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725 清康熙 御制大铜甪端成对

御制大铜甪端成对
拍品信息
LOT号 5725 作品名称 清康熙 御制大铜甪端成对
作者 -- 尺寸 高78.5cm 创作年代 清康熙
估价 8,000,000-12,000,000 成交价 RMB 10,695,000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备注:
Wilhelm Anton Fritz Euler (1911-1994)收藏,此后家族传承

本对铜甪端熏炉编制庞大,铸工精巧,尽现康熙一朝国力之鼎盛。甪端造型,庄重威猛,双目圆瞪,獠牙尖利,体格魁梧,所呈气势威严肃穆。
甪端,寓意吉祥,狮身、独角、熊爪,传说日行万八千里、晓四夷之语、预知未来、护美善而驱邪妖,原称角端,后因“甪”字与其独角之貌更为相称,改称甪端。甪端伴明君左右,仅见于英明君主统领之地。
甪端乃吉瑞灵兽,作此类熏炉最为合宜。头部为盖,或与颈部相连开合,焚香时,香自兽口出,灵兽如生,吐纳烟雾。何翠楣及 Bennet Bronson 论及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一对掐丝珐琅例,曾展于《Splendors of China’s Forbidden City. The Glorious Reign of Emperor Qianlong》,菲尔特自然史博物馆,芝加哥,2004年。二人并述,此类炉深受帝皇青睐,因其敞开兽口,烟雾涌溢,警惕君主广纳谏言。
本品器型溯源颇难,可比一例,断代宋朝,出土自四川铜梁明代文官张叔佩墓(1552-1615年),参考《文物》,1989年,号7,页45-46,图14-16。至宣德一朝,灵兽形熏炉开始盛行。杜堇(约1467-1505年)《玩古图》刻画两士人鉴赏鼎彝古物,其中包括一件瑞兽熏炉,图见《古色——十六至十八世纪艺术的仿古风》,台北,2003年,编号 I-44。胡正言编印《十竹斋笺谱》,首印于1645年,其中木刻版画插图描绘一头类似瑞兽,载于叶义及谭志成,《中国竹刻艺术》,上册,香港,1978年,页179,图15。此类灵兽之熏炉自宣德朝一直流行至康熙年间,而康熙朝更制作类同形制之瓷器、掐丝珐琅及铜熏炉,材质多样。宣德原型可比两例,售于香港苏富比,其一属水松石山房旧藏,售于2014年4月8日,编号233,其二售于2014年10月8日,编号3759。
甪端多置于君王宝座两侧,象征江山稳固,并显示帝位高上。可比数例,现仍陈设于紫禁城各殿,尺寸均小于本品:养心殿主殿宝座左右置一对甪端,图见展览图录《Splendors from China’s Imperial Palace. Secret World of the Forbidden City》,Bowers Museum of Cultural Art,加州圣安娜市,2000年,页38,同书并载一对錾胎珐琅例,页34-35;另一对见于坤宁宫,图载于《清代宫廷生活》,香港,1985年,图版12;中和殿收藏一对例图见《A Treasury of Ming and Qing Dynasty Palace Furniture》,北京,2007年,卷 2,图版780,同书并载乾清宫一对例,图版781。再比两对掐丝珐琅例,一对见于永寿宫,图版287,另一对见于养心殿其中一厅,图版791。
本对熏炉器型虽为常见,然而其尺寸庞大,故属珍罕难得。比较一对例,尺寸较小,纹饰亦不如本品精雅,出自 J.B. Pickering 收藏,售于伦敦佳士得1978年5月8日,编号269,后售于纽约苏富比1992年6月6日,编号369;比较一对麒麟例,尺寸相近,断代乾隆,售于伦敦苏富比1980年3月7日,编号42,伦敦佳士得1979年3月19日出售一例,编号185,或为同一对炉。另比一嵌宝例,原为一对,现藏于辽宁省沈阳故宫,图见《Son of Heaven. Imperial Arts of China》,西雅图,2000年,图版33;另一对例现藏于枫丹白露宫,曾展于《Chinese Impériale. Splendeurs de la dynasties Qing 1644-1911》,鲍氏基金会,日内瓦,2014年,编号12及13。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一掐丝珐琅例,尺寸较大,甪端足踏长方形座,图见《故宫珐琅器选萃》,1971年,图版28,另一例售于纽约苏富比1994年5月31日,编号221;巴黎苏富比亦售一例,2018年6月12日,编号143;再比一对例,售于伦敦佳士得1965年5月31日,编号131。
Wilhelm Anton Fritz Euler是一名商人,同时也是一名艺术热爱者以及自然保育的积极赞助人。Fritz Euler 于1911年9月10日生于德国法兰克福一个显赫家族,从小就读私人学校,后于英格兰牛津大学就读。1938年二战前夕,其父母 Henriette Hochschild 及 Rudolph Euler 认为儿子最好离开德国,原意让其环游世界,然而 Fritz Euler 自行更改了行程,改订了一张单程票前往美国,先于怀俄明州落脚,后转往蒙大拿州于牧场工作,过了一年的牛仔生涯。
其母 Henriette Hochschild 的父亲为德国商人 Zachary Hochschild,他是德国最大工业企业之一的德国金属工业集团的联合创办人,集团总部位于法兰克福。Fritz Euler 之父 Rudolph Euler 曾于该集团担任要职。Henriette 及 Rudolph 二人热衷艺术收藏,藏品涵盖数百年历史,跨越多个收藏类别。
Hochschild-Euler 家族之财富多数于二战期间遭没收,Henriette 及 Rudolph 二人带同小部份剩下之财产,从法兰克福移居柯尼希斯泰因重建家园。二人将本对熏炉置于柯尼希斯泰因大宅入口,面向黑森林及莱茵河。
Fritz Euler 营商逾三十载,曾任数大企业主席及总裁,其中包括曼哈顿 Ore & Chemical Corp 董事局主席二十年、曼哈顿 Unterwester 运输公司总裁十五年、后出任曼哈顿Montana Transport USA Inc. 董事局主席,1977年退休,出任曼哈顿 Chelpin Industries 主席兼首席行政官、并任管理顾问及投资顾问。他亦曾是外国政策协会联合会员,以及曼哈顿德美商会委员会成员。
Fritz Euler 曾居斯塔滕岛托德山道大宅 Roadside Cottage。退休之后,他将其对艺术及大自然之热爱投入到了当地公益事业之中。1982至1990年间,他曾担任斯塔滕岛艺术科学学院董事局主席。Fritz Euler 致力改善斯塔滕岛居住环境,其成就广为各界乐道,他曾任松橡林土地保护组织董事局成员以及司库,绿地管理委员会董事局成员,以及绿地保护协会成员等职。1994年8月13日,Wilhelm Anton Fritz Euler 与世长辞,本对熏炉由其家族传承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