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115 明 白釉刻莲瓣螭龙纹碗

白釉刻莲瓣螭龙纹碗
拍品信息
LOT号 5115 作品名称 明 白釉刻莲瓣螭龙纹碗
作者 -- 尺寸 直径15cm 创作年代
估价 800,000-1,200,000 成交价 RMB 3,162,500


备注:
• 著名古董商Bluett & Sons,伦敦
• 巴黎私人旧藏,购于1979年

初瞥此碗,品质臻美,为定瓷经典,细观更觉与众不同:器型弧壁深腹,圈足规整;器面莹亮柔润,色呈牙白,悦目脱俗。外壁莲纹卓然超群,内壁螭龙简练洒脱。整器造型典雅,剔刻工巧,划花精湛,气韵非凡,诚典范之作。定窑于北宋年间承烧贡瓷,佳器屡出,然如此之设计精巧、制作优良者可谓凤毛麟角,应为昔时御用贡瓷。通体罩釉唯口沿处芒口,旧镶铜扣,历年经久而保存完美,想然历代物主必视若珍宝,惜护有加。虽有质佳定瓷,可与此媲美,但论造型及纹饰,同类当中难有出其右者,流传至今,可谓寥若晨星,弥足珍贵。
定瓷素以胎体细薄纯白而闻名,不施化妆土,窑烧后便可呈白净雅致之色,其釉光润,与牙白类,积釉流淌处可见「泪痕」,更因其器形含蓄温雅而备享赞誉。虽部分器形乃以当朝银与漆器为范,但更多为瓷匠创作,别具新意,深受北宋与金朝之皇室钟睐,本例即属前者。以瓷器的制胎工艺模拟金银器的锤揲技法——重瓣垒迭,表现在器物的腹壁装饰有三层的莲瓣,层层迭迭。莲瓣修长优美,中脊挺拔,剔刻雅致入微,在光影交错之间,胎体显现出美妙的雕塑感。莲,出淤泥而不染,象征纯洁、廉正,其意象与崇儒家、尚修身之宋朝文化不谋而合,深受时人所爱,故定瓷常以莲花作饰,凭胎釉莹润素白,衬莲之洁身自好,两者相得益彰。
此类形制制作甚难,定瓷胎体轻薄易碎,成形及窑烧过程极易变形翘棱,需工匠技艺纯熟,要求制作极为精准,故成品殊稀,大多难免于窑中毁塌或变形。同样的浮雕莲纹工艺在静志寺及静众院塔基地宫出土的大量定窑白瓷中,仅几例使用,可证其珍贵。(见定州博物馆,《心放俗外——定州静志 净众佛塔地宫文物》,2015年,页304,页308,页310)
本品之剔刻莲瓣碗之形制,或源自同一时期的金银器,在江苏溧阳、四川彭州、绵阳的宋代窖藏及长沙益阳征集的宋代金银器均有发现。(《宋韵——四川窖藏文物精品展》,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年,页174;《湖南宋元窖藏金银器的发现与研究》,湖南省博物馆,文物出版社,2009年,页274,编号553)
同类定器除定窑窑址出土的一例外(小林仁,《定窑:优雅なる白の世界,窑址発掘成果展》,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大阪,2013年,页148-149。),仅北宋皇陵元德李皇后陵出土一例(参考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北宋皇陵》,中州古籍出版社,1997年 ,图版六十八,编号5),可证本品属宫廷用瓷,应无疑问。
再观内壁所划一团螭,螭首侧向,躯体向上盘绕,回绕其间,灵动生趣,出神入化。划花利落,线条流丽,提顿有为,如纸上作画,笔墨韵味全然其间。此碗为独制个例,美妍雅致,或为他例之蓝本。
螭龙,原从虎形,后日渐龙化。定窑以螭龙为饰,始见于北宋中期,安徽寿县1959年靖淮门出土瓷器窖藏中即有一对定窑盏托(王建国:《拨开谜雾现天日——记安徽省寿县博物馆北宋定窑白瓷盏考释》,文物鉴定与鉴赏,2018年,页7,图4),其高足外卷,足壁饰刻以行螭,制工精良,等级颇高,应属中后期作品。宋金陶瓷于螭龙纹的使用未见于流行,除定窑相对较多外,尚见南宋官窑及景德镇窑的仿定产品偶有使用,其他窑场则所见极罕,说明该纹样在宋金时并非陶瓷中的流行纹饰,基本独为赵氏宫廷所钟情,这可能与纹样使用的限制命令有关,如见《宋史•舆服五》:「景佑...三年...仍毋得为牙鱼、飞鱼、奇巧飞动若龙形者。」而螭做龙腾之形,当在此列。今所见多为盘碟之类,底刻螭龙纹样,碗内刻螭龙纹样更是少之又少,本品底刻花之螭龙纹与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的一例清宫旧藏北宋至金代定窑划花螭龙纹碟如出一辙(《定州花瓷 : 院藏定窑系白瓷特展》,国立故宫博物院,2014年,第102页,Ⅱ-58),故知此类属赵宋内府所订烧,螭龙纹样亦应属官方要求。
定器中以螭龙组合剔刻莲瓣者更罕,与本品工艺及构图相类,惟著名瑞典藏家卡尔坎普旧藏一例,在伦敦苏富比2008年5月14日释出,其尺寸相近,器形趋同,刀工同样写意俐落,仅碗内螭龙纹稍异。本例作升龙,卡尔坎普的一例作降龙纹,可能本作一对。另,于江苏江阴市夏港镇三元村北宋墓出土一例,亦证本品年代为北宋时期。(参考张柏:《中国出土瓷器全集7江苏 上海》,科学出版社,2008年,编号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