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4026 仇英 文徵明 赵飞燕外传 手卷

赵飞燕外传
拍品信息
LOT号 4026 作品名称 仇英 文徵明 赵飞燕外传 手卷
作者 仇英 仇英 仇英 仇英 文徵明 尺寸 本幅30.5×1055cm;题跋30.5×90cm 创作年代 --
估价 7,500,000-12,000,000 成交价 RMB 8,625,000
出版:《仇文书画合璧赵飞燕外传全册》,上海文明书局、中华书局,民国十三年(1924)。

著录:裴景福《壮陶阁书画录》卷十,第五十一页,中华书局仿宋版。
题签:
1.仇十洲文停云飞燕外传书画合璧长卷真迹神品。
2.白描赵飞燕外传全图。文仇合璧,笃敬秘藏。钤印:睫闇、裴伯子、伯安道人秘藏
题识:
1.仇英实父临龙眠笔。
2.伶玄自序。伶玄字子于,潞水人。学无不通,知音善属文,蕳率尚真朴,无所矜式,杨雄独知之,然雄贪名矫激,子于谢不与交,雄深谦毁之。子于由司空小吏,历三署刺守州郡,为淮南相,人有风情。哀帝时,子于老休,买妾樊通德,通德之弟子,不周之子也。有才色,知书,幕司马迁《史记》,颇能言赵飞燕姊弟故事。子于闲居命言,厌厌不倦。子于语通德曰:“斯人俱灰灭矣。”当时疲精力驰,骛嗜欲蛊惑之事,宁知终归荒田野草乎?通德占袖,顾视烛影,以手拥髻,凄然泣下,不胜其悲,子于亦然。通德奏子于曰:“夫于色,非慧男子不至也。慧则通,通则流,流而不得其防,则百物变态,为沟为壑,无所不,为礼仪成败之说。不能止其流,惟感之以盛衰奄忽之变,可以防其坏。今婢子所道赵后姊弟事,盛之至也。主君怅然,有荒田野草之悲,哀之至也。婢子拊形属影,识夫盛之不可留,衰之不可推,俄然相缘奄忽。虽婕妤闻此,不少遣乎。幸主君着其传,使婢子执研削道所记。”于是撰赵后别传。子于为河东都尉,班躅为决曹,得幸太守,多所取受。子于召躅,数其最而捽辱之。躅从兄子彪,续司马《史记》绌。子于无所收录。右赵飞燕合德外传,撰自伶玄事,颇恠异。李龙眠尝图其事,为十有宫阙参差,情致婉转,大有西都之风,所谓影外别传也。君实甫见而摹之,精细合矩,不爽毫发。龙眠复起,亦必心服。余故喜而备书。全文析而各系其图。之后聊以娱目,非敢云好奇也。览者勿哂。嘉靖庚子秋九月五日,征明识。
钤印:
1.十州、仇英之印
2.征明
鉴藏印:闻喜晋公之裔明洪武二年迁霍邱、清虚居士鉴赏之章、探奇搜古寄所□居□、明窗细玩、潘祖荫印、均初之印、郑斋所藏、仓石道人珍藏、裴氏世宝、景福私印、弱冠登朝、裴伯谦审定书画印、裴氏伯谦、霍丘裴景福弱冠后寓吴客燕所得书画碑版、裴伯谦秘籍书画印、裴氏吟云轩书画之印、伯寅真赏、伯谦台字睫闇、睫闇宝此过于明珠骏马、睫闇鉴藏、裴景福收入壮陶阁秘籍、伯谦所见书画铭心绝品、冯公度家珍藏、冯公度鉴藏印
题跋:
1.先君真楷大逼虞楮,人不易得。此卷书飞燕外传,点画波撇,无不矩矱古人。真奇品也。若夫实甫所画,尤世希遘宜宝藏之。男彭谨识。钤印:明窗细玩
2.伶玄文章要眇不下龙门。相如通德以一女子,谙习旧闻。当其拥髻,凄然哀啼婉述。正如白发宫人谈开天遗事,一代盛衰之故,全系于此。故不惮婉转纡曲而写之。炎炎旤水,娟娟此豸,其用心视披香博,士为尤苦也。班彪续史,独于子于,无所收录,史之不可信。岂唯魏收崔浩然哉!虽然外传之文在天壤间,既不可没,得龙眠以张之,实父复为之后。劲书得图而益彰。伶玄可以吐气矣!质之,伯老以为是否。己未上元节次日,璧城戏题。钤印:夔公长寿
3.此卷十洲白描十二段,待诏按叚书后。山水、园林、花石、帝王、妃嫔、宦寺、殿阁、屋宇、帷帐、车马、龙舟、服饰、宝玩、乐器,百物具备。美人发髻,漆黑有异彩。描写成帝,纵欲亡身,可为千载殷鉴,真绝品也。待诏小楷端重凝厚,全以越州石氏晋唐小楷法度出之,与平日工整特异,殆七十后书,堪称双璧。己未四月睫庵景福识。钤印:睫庵精鉴
4.阴阳媾和,天地氤氲之气为之,人与万物同也。乡居小园,养蜂一衙,庭前菜花一株。春尽盛开,将午忽来一蜂,飞翔上下,似扑似嗅,继乃紧抱花心,旋转蹂躏,疾若风雨,无一花得免者。蜂玄而花之零香,剩粉荡然,略如美人钗横鬓乱时矣。蜂虽微物,其御花淫毒竟与人同。然其功用能酿蜜以饲人,而成帝至丧身以危社稷,宜淖夫人唾为祸水,而通德为之掩泣也。辛酉九月睫庵书于耕善庄。钤印:景福私印
说明:
1.潘祖荫、沈树镛、裴景福、冯恕、吴昌硕等旧藏。
潘祖荫(1830-1890),字伯寅,号郑盦,江苏吴县人。咸丰二年进士,官至工部尚书。喜收藏,书画金石甚富。
沈树镛(1832-1873),字均初,号郑斋,上海南汇人。咸丰九年(1859)进士,收藏金石书画甚富,精鉴别,与赵之谦合篆《寰宇访碑录》。
裴景福(1854-1926),字伯谦,号睫庵,安徽霍丘人。光绪二十年(1894)进士,收藏金石书画碑贴甚富。编有《壮陶阁书画录》。
冯恕(1867-1948),字公度,号华农,浙江慈溪人,寄籍河北大兴。曾随载洵赴英、美、法等八国考察。民国后从事收藏和鉴赏工作,善鉴赏,富收藏。
2.文彭、胡璧城、裴景福题跋。胡璧城,字夔文,安徽泾县人。光绪丁酉举人,京师大学师范馆毕业,授中书科中书。

