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3916 唐寅 葛仙图 镜框

葛仙图
拍品信息
LOT号 3916 作品名称 唐寅 葛仙图 镜框
作者 唐寅 尺寸 108.9×40.3cm 创作年代 --
估价 无底价 成交价 RMB 897,000

题识:门吏葛长庚,体坐蟾蜍行。游遍九州岛人不识,丹台已标名。吴郡唐寅。
钤印:唐寅私印、南京解元
鉴藏印:徐培英印、德、铁客心赏、二十六琴书屋铁客秘笈金石书画之印
说明:
1.“铁客心赏”“二十六琴书屋铁客秘笈金石书画之印”为晚清收藏家郑瑛棨鉴藏印。郑瑛棨(?-1878),名瑛桂,字兰坡,奉天铁岭人,属汉军正白旗。荫生。道光、咸丰间由内务府笔帖式累擢长芦盐运使、河南布政使。历任河南、陜西巡抚。光绪二年起任山西按察使。善丹青,富收藏。
2.北美十面灵璧山居旧藏,编号FR137。

此作品在保税状态下,成交后需在香港提货。

道教发展至明代中期,文人和画家不可避免的地受到道教思想的影响,除了统治者的宣扬外,还有很多超自然的态度与观念使人们内心精神世界得到升华和净化。而作为道教南宗的创立者,金丹派南宗的始创人“白祖”,是其中无法回避的一个人,他即是本幅刻绘的主人公——葛长庚。葛长庚,字如晦,号琼管。后母亲改嫁,继为白氏子,遂名白玉蟾,字象甫,号海南。祖籍福建闽清,生于海南琼州。谙九经,能诗赋,长于书画,自幼从陈楠学丹法,于罗浮山得授其金丹火候诀并五雷大法。后居武夷山得道,称为琼绾紫清真人,致力于传播丹道。葛长庚在明代的影响很大,他不仅在道学上成就巨大,同时也是理学、儒学大家。其哲学引儒家理学入道,其丹法道儒结合。在明代道学、理学集大成者的朱熹老夫子很崇敬,塑遗像拜,并评价其:“皇极坠地,公归于天,武夷松竹,落日呜蝉”。
而在唐寅传诵千年的诗歌中也透露出他与丹道、道教之间的微妙联系,如《言志诗》:“不炼金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闲来写幅青山卖,不使人间造孽钱。”《桃花庵歌》“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百忍歌》“好也忍,歹也忍”,全诗二十六个“忍”等等,这些诗歌中,有着他纵情人生的狂放不羁,修其外形练其身心的忍辱,还有遁世不争,无为清净的超脱。
本幅《葛仙图》诗题:“(三天)门吏葛长庚,体坐蟾蜍(赤脚)行。游遍九州岛人不识,丹台(箓上)已标名。”出自唐寅诗集,名为《葛仙图》。对于葛长庚的形象,史料已有片语记载:“白玉蟾游历于罗浮、武夷、龙虎诸山。时而蓬头赤足,时而青巾野服,“或狂走,或兀坐,或镇日酣睡,或长夜独立,或哭或笑,状如疯颠”。这与本幅的所刻画的形象非常接近。尤其是蓬头赤足,兀坐状如疯颠。不禁让我们想到意欲造反的宁王招揽唐寅,唐寅“装疯”避祸的旧事。
而在道教成仙故事里都有一个相同的情节:仙人们总是用各种污秽不堪的事物来考验道术向往者对于道的虔敬程度,如果他们通过了考验,则其对道的虔诚达到了标准,就能取得学道成仙的资格。随着道教的发展,这种“以污试诚”的观念越来越渗透进文人的思想和创作里。正如本幅,葛长庚的蓬头赤足,瞋目而视,狂放不羁的形象中又被赋予了“以污试诚”的含义,正如唐寅本想以科考求功名,一展宏图壮志,却被无辜卷入科场舞弊案,梦想的破灭使他看到了封建官场的黑暗。好不容易被宁王赏识,又发现宁王意图谋反,从此放弃做官。他的题诗“游遍九州岛人不识,丹台箓上已标名”,更像是他隐喻心志的体现,“不以仕途之名动九州,而以诗画之名铄古今”,纵然是一身污秽,也要保持着内心的纯净与安宁,乐得有纵情人生的自由。

来源:纽约佳士得1990年11月28日重要中国书画专场Lot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