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3395 弘一 行书《华严经》集句七言联 立轴

行书《华严经》集句七言联
拍品信息
LOT号 3395 作品名称 弘一 行书《华严经》集句七言联 立轴
作者 弘一 尺寸 115×20cm×2 创作年代 --
估价 800,000-1,200,000 成交价 RMB --

【题识】大方广佛华严经偈颂集句,世主妙严品、初发心功德品,善了书。
【印文】龙音、佛肖形印
【释文】法身示现无真实,慈心普徧等虚空。

【来源】朵云轩2002年「刘质平藏弘一书法」专场。

【说明】拍品系弘一法师高足刘质平旧藏。裱背各钤有「刘质平」蓝印一方。

圆月天心—刘质平旧藏弘一行书《华严经》集句七言联
在中国近现代文化史上,弘一是无法绕过的一位大师。他是中国新文艺的先驱者,在绘画、戏剧、音乐、书法等诸项艺术领域中,均有极高造诣。
在时代风起云涌的革命浪潮中,出身名门、年轻时活跃于上流社会的李叔同也曾满怀热忱,对国家、社会、人生、艺术怀抱过热情的理想和赤诚的信念。他是同盟会会员,参加过进步文学团体“南社”,与他同时代的人们一样有着“抛头颅,洒热血”拯救旧中国的梦想。即使在出家后,舍弃长剑宝刀,不再激昂狂吼,也仍不忘时事,上马杀贼,下马学佛,高举起“念佛不忘救国,救国必须念佛”的旗帜。对于家国天下和黎民苍生的眷恋之情伴其终身。
无论是前期的李叔同,还是更名为弘一之后,他对于书法的追求是恒一的,用功最勤的。即使在出家掩藏所有才华的宝光后,仍然没有放弃在书艺道路上的精进,他的人生经历、道行修炼、外化为书法形式,从大刀阔斧到毕恭毕敬,走上正道明训之路。
众所周知,刘质平与弘一从民国初年起便忘年相交,用刘质平的话说“先师与余,名虽师生,情深父子”。李叔同曾资助刘东渡日本深造。李出家后,质平经常接济其生活费用。弘一法师逐年将其书法精品交质平保存。
叔同平生所学,以佛理传授丰子恺,以音乐传授刘质平。独刘质平因缘尤深,故刘氏得大师墨宝独多,且爱护备至。根据刘质平回忆,李叔同写字必须由其随侍左右,“先师所写字幅,每幅行数,每行字数,由余预先编排。”弘一出家修行时常有书信往来。“先师复函,常附墨宝二束,一命余结缘,一命余保存。二十余年来积品盈千,均由苏帮张云伯裱家装池,字箱十二口,用独面樟板制成,特辟一室保存。”据粗略统计,这批墨宝中,计有屏条10 堂、中堂10 轴、对联30 幅、横批3 条、尺页198 张。
为躲避战乱,刘质平辗转各地,不惜一切困难保全恩师笔墨,得以“精品保存至今,一件无缺”。关于弘一作品去向,西画作品出家前原送北平国立艺专保存;但民国十二年冬,刘质平至北平考察艺术教育时,已一帧无存了。出家后的作品多在与刘质平、夏丐尊、丰子恺的鸿雁往来中夹带,而尤以刘质平最多。弘一谢世后,质平从未停止过对先师的追缅,多次为恩师的作品举办展览,博得中外人士一致好评。1980年冬,北京法源寺举办“弘一大师诞生百周年书法金石音乐展”时,展出大件书法,多数出于刘氏藏品,由其子刘雪阳送京展出。刘质平生前,曾于上海、福州举办弘一大师书展多次,其中1946年福州的油印本《弘一大师遗墨展览会特刊》收录了刘质平所作<弘一大师的遗墨>与<弘一大师的史略>二文。
辑中作品包含了弘一书法的各个创作时期的代表作品,空间跨越浙江、福建等地。从中不难见到用笔结体,总体风格的差别与演变。亦记录了从人生自我生命的忧患心绪,进到超越自我的层面,产生对国家、民族的忧患意识,以实现宏扬艺术生命,兼济天下的社会理想,然后又回归到自我的“身心灵化”的人生递嬗轨迹。

弘一法师与弟子刘质平之间亦师亦友的关系历来为世人称颂,二人情同父子,弘一出家后的二十多年间,刘质平经常接济其生活费用。弘一法师还曾逐年将其书法精品交质平保存,计有屏条10幅、中堂10轴、对联30幅等。此作或为弘一书赠刘质平诵读修心之作,所书内容依旧是大师最擅长的《华严经》集联,当属其盛年代表之作。此时结字已由方正转向修长,笔笔谨严,点画锋芒,销熔净尽,偶有牵丝,亦丝毫不减整体沈静安详的气质。赵朴初曾言:「大师以书画名家而为出世高僧,复以翰墨因缘为弘法接引资粮,成熟有情,严净佛土,功巨利溥,泽润无疆,岂仅艺事超绝、笔精墨妙而已哉!」的确,弘一法师出家后一直将把书法作为弘法的方便。敬观斯作,或如面临碧潭秋水,平淡恬静、安洋冲和的气息沁入心底,胸次间烦恼渐涤殆尽;或如聆听这位由儒入佛的高僧从容不迫的谆谆开示,温婉恳切,质朴离俗,如春雨润物,不知不觉地入其境界。真有去瞋恼,生慈心之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