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3922 吴彬 约1610年作 十面灵璧图卷 手卷

十面灵璧图卷
拍品信息
LOT号 3922 作品名称 吴彬 约1610年作 十面灵璧图卷 手卷
作者 吴彬 尺寸 引首一26×112.5cm;引首二47.5×143cm;画心55.5×1150cm;题跋55.5×1132cm 创作年代 约1610年作
估价 咨询价 成交价 RMB 512,900,000
出版:
1.Wai-ching Ho:《董其昌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第4-21页,图2,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1992年。
2.何慕文:《趋古:台北故宫博物院珍品特展》(1997-1998年),第48页,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1996年。
3.方闻:《中华瑰宝》,第408页,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1996年。
4.蔡九迪:《蒲松龄和聊斋志异》,第81-86页,插图第84-85页,斯坦福大学出版社,斯坦福,1997年。
5.Mowry, Robert:《天地中的天地》,第224页,哈佛大学,1997年。
6.Schneiter, Daniel, and Claudia Brown:《天堂之路》,第77-81页,苏黎世斯特博物馆,1998年。
7.张洪:《后拍卖时代:纽约中国绘画》,《怀古堂》,1999年春季刊第十一期,第52-61页。
8.斯蒂芬·利特尔:《怪石:伊恩和苏珊威尔逊藏中国赏石及文玩》,加州大学伯克利出版社,1999年。
9.Philip Ursprung:《赫尔佐格和德梅隆:自然的历史》, 第112-113页,Canadian Centre,2002年。
10.丁文父:《中国古代赏石》,第54页,图36,三联书店,2002年。
11.高居翰、黄晓、刘珊珊:《不朽的林泉——中国古代园林绘画》,第148页,三联书店,2012年。
12.黄晓、贾珺:《吴彬<十面灵璧图>与米万钟非非石研究》,《装饰》2012年8月,总第232期,第62-67页。
13.何慕文、巫鸿:《古法今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当代水墨艺术大展》,图83,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2013年。
14.陈韵如:《奇幻真如:试论吴彬的居士身份与其画风》,《中正汉学研究》,2013年6月第1期,总第二十一期,第251-278页。
15.沈歆:《从画山到画石:奇石、观看与吴彬的山水画创作》,《文艺研究》2015年第7期,第134页。
16.马科斯·弗拉克斯:《岩壑奇姿——十七世纪吴彬画卷<十面灵璧图>研究》,Sylph Editions,2017年。
17.贾珺、黄晓、李旻昊:《古代北方私家园林研究》,第152-156页,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年。

著录:
1.(明)李维桢:《大泌山房集》卷一百二十六,明万历三十九年(1611)刻本。
2.(明)董其昌:《容台别集》卷四,明崇祯三年(1630)董庭刻本。
3.(明)叶向高:《苍霞续草》卷八,明万历刻本。
4.(明)陈继儒:《白石樵真稿》卷十六,《尺牍》卷三,明崇祯刻本。