此作品在保税状态下,成交后需在香港提货。

飞燕皇后轻身舞 紫宫夫人绝世歌
——仇英《赵飞燕外传》赏析
仇英《赵飞燕外传》共十二段,每段末附文微明小楷,录伶玄撰《赵飞燕外传》、《伶玄自传》。此卷藏印累累,为吴昌硕、潘祖荫、沈树镛、裴景福、冯恕等旧藏;卷尾有文彭、胡璧城、裴景福题跋。著录于裴景福《壮陶阁书画录》,出版有《仇文合璧赵飞燕外传全册》珂罗本,是为流传有绪的仇英巨迹。
此卷绘山水、园林、花石、帝王、妃嫔、宦寺、殿阁、屋宇、帷帐、车马、龙舟、服饰、宝玩、乐器,仇英的超凡画技汇集于此,洋洋大观。赵飞燕等人物神情生动而精准,线条勾勒,飘逸流畅,用笔精爽纯熟,深得李公麟白描之妙。十二段故事于如此精湛笔墨之下,更令观者流连忘返。
仇英《赵飞燕外传》共十二段,全以白描画出,截取了传为伶玄《赵飞燕外传》中的十一个场景入画,每一个场景均有文徵明蝇头小楷对题,左图右史的排列沿用古时人物画的形式,颇为古朴。第一段和第二段绘飞燕入宫前的生活。庭院回廊中,一群女子正奏乐舞蹈,画面中间舞衣蹁跹的女子当为飞燕。此段绘画交代宜主的出身,她在阳阿公主家习舞,且以身轻如燕得名“飞燕”,阳阿公主的苑囿正是她飞上枝头成凤凰的起点。第二段绘飞燕雪夜会情郎射鸟者于舍旁。
第三段至第五段描绘飞燕与合德入宫。第四段绘百宝凤毛步辇车迎接飞燕之妹赵合德。由二人的姑妹樊嫕进言,帝欲归合德,但合德入宫便有一番算计,一面表示“非贵人姊召不敢行”,一面又精心装扮以期获取成帝喜爱。此段对合德的美貌和华丽的辇车有详细的描绘,背景全然留白,处理手法高妙。第五段成帝面见赵合德,成帝以士人之态坐于屏风前,合德跪于帝前,果美态也。合德之声,音词舒闲清切,左右皆叹赏。人物曼妙,与画意相得益彰。
第六段至第十一段描绘姐妹俩的宫内生活。第七段婕妤献大量珍宝予赵后。第八段,太液池合宫舟上,飞燕身着云英紫裙,歌舞归风送远曲。风起,她差点飘走成仙,侍郎冯无方扯住她的长裙,“留仙裙”的典故便源自此。第九段绘一男子行走于宫阁之上。第十段绘合德跪于姊前,飞燕抽紫玉九雏钗为其簪髻,宫中女官樊嫕出现在画面中。皇后与昭仪为燕赤凤争风吃醋,合德对姐姐出言不逊,在樊嫕的劝阻下,二人和好,合德对姐姐动之以情,飞燕亦念旧事声泪俱下。第十一段,帝赐侍女金,窥昭仪夜浴。最后一段绘作者伶玄坐于纸墨前,手中握笔,似乎对赵飞燕姐妹的故事若有所思。
这一长卷连续绘画了十二段场景,堪称《赵飞燕外传》的图画版。故事连续,画面简洁,保存完好,可称精品。文徵明以兼善诸体闻名,尤擅行书和小楷。此卷中文徵明小楷用笔秀劲,法度谨严而意态生动,颇具晋唐书法的风致。文彭评价尤高:“先君真楷大逼虞楮,人不易得。此卷书飞燕外传,点画波撇,无不矩矱古人。真奇品也。若夫实甫所画,尤世希遘,宜宝藏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