盐业,因而富甲天下。安歧博雅好古,收藏极富,广搜名人翰墨,凡精品辄重价购归,在天津建沽水草堂,其书斋古香书屋,并与当时文化名人交游。清初“四王”之一的大画家王翚,时称画圣,曾在67岁时与著名宫廷画师焦秉贞精心绘制《安麓村小像》,八十四岁时又作《云山竞秀图》长卷贺安氏寿,还作《麓村高逸图》。
目前查阅公私收藏,重要的法帖与绘画之钤用记载:
1: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西晋陆机《平复帖》,此帖经由《宣和书谱》、《东图玄览》、《清河书画舫》、《式古堂书画汇考》、清吴升《大观录》、吴其贞《吴氏书画记》、顾复《平生壮观》、安岐《墨缘汇观》、《石渠宝笈》等著录。
2: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西晋索靖《出师颂》,此帖经由明•詹景凤《东图玄览》、王世贞《弇州山人续稿》、吴其贞《吴氏书画记》、孙矿《书画跋跋续》、清•顾复《平生壮观》、安岐《墨缘汇观》、吴升《大观录》、《石渠宝笈续编•宁寿宫》、阮元《石渠随笔》、孙岳颁《佩文斋书画谱》、倪涛《六艺之一录》等著录,并刻入《三希堂法帖》。
3: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唐褚遂良摹《王羲之行书兰亭序卷》,此卷经由顾复《平生壮观》、卞永誉《式古堂书画汇考》、吴升《大观录》、安岐《墨缘汇观》、《石渠宝笈•续编》、阮元《石渠随笔》等书,并刻入“兰亭八柱”。
4:上海博物馆藏唐怀素《苦笋帖》,此帖宋时曾入绍兴内府收藏,后历经元欧阳玄,明项元汴,清安岐、乾隆内府、永瑢、永瑆、奕欣、戴滢等收藏。《妮古录》、《书画记》、《平生壮观》、《墨缘汇观》、《书画鉴影》等书著录。曾刻入《大观帖》、《三希堂续帖》、《诒晋斋帖》等汇帖。
5:上海博物馆藏唐高闲《草书千字文卷》,此卷流传有绪,曾经宋赵明诚、元鲜于枢、明方鸣谦、清卞永誉和安岐等收藏。
6: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唐颜真卿大楷《潘氏竹山堂联句》册,此册经由明詹景风《东图玄览》,清顾复《平生壮观》、卞永誉《式古堂书画汇考》、安岐《墨缘汇观》著录。
7: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宋黄庭坚《自书松风阁诗卷》,曾经宋朝向民、明项元汴、清安岐、贾似道、乾隆内府等收藏,经由卞永誉《式古堂书画汇考》、吴升《大观录》、安岐《墨缘汇观》、《石渠宝笈》等著录,并刻入《三希堂法帖》。
8: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宋黄庭坚《花气熏人帖》,曾经南宋内府、安歧收藏,《墨缘汇观》著录。
9:宋黄庭坚《君宜帖》此帖曾经吴廷、项子京、王延世、安歧、江德亮等收藏,经由《墨缘汇观》、《壮陶阁书画录》著录。
10: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宋黄庭坚《致云夫七弟尺牍》,此札为《宋四家墨宝册》之一幅,原签作《宋黄鲁直云夫帖》。右下角有一小小的“读”字,幅上有明项元汴收藏印17方,清•安岐收藏印三方,又有“知颐印记”小印一方。幅前后共有半印三,均为项氏之印,一存“墨林”二字,余两方均存“世家”二字。此札《墨缘汇观》著录作《云夫帖》,《石渠宝笈续编》亦有著录。
11:刘益谦藏宋苏轼《功甫帖》,此帖经安岐《墨缘汇观》、翁方纲《复初斋文集》、李佐贤《书画鉴影》、张珩《张葱玉日记•书稿》及徐邦达《古书画过眼要录》著录。
12:英国大英博物馆藏晋顾恺之《女史箴图》曾经宣和内府、明张丑、严嵩、张孝思、项元汴、清梁清标安歧、卞永誉、杨世齐及乾隆内府收藏,经由《宣和画谱》、《清河书画舫》、《式古堂图书画考》、《大观录》、《佩文斋书画谱》、《墨缘汇观》、《石渠宝笈》等著录。
13:北京故宫博物院藏隋展子虔《游春图》,此图卷经宋徽宗题签后,约在宋室南迁之际即行散出,后归南宋奸臣贾似道所有。宋亡后,元成宗之姊鲁国大长公主得到了它,并命冯子振、赵严、张珪等文人赋诗卷后。明朝初年,《游春图》卷收归明内府,而后又归权臣严嵩所有。万历年间,画卷为苏州收藏家韩世能所藏。经梁清标、安歧等人之手而归乾隆内府。经由《云烟过眼录》、《南阳名画表》、《真迹日录》、《平生壮观》、《珊瑚网》、《严氏书画记》、《清河秘箧书画表》、《大观录》、《墨缘汇观》、《詹东图玄览编》、《清河书画舫》、《式古堂书画汇考》、《石渠宝笈》著录。
14: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唐韩乾《夜照白图》,此图曾经南唐后主李煜、张彦远、北宋术带、南宋贾似道、明项子京、清安歧、乾隆内府收藏,《经由《画史》、《画鉴》、《南阳名画表》、《大观录》卷十一、《墨绿汇观》《石渠宝笈》续编等书著录。
15:辽宁省博物馆藏唐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此图原作曾藏宣和内府,两宋时为史弥远、贾似道收藏,后为明王鹏冲、清安歧、梁清标递藏,经由《庚子销夏录》,《墨缘汇观》,《石渠宝笈续编》诸书著录。
16: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五代董源《潇湘图》,曾经董其昌、袁枢、卞永誉、安歧、乾隆内府收藏,经由《宣和画谱》、《墨缘汇观》、《石渠宝笈》等著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