5.(明)邹迪光:《石语斋集》卷二十二、二十六,明刻本。
6.(明)吴伯与:《素雯斋集》卷一,明天启刻本。
7.(明)张鼐:《宝日堂初集》卷十一,明崇祯二年(1629)刻本。
8.(明)龙膺:《纶㶏文集》卷九,清光绪十三年(1887)刻本。
9.(明)王思任:《谑庵文饭小品》卷四,清顺治十五年(1658)刻本。
10.(明)孙承泽:《春明梦余录》卷六十五,清四库全书本。
11.(清)朱彝尊:《钦定日下旧闻考》卷四十四,清乾隆刻本。
12.(清)卞永誉:《式古堂书画汇考》画卷之一,清康熙二十一年(1682)刻本。
题识:吴彬写。
引首:
1.巗壑奇姿。邢侗。钤印:邢侗之印、子愿
2.五岳片云。黄汝亨书。钤印:黄贞父氏、尚书郎之章
题跋:
1.此石之前正面也。中峰高一尺七寸,不及后峰者二寸许;峰面去巅七寸,复结一峦;而上下嶙峋出小峰十数;向内斜矗一天柱,大不盈寸,长几及咫,盖奇绝者;傍左斜欹一枝,从根彂脉,直上双峰,互相掩。逊左胁下退后八寸,特起一峰,高六寸八分,至末平出三岔。又退三寸,出一峭峰,逊中峰仅寸,巅锐如颖,态欹若醉,上阔而纷披起伏,下瘦而宛转拖曳,如西子出浴,弱不胜衣;又如飞燕舞掌,狂不自定。再左突一大峰,分前后二股,前高一尺三寸五分,若欹左而实拱中也;后逊二寸许,其崎嵚余峰,若相奔护中峰者。最左山脚一峰,根为身掩,连络不及二寸,视之甚危,体左欹而巅亦趋中。右胁一峰,与左峰对高,亦等第差瘦锐耳。右耸峰复大,乃结山脚,而透一孔如月,露见后峰之尖,亦一奇也。至于大小峰头,各具一响,扣则八音迭奏,骤听若不知为石也者,盖不能一一状矣。
此石之后正面也。中峰较前高二寸,剑脊直冲向上,光峭如削,纹理如发;前巅峻斜,颕傍挂一片,阔二寸,长五寸许,如真官抚袖,端严劲逸,令人望而起敬。从后视前,各峰腹背相依,而视左峰之腰,纤细不及五分,又与前视之态迥别。至于各峰之下,如坪如壑,如蹊径、如冈岭,如洞如岩,如锥如戟,如钩如剑,或隐或见,或半掩而露,或半诎而伸,真所谓百仞一拳,千里一瞬者。其中最下,突开一钳,上起尖秀小峰,而钳中四围俱高,若形家所云“突中窝”,又所谓山后鬼衬者,亦背后一奇也。
此石左正面也。视前峰皆若趣若赴,若伛偻若鞠跽,若罗列而拥戴者。独后中峰最高而尊,有恭己端居之状。从左视入深处,凡十数峰,而互相掩露,俱别是一态也。
此石之右正面也。较左观更奇,盖右脚峰小扵左而亦少扵左,故背后具从根窥入,有盘坳秀拔者,有廉棱锐刿者,有蛟舞凤鶱跃动不测者,有虎蹲狼顾窥瞰无端者。而前峰巅一片白斤,宛如华峰冻泉,峨嵋古雪,莹洁辉映,更可爱也。
此从石前左侧观也。盖石势欹斜,体骨多匾,故正则肥而侧则瘦。骤视之疑洞穴玲珑,谛观之则片片如削。大小九峰分为十二峰,其中左一峰,活泼飞动,闪灼变幻,不盈尺已六七转矣,不知化工何巧至此也。
此从石前右侧观也。盖此石右峰较左少一,而前中峰独厚结扵右,虽其云根雄据,曾不壅肿也。而突怒偃蹇、磥砢霮䨴,有泰山岩岩气象,若主诸峰,而嵬然自重者,又与他峰奇巧者别,是大观也。
此从石后右侧观也。诸峰之争奇鬬怪俱现扵面,而此石皆斜侧左向者,故自后右观之,止得其脊,虽纹绉斤脉自在,大都光平处多、巉岩处少尔。然峰峰见根,若植若峙,若立若行,若揖若仆,若攫若逗,不可一状。又有若欱云歕雷,嶷嶷然可畏者;又有若拂岚扑黛,霭霭然可䁥者。又一奇观也。
此从石后左侧观也。从前观则右峰大而蔽左,从后观则左峰大而蔽右,前所云分而为十二峰者,此止见六峰焉,盖别一形胜矣。乃其亏蔽补缀,或上欹而下直,或左退而右避,匀趁如安顿摆列者,又人所思忆不到者也。
此从石前观底也。初予得石,见其平坐扵几,骤惜为截断者,既翻转,则众脉根根贯串,自下直上,而且萦回牵合,如木之枝,如水之派,若乱而实整,若断而实续,始知凡物自具一形质,即自具一造化也。故玩之者,必知此始得其窍;而貌之者,亦必得此始传其神欤?
