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4001 李世倬 1754年作 临沈石田摹吴仲圭小图 立轴

临沈石田摹吴仲圭小图
拍品信息
LOT号 4001 作品名称 李世倬 1754年作 临沈石田摹吴仲圭小图 立轴
作者 李世倬 尺寸 128×35cm 创作年代 1754年作
估价 150,000-300,000 成交价 RMB 322,000
出版:《中国绘画总合图录》第四卷,第390页,JP34-047,东京大学出版社,1983年。

著录: (清)永璥:《益斋文稿》,《清代诗文集汇编》 第339册,第251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
题识:
1.雨过秋光映翠微,岩云一抹淡荆扉。千山寂寂疏钟杳,万木森森过客稀。涧水奔飞行路湿,树枝回合野禽啼。扶筇一望沧江上,应羡仙人种蕨薇。丙午七月有二日,偶见元吴仲圭小图,不觉技痒,漫为摹此并作一诗。长洲沈周。
2.沈征君此图直得吴仲圭三昧,非徒肖似而已,展观之顷,深为膺服。其昌鉴定。
3. 此幅思翁已盛称矣,奈生也晚,不能使一见此,或未必更许,南田一笑。
4.乾隆十九年春分又临,李士倬。
钤印:榖斋、髯、十石、燕人、茶熟香温且自看
题跋:李榖斋博通画道,凡工笔写意、点染象生,以及指头蘸墨,无不各臻神妙,而尤喜摹古,盖爱画出于天机,老而弥笃。闻其在山东时为名花写照,临至数幅,幅中俱自识其作画之次第,得之者咸珍玩之。甲戌首夏,榖斋以自临沈石田摹吴仲圭小图见赠,余宝之不第如白石翁真迹,只同与梅花庵主面晤,细玩其“惜思翁已往”二语,可知为榖斋得意之作,今复构得其同日又临。此幅章法款行题识虽俱相似,而变化因心更有画外出奇之妙,欣赏之余,因以二幅中少异处略记于左,会心者谅不以此举为蛇足也。
前幅聚精于二树,兹幅抑双林以显众长;前幅临董跋后有重题,此条书于画侧,用阴文印章,极为珍重,因并临之十九字,下用阴文“榖斋”小长条印章一方,兹幅无此一跋,前幅临沈款后,自跋“此幅为董思翁所盛称,特临之,惜思翁已往见之当不更称南田矣,一㗛。乾隆十九年春分日也”与此幅跋语行文不同。石田二幅皆误写南田,前幅无引手,上有“暗耝心地种闲情”阳文印章一方,名字下用阴文“髯”字印章一方,阳文“李氏因强”印章一方,前幅董跋前一行用阳文古篆“四美具”印章一方,二幅镇角俱用阴文“十石”印章。此幅印文除“髯”字与“十石”镇角,余与前幅皆不同。己卯阳春月,益斋主人识于钦训堂。钤印:益斋、传之同好、笔墨怡情、素菊主人、其中有至乐
鉴藏印:结笔墨缘、平生好诗仍好画、钦训堂珍藏印、明窗细玩、爱画出天机、平生珍赏、葛氏曾藏
说明:
1.永璥旧藏并题跋。永璥(1712-1787),爱新觉罗氏,废太子胤礽之孙,弘晋第三子,字文玉,号益斋,又号素菊道人,工书,擅兰石。工书善画。
2.“寸巢庵”珍藏。

此作品在保税状态下,成交后需在香港提货。

李世倬工山水人物花鸟果品,初学其舅高其佩,得王翚指点,临摹更益精进。临摹向来是学习书画的不二法门,从本幅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学习的态度和方向,审美的趣味。沈周的临摹已得到稍晚的董其昌的赞誉:“直得吴仲圭三味,非徒肖似而已”。对于沈周的水准和董其昌的鉴赏水平,我们自不必加缀叙。李世倬也是一位精擅临摹的高手,从其落款中亦可见其得意之处。临摹最难形神俱足,观此画线条流畅生动,毫无滞塞。全画线条的苍润相生,骨力洞达,构图严谨静穆。此临作中,李世倬用线粗犷沉厚,苍中含润,深得沈周气韵。是以湿笔中峰,用速度,摆动,顿挫巧妙融合,达到把不同风格的笔墨统一起来的艺术效果,这是一种极其高级的境界。最后李世倬的把沈周的落款也临得惟妙惟肖,落墨长枪大戟,铿锵有声,直追黄鲁直。董其昌的题跋也是飘逸空灵,圆秀淡雅。
李世倬曾一度担任地方大员,一直与永璥所处的上层文化圈保持着密切联系。李世倬为永璥绘制了许多作品,永璥大都题写诗文跋语,从诗文集的记载可窥一斑,如《题李太常仿王孟端乔柯茅亭图》、《题李榖斋策蹇寻春便面》、《题李榖斋钟馗册页》、《题李榖斋岁岁平安图》、《题李榖斋画西园雅集图》、《题李榖斋临唐寅韦庄诗句图》、《书李榖斋节临载竹图扇面后》、《题李榖斋临沈石田摹吴仲圭小幅挂轴》、《跋李榖斋九秋图》、《题李榖斋长江万里图》等。上述诸作,现存于世的有《钟馗册页》(辽宁省博物馆藏)、《长江万里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等。
文中提到的《题李榖斋临沈石田摹吴仲圭小幅挂轴》即是此幅,此次重新面世,对二人书画及交往研究,无疑提供了一个新的重要资料。

日本“寸巢庵”旧藏专题
Lot4001-Lot4005
“寸巢庵”为日本重要私人藏家,其所藏明清书画率多精妙之品,且传承有序,多源于日本重要收藏家族。本专题上拍“寸巢庵”所藏明清书画作品五件,其中宋濂、黄道周、文徵明等《名人墨宝》册,有日本著名汉学家内藤湖南题跋,旧藏于日本影响极大的“武家”细川家族,其收藏者细川护立即永青文库的创始人。李世倬、李方膺、李鱓作品均为山口良夫旧藏,出版于《中国绘画总合图录》一书,山口良夫为日本著名银行家、北魏造像收藏家、大阪市立美术馆的主要捐赠者山口谦四郎的次子,凭借雄厚的实力和严谨的精神,其所藏书画皆卓然可观。珍品流转,今重归吾土,藏家其宝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