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2884 吴冠中 1987年作 桂林象鼻山

桂林象鼻山
拍品信息
LOT号 2884 作品名称 吴冠中 1987年作 桂林象鼻山
作者 吴冠中 尺寸 60×75cm 创作年代 1987年作
估价 6,000,000-8,000,000 成交价 RMB 10,580,000
出版
《品藏东方》P44-47 上海美术馆2012年第一版
签名:荼 八七;吴冠中 一九八七(背面)
展览
2012年 品藏东方——中国经典艺术展 上海美术馆 / 上海

来源
香港著名藏家杨永德先生直接购自于艺术家
亚洲 重要私人收藏
西泠印社2007年春拍 编号0065(封底作品)
亚洲 重要私人收藏(现藏者购得自上述拍卖)

说明
附吴冠中与作品合影
附作品来源及经过说明说
此作为香港著名收藏家杨永德先生旧藏。杨永德,香港著名实业家、收藏家、鉴赏家,被誉为爱国藏家之称号。祖籍广东鹤山,1921年出生于香港,少年时代曾在广州岭南中学读书,毕业后适值日寇侵华,遂返港而未能继续深造,回港后与父亲经营义和隆米业有限公司,经过艰苦创业,成长为香港商界巨子。他的收藏主要以书画、陶瓷为主,是中国最早收藏齐白石作品的收藏家之一。其陶瓷收藏更是自成体系,具有专业博物馆的收藏性质。

爬上桂林迭彩山,秀丽江山尽收眼底,看山前,看山后,层次分明,却亦朦胧。大山怀抱人家村落,藏鲜艳色块于黑压压的深谷中,景色宜人,风光入画。
——吴冠中

吴冠中一生都坚持着中西艺术融合的探索,尝试将油画和水墨画两种艺术语言相互融合,各取所长,创造出一种全新的视觉样式。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吴冠中专注于风景画的创作,他在法国留学期间掌握了欧洲写实油画的基本技巧,随后又在遍及大江南北的写生创作及多样化的艺术语言中寻找风景画的表现形式。至八十年代,吴冠中的风景画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期,他不再局限于写生,而是从写生中进行再创造,其技法也更加丰富,不再被不同艺术形式的边界所限制,作品中融合了写实油画的造型、印象派的色彩、现代艺术的形式构成,以及水墨画的意境与韵味,形成了一种介于具象与抽象、写实与写意之间的抒情主义画风。创作于1987年的《桂林象鼻山》即充分体现了这个阶段的创作成就,此幅以西方油画的绚丽色彩与水墨画的气韵意境诠释出全新的中国风景,是吴冠中进行“油画民族化”探索过程中的代表性作品。
桂林山水一向是吴冠中作品中的重要画题。桂林位于广西东北部,自古便是南通海域,北达中原的重镇,号称“西南会府”,其奇山秀水受到无数文人墨客的青睐。1972年年底,还在河北李村下放劳动中的吴冠中被批准短暂休假,遂携妻子去贵阳探望病中岳母。途经桂林时,曾停留一天一夜,冒着大雨在阳朔写生。吴冠中深为桂林美景所打动,他说:“爬上桂林迭彩山,秀丽江山尽收眼底,看山前,看山后,层次分明,却亦朦胧。大山怀抱人家村落,藏鲜艳色块于黑压压的深谷中,景色宜人,风光入画。”此后吴冠中数次踏足桂林,进行多次写生采风,不同角度、媒介和风格的桂林系列作品出现于画家不同时期的作品中。《桂林象鼻山》是吴冠中在八十年代重返桂林之后的写生作品,相比于七十年代的桂林画作,此作延续了早期的写实主义风格,但更强调类似于水墨画的笔墨韵味,在空间构成及笔触运用上也较之以前更加成熟。
象鼻山是桂林的标志性景点,位于桂林市中心的漓江与桃花江汇流处,山型因酷似一头巨象而得名。吴冠中一向倾心于描绘朴实无华的风景,这种地标式的旅游名胜在其作品中甚为少见,但吴冠中对于人尽皆知的景色也并不是如实再现,而是在写生基础上进行再创造。画面构图开阔辽远,层次分明,如明镜一般的水面上,波澜不惊,近景停泊着几只渔舟,渔舟上的人似乎正在小憩。象鼻山位于画面右侧中间位置,只露出局部,江水穿过山体上的圆洞,此情此景正合乎诗意:“水底有明月,水上明月浮。水流月不去,月去水还流。”象鼻山左后侧有山峦叠嶂,层层推远,山下植被茂密、村舍林立,江边有数只渔舟停靠。画家在此处将群山、村落和渔舟的意象嫁接入画面,对景物进行归纳、提炼和重组,突破了写生的限制,一方面丰富了画面的构图,使空间层次更深远,另一方面增加了人与环境的互动,使风景不再是古人的世外桃源,不再是文人画中拒人千里之外的清冷山水,而是“可游可居”,有着生活气息的真实人间。在色彩铺陈上,画面总体上运用了蓝、绿冷色调,以渲染出桂林山水的氤氲湿润的氛围,同色调的几座山峰分别以不同的笔触来进行区分。最前方的象鼻山以块面造型,阴影处以厚重的灰黑色块层层堆积,用刮刀在表面抹平以塑造出石块的坚硬光滑的质感,最后在厚重的颜料上画出一些不规则的短线条,以笔线的弯曲转折呈现出山体的结构特征,山体顶端覆盖着鲜艳的绿、黄色,繁茂的植物表现出了浓郁的春意。象鼻山后面的山峦以干涩的笔触和灰色调来描绘,远景的远山则运用了类似于水墨画的晕染方式。画家通过空间的巧妙布局、造型的轻重虚实、以及笔触、色调的变化,构建出生动的节奏感和韵律感,将油画的丰富细腻的色彩与文人画的意境结合了起来,赋予熟悉的风景一种陌生的美感,同时展现了深具中国文化精神的民族性与时代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