此从石后观底也。其脉络根柢同前,而一转则体势又异。盖不如此摹之,不见石之至奇也。然虽如此摹之,犹不能尽石之至奇也。噫,摹至十面,观止矣,而神行无底止也。吾尤愿观图者,以神毋以形云。
万钟生而爱石,盖自有知识即然,第爱尔未知也。其后见浸广,知浸充,古今诸怪奇巧拙、千形万质悉就余而悉得其解,然实不知解之何从也。噫!异哉。岂余之石即孙之痂耶?岂予之扵石即庄之扵蝶耶?缘此,斋头之石日益众,而实又不知来之何从,独念家南宫易宅一石竟无流落所。岁丁未,余投簪为五湖逰,渡江南下,将从宇内诸藏石家冥搜之。经吴浙不及闽广而还,得石虽伙,奇未甚也,然爱石之声渐彻人耳。戊申,起家棠令,棠故多文石,䎹余至,若争相依者,辄得如干头,而爱石之声益逺。无何,此石渡江向余矣。石至,出三十年所藏,莫不辟易退舍。其峥嵘嶻嶭,直将凌轹三山,吐吞十岳。令人乍阅之神愯,谛视之魂销,久习之,毛欲伐而髓欲洗。若惊若喜,若怵若䁥,若梦若迷,又疑若醉而忽醒,寐而忽觉,不自知身世之何在也者。何奇之至此极乎?吴文仲氏以虎头技知名海内,闻而来观,大诧,谓生平异觏,卧游其下者旬月。昕夕探讨,神识俱融其中,而后取古纸貌之。初得前后正面,未尽也;继冩左右对侧,未尽也;复圆转斜摹前后左右侧暨前底后底,凡十态而技穷焉。乃石之恍惚变幻,则风电鬼神不可测识,复不可思忆。即好奇如文仲,亦敛容错愕,付之无可奈何。噫!何奇之至此极乎?虽然微文仲亦无以得其解也。盖此石,坚润则珉璞谢质而笔难;色泽则黝漆让玄而墨难;斤脉贯络,皴绉萦回,则万派支岐,根宗耿晰,而复叠凹凸,尤难之难。顾文仲不外袭而衷会之,不形雠而神取之。故其恳窽悉呈,情理毕现。合则石若传神,离则图若化石。去石披图,若石不尽然;按图穷石,又若图不尽石。噫!何奇极中又极奇至此乎?然文仲能奇于世所见也,而不能奇扵世所闻也;能以其体应手也,而不能以其性应手也。至扵峰分异响,撃抟则迭奏五音;润兆雨晹,阴霖则浸淫霡霂;此又心可解而笔不可解,非所谓敛容错愕付之无可奈何者耶?藉令家南宫见此,不知如何苍黄勃窣,亟拜而深藏之,何肯轻示人间也。然则从此不问研山流落所亦可。石中峰高一尺九寸五分,石横亘二尺一寸三分,前至后深一尺一寸七分。大峰五,中峰四,细锐者不下百计。其参差掩映、突洼隐显,有见于图不见于图者,在善观者自得之。予能爱石而终不能状石,然口不能状之而心实能契之,敢自号为古今怪石知己,想石亦不余诮耳。时万历庚戌中秋,书于湛园之石丈斋,石隐庵居士米万钟。钤印:书画船、米万钟字仲诏、石癖
2.仲诏所宝之石既异,文仲所图宝石尤异。能使石之前后、左右、上下、正侧面面俱到,以一石而图成十,图十石而终本一,千变万化,精妙绝伦。文文敬公家藏秘玩,未尝视人。文敬公一生谨慎,立朝处事精细坚贞,始终如一,为千古完人,其领悟于斯图深矣。今春三月,文敬公归道山前一月出此见赠,所以教我者亦深矣。余谨观两月之久,心识其妙理精谛不忘。
爱山贤婿当强仕之年,受封疆之任,因以此图寄赠,望悉心观览,领会其十面如一之理,以为楷模,则东海即安如鞶石矣。至于为大臣事君治民立身处事之道,以文敬公为师法亦足矣。幸鉴而宝藏之,其书画之精妙尤其小焉者耳。道光二十一年辛丑四月朔日书于树芳室,湘林萨迎阿识。钤印:欧·波、湘林萨迎阿章、长白钮祜禄氏
3.米元章有石癖,见佳石辄具衣冠拜之。今民部仲诏好与元章同,蓄石甚伙,晚得此石,遂为冠首,属吴文仲图之,凡十面,而仲诏具为之说。余尝与同志观石舟中,恨无能如有力者负之而走,已见此图,又恨不能如宗少文画置之壁间。杜季阳《云林石谱》以灵壁为第一,盖《夏书》所谓“泗滨浮盘”,乐石也,非荆梁之砥砺、青州之怪石可拟。元章守涟水,地接灵壁,所得石一一品第抚玩,终日不出。仲诏石實灵壁产,谛视愈久愈令人生趣。至于吐纳烟云,妙合阴阳,则郭景纯《江赋》所谓“妙不可尽于言,事不可穷于笔”,即图与说财崖略耳。宝晋斋研山传自李后主,元章得之,其图云“不假雕琢,浑然天成”,峰名为华盖、翠峦、玉笋、方坛,下洞三折连上洞,尝神游其间。龙池遇天欲雨则津润,滴水少许,经旬不竭。蔡绦云:“长纔逾只尺,前耸三十六峰,大犹手指,左右引两阜陂陀,而中为研池。”其形容赞叹,亦止此耳。余以此图挍老颠所珍,当胜之倍蓰。山灵地脉不知几千百年幻此神物,大是人间奇事。元章以研山易苏氏宅,不复可见,恨绍彭公真忍人,今不知落谁手,仲诏访求不得,而图五百年如新。余何敢必此石为米氏有,天下之宝当天下共之有,此图在矣。夫富贵功名之士所嗜好万种,皆不足入达者灵台,而独爱此卷石。视一世若无可当意,则两人之癖颠与愚公何殊。然以视夫服天智之玉而自焚者,其愚不可及也。图以石重,石以人重,可与天壤俱敝,岂与夫石有时以泐论长久哉。考嘉兴吴仲圭尝为此图,今图又吴文仲笔,二米二吴,古今事有绝相类者,并识之。大泌山人李维桢本宁父识,李维柱本石父书。钤印:天放生、李维桢印、李氏本宁、李维柱印、李氏本石
4.宋时邵子有“金木水火土石”之说,与洪范五行差异。盖石得五行之秀,如仲诏所藏是已。余不获见此石,而吴文仲所画皆以孙位画火法为之,故灵光腾越,欲烛斗间。至扵蜿蜒垂垂,当作水观;剑铓镵截,当作金观;昂藏森耸,当作木观;坡陀浑厚,当作土观。文仲扵石兄之善者机,可谓传神写照,所不能尽者,其杜权耳。予与仲诏称同好,余好画,仲诏亦好画;余好隐,仲诏亦好隐。仲诏好石,而余独不好石。虽然,仲诏好石也与哉?昔人闻有镜可照二十里者,曰“吾面碟子大,安用是。”又闻有砚可呵之出水者,曰“水一文钱可担许,安用是。”此语虽出于名贤之口,实可嗤笑。世间有尤物,有异人,但难为遘会耳。四瑚八琏何以独施之宗庙,岂少老瓦盆耶!相取桓圭衮裳足矣,何必夔皋。将取大剑长矛足矣,何必韩白。米元章诚狂士,杨次公得法扵杲公,自许空诸所有。身为观察,与属吏攘臂豪夺者,何取也。仲诏宝此奇石,亦其胸中磊块。李白所谓“五岳起方寸,隐然讵能平”者耶?君家阿章一品石有甘露降,礼部上其状扵朝;今仲诏之石在辇毂下,尚有五色大光明云旋绕其上。太乙下观,百灵潜卫,何啻甘露洒须弥而已。三千里外函卷相示,辄代为石言,可能慰仲诏之意否?甲寅嘉平廿有三日,云间友弟董其昌书。钤印:知制诰日讲官、董其昌印
5.此石图绘如是,品题如是,真奇物矣。惜余在长安日不及从仲诏一索观,然余于石理不甚通晓,即观之不能鉴赏奇妙如仲诏也。仲诏于此石真千秋知己。世称不朽者无如金石,今得仲诏愈不朽矣。吾乡有福庐山,其石皆嵌空玲珑,大者如屋,小者如象、如马、如狮子、如芝、如笏,奇形怪状,无所不有。然自开辟以来,无物色之者。顷余归山,始踨迹得之,为之表章,于是游人麋集,无不惊心骇目,以为宇宙间未有之观。千年灵秘一旦出现,物之显晦有数如此。然则此石之遇仲诏,岂非幸哉。仲诏他日倘以天缘来吾闽,当相与登福庐之巅,娱游纵观,不知更有如文仲者,能图之绘之,以传于好事不也。仲诏常恨宝晋斋百夫辇致一石为太大,若闻余言必发一笑,余与仲诏各适其适可矣。福唐叶向高。钤印:紫云黄蘖山人、叶向高印
6.古人好鼎彝金石,石乃碑版之文,若好真石者,无过南宫老子。即子瞻仇池怪石供,率游戏为文,其笃挚不逮也。米相石四法,曰秀,曰绉,曰瘦,曰透。今米仲诏先生所藏灵璧,更有出四法外者。虽百方穷态,十面取姿,图与记仅仿佛耳。仲诏得此石,终日摩挲相对,至忘寝食。度其有情之痴,行且化为石矣。仲诏闻而笑曰:“吾家元章袖中卷石恨太小,宝晋斋百夫辇致一品石恨太大,惟此石可案可几,可置咫尺,可随千里,光如鉴,铿如玉,黝如石墨。其润如山川出云,其群峰如漏月割天,其积溜如渍冰襞雪,其洞壑岩洞如有毒蛟怒猊鬼怪出没叫啸其间,不省何缘落吾手。每欲具南宫袍笏拜之,正恐辱我此石耳。昔者牛奇章、李赞皇相业如水火,而独好石无异同,盖石丈之群而不党如此。吾居辇毂之下,非独好石,好其德也。”眉道人曰:“善”,遂题数语归之。白石山樵陈继儒得观题。钤印:眉公
7.余家藏晋稽叔夜所画《疏林远岫图》,诚罕世之宝。其笔墨遗迹,初非用意,而逸笔余兴,淋漓挥洒,或轻或淡,或丑或妍,百态横生,烂然在目,使人骤见惊绝,徐而视之,其意态愈无穷尽,故使后世得之以为奇玩而想见其人也。壬子冬,偕湘翁在静轩斋中小酌,出示明万历吴文仲氏为米隐庵氏所绘《石图》,将其前后正面、左右对侧、前后左右侧、前底后底,凡十面,无一不摹拟传神。披图静观,而其技态似尚未之穷了,文仲奇人也。非此石不能传文氏之神笔,非此石不能知隐氏之石痴,诚罕世之宝,可与《逺岫图》并傅不朽,(余文在末)此岂与今世丹青之士争衡哉。《石图》乃文文敬公故物,将归道山遗赠湘翁,湘翁转赠爱山中丞。余得闲窗披览,见其态有弱不胜衣、狂不自定之势;见其形有巅锐如颖、斜欹如醉之状;真奇观也。始信余眼福广大,翰墨缘深,有非他人所能及者。壬子除夕,敬缀数语,以志云尔。介叟耆英呵冻漫识钤印:御赐福寿日增、宗愚、耆英私印
8.凡物贵常而独石尚怪,好石则好怪矣。如嗜痂,嗜鍜,嗜鲍鱼,嗜驴鸣,不可以事理喻矣。乃若等之好,众共揶揄。而至于好石,则不尽嘲诋。盖石非怪,则岩峦丘壑之体不具。笼烟罩雾、嘘云抹雨之势不成,怪不足病也。好石非好怪也。米君仲诏生有石癖,搜不遗地,购不悋财,图之丹青、冩以笔札不余力,朝摩夕抚不余时。说者谓有其家海岳翁风,余以为不然。海岳每见异石,必具袍笏下拜。夫石物耳,等之连城比之照乘足矣,而何以拜又何以袍笏耶?此有意而为之,颇近怪,不足训。若仲诏好石,至以友石自号,而止于图冩赞叹,不闻其礼石如宾、呼石如丈人,是意而无意,为善用好者。且海岳欲得苏氏第宅,令王彦昭兄弟以研山易之。夫既奉石为至宝,即剖腹以殉将所弗恤,而又胡以赏心之物易居身之物乎?仲诏扵国门外缔造精庐,靓深妍雅,奉石其中,不亦愈于易宅者耶!余扵前后米,不敢小置轩轾,特就其好石而称说之如此。若石品之神奇与文仲笔墨之妙,有陈、董二公言在,不具论。梁溪石户农邹迪光。钤印:邹迪光印、彦吉氏
9.余友张肃之得松化石于萧滩废院,离其名目,合论次之。颜其衙斋曰“拜石”。余戏谓物各有主,久当自归,榖城山下相逢,非留侯故事耶!慎勿具袍笏作石丈相看,恐千载南宫,一时厮赖。肃之匿笑曰:“老颠研山之不惜念,而图易苏氏宅,石言于宝晋,不胫而他走矣。”去此事可十许年,云杜李太史命余题仲诏奇石状,性有夙因耶?事有前符耶?癖有结习耶?石有世守耶?我辈嵚岑历落可笑人,应知负孤迂峭特之嗜。仲诏家辇毂下,依日月之光,居金张之里,出拥案牍,入佐握算持筹之议,而矻矻拳石,守之勿失,可念也。为人如此,自可不须富贵,安所事卜宅而居,谋爽嵦者而更诸,使石辗转流传,落俗侩手乎。达哉苏子、齐安,得怪石辄用供佛,然此自饼饵所易,如枣、如栗、如菱、如芡、如人指上螺、如虎豹首而止。令所得与仲诏等,灌以墨池之水,留镇山门,岂不石林增重哉?夫穷妖极丽,擅天下之观美,而近复变态百出,务为新奇,追逐嗜好,此草木之智巧便佞者也。惟石则不然,其浑朴如野衲,其严冷如法家,其温润如君子,其简淡嶙峋如古文奇字。仲诏端确之才之品,海以内所指目。其诗文字画,放乎天倪,所见无非石者。取人之所弃而我不争,宝世之所遗而不我夺,一室摩挲,众山皆响。石以人重,事以画传,岂偶也哉?文仲画品具董太史跋不具论。兰陵张师绎。钤印:画眉郎、张师绎印
10.庚戌之冬,余以入贺在都门,则仲诏召游其三径,庭有石林,过书画舫及石丈斋,枝柱蹈籍,见无非石者。最后得一奇石,庋以华座,盘曲绣错,望之如泰华穹隆而秀骞,探之如云汉纬繣而变迁。缀如垂露,凝如烟雨;冥如金天之晶英,烂如霞标之澒洞;如净练容与以澄波,如瀑布皓胶以界道。群峰垠崿,峰各异音。扣之或铿鍧激发,或唐答殷鸣,或杂佩委迟,或空谷幽绝,或类哀玉之凄清,或类朱弦之踈越。使人精移神骇,不知其方。目夺离朱,耳穷师旷,盖天下之最尤物,异观非常可觏者也。又五年,乙卯之二月,李本宁先生以此卷来,为识兹石,如见故人。卷为吴文仲图之,凡十面。纤悉具备,肖矣美矣,然而于石未能尽也。有仲诏说之,凡十一篇。神情要眇,该矣笃矣,然而于石未能尽也。有诸名家记之,凡五六篇。援引证据,广矣隐矣,然而于石未能尽也。非吾亲见之,其孰能知之。后世知此石以其图记,而又知图记之不能尽石,以余言也,此石其传也。夫尝谓造化精灵,人物各半,大理石文,遂逊往昔,以人文渐开之故。此石不知何时出,神物护持,必归仲诏,为得臭味耳。前人嗜古者多,好石则自君家颠始,古今二米,抑何奇合。要之,世有仲诏,那得不有此石?乙卯二月,东海高出题。钤印:高出之印、孩之父
11.人传向平游五岳名山,不知所终,不知名山所有何物,足了此生。予未遍游五岳,又不逢向子,莫知其解。盖今得吾友友石米子所寄《奇石图》,逸态妍姿,飞动尺幅,千奇万怪,纵横十面,灵吐殊常,妙出非想。庄生有言:“天地一指也,万物一马也。”夫五岳之一卷石也,古之颠今之友也,亦若是则已矣。予尝游黄山,于炼丹台看云,既而从石笋矼看诸峰,奇幻相敌。夫云动而石静,动者多姿,静乃同妙,造化之神,一至于此。谓米子而癖在石也,抑非石也乎哉。米子从千里索予题,因以“五岳片云”题而归之,米子解人也,如云与石作二观者,试以问之向子。乙卯七夕,武林黄汝亨书。钤印:黄汝亨印、贞父氏
展览:
1.“天地中的天地:罗森·布鲁姆藏中国文人石”,塞克勒博物馆,哈佛大学,剑桥,1997年5月10日-7月20日。
2.“天堂之路”,斯特博物馆,苏黎世,1998年5月-8月。
3.“怪石:伊恩和苏珊·威尔逊藏中国赏石及文玩展”,芝加哥艺术博物馆,1999年5月1日-8月1日。
4.“文人石、园林艺术及书画大观”,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2000年2月1日-8月20日。
5.“吴彬:十面灵璧图”,洛杉矶郡立博物馆,2017年12月10日-2018年6月24日。

说明:
1.邢侗、黄汝亨题引首。
2.米万钟、李维桢、董其昌、叶向高、陈继儒、邹迪光、张师绎、高出、黄汝亨、萨迎阿、耆英题跋。
3.文孚、萨迎阿、托浑布递藏。
4.北美十面灵璧山居旧藏,编号SO110。
5.《中国书画家印鉴题识》之米万钟、邢侗、叶向高、董其昌、陈继儒、邹迪光从本卷取印:
1)“米万钟”条目第21印“米万钟字仲诏”、第22印“石癖”、第33印“书画船”、第44题识“石隐庵居士米万钟”均取自本卷。
2)“邢侗”条目第19印“子愿”、第21印“邢侗之印”取自本卷。
3)“叶向高”条目,第1印“紫云黄蘖山人”、第2印“叶向高印”、第3印“福唐叶向高”均取自本卷。
4)“董其昌”条目第122题识“董其昌”取自本卷。
5)“陈继儒”条目第43印“眉公”,第81题识“白石山樵陈继儒”取自本卷。
6)“邹迪光”条目第3印“彦吉氏”、第4印“邹迪光印”、第5题识“邹迪光”均取自本卷。

来源:纽约苏富比1989年12月6日中国书画专场Lot39。

此作品在保税状态下,成交后需在香港提货。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说明:本拍品的详细信息与考证文章详见单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