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3405 袁克文 1919年作 隶书节临《张迁碑》 四屏·隶书七言联(一堂) 立轴

隶书节临《张迁碑》 四屏·隶书七言联(一堂)
拍品信息
LOT号 3405 作品名称 袁克文 1919年作 隶书节临《张迁碑》 四屏·隶书七言联(一堂) 立轴
作者 袁克文 尺寸 对联125×32cm×2;四屏105×32cm×4 创作年代 1919年作
估价 800,000-1,000,000 成交价 RMB --

【题识】(四屏)君讳迁,字公方,陈留己吾人也。君之先出自有周,周宣王中兴,有张仲,以孝友为行,披览《诗·雅》,焕知其祖。高帝龙兴,有张良,善用筹策,在帷幕之内,决胜负千里之外,析珪于留。文景之间,有张释之,建忠弼之谟。帝游上林,问禽狩所有。苑令不对,更问啬夫,啬夫事对。于是进啬夫为令,令退为啬夫。释之议为不可:苑令有公卿之才,啬夫喋喋小吏,非社稷之重。上从言。孝武时,有张骞,广通风俗,开定畿寓,南苞八蛮,西羁六戎,北震五狄,东勤九夷。荒远既殡,各贡所有。张是辅汉,世载其德。爰既且于君,盖其繵縺。缵戎鸿绪,牧守相系,不殒高问。孝弟于家,中謇于朝。治京氏易,聪丽权略,艺于从政。少为郡吏,隐练职位,常在股肱。数为从事。己未夏五临《张迁表颂》,袁克文。
印文:寒云
(对联)自以红颜能骑射,未应黄发老渔樵。袁克文。
印文:袌存、寒云
【说明】Lot3404、3405为曹锟旧藏,由其家族后人友情提供。

寒云才高思奇,深得袁世凯喜欢,曾盛传袁世凯传位将传贤不传长。这让寒云的大哥袁克定衔恨于他。袁克定本是帝制的积极促成者,一心作着「太子梦」,甚而印制假《顺天时报》给袁世凯,以掩饰外界的民怨沸腾。帝制之前,寒云常常与名士文酒诗会于北海,克定暗中派遣人窥探动静,得到寒云《分明》诗中「绝怜高处多风雨,莫到琼楼最上层」呈给袁世凯,作为寒云反对父亲的证据,致使寒云一度被囚禁于北海。「唯摩挲宋板书籍、金石尊彝,消磨岁月」,本件即书于是时。寒云嗜收佳椠碑拓,精书学,本幅按碑文原大临写四屏,各字稳而不呆,动感强烈,动中求稳,稳中求变。神采奕然的体态特征在形体、笔画的避让、空间布白的处理、平正与险绝的错落中表现得淋漓尽致,看似简单,实则妙趣横生,有「险绝」后「复归平正」之感。足见临摹之谨笃矜重,非日后鬻书应酬者可比拟!

风流名士袁克文
袁克文有着中国、朝鲜两国的血统,其母金氏出身朝鲜贵族, 为朝鲜末代国王李熙赠予袁世凯。据袁克文自述记,其母将分娩之日,袁世凯假寐,忽梦见朝鲜国王以金炼锁引一大斑豹来赠, 袁受之系豹于堂下,食以果饵,豹忽断链,直窜入内室,袁世凯惊呼而醒,适生克文。金氏亦梦恍惚中一只巨兽猛投入怀,类豹也。故袁克文名文,字豹岑。袁世凯对此子钟爱有加。袁克文自幼博闻强识,才华出众,从江都方地山读书,其自述「六岁识字, 七岁读经史,十岁习文章,十有五学诗赋,十有八以荫生授法部员外郎」。他工于诗词,诗文「高超清旷、古艳不群」,有《洹上词》《寒云诗集》刊于世。还喜集联,得其师方地山(京津「联圣」)真传,制联妙造自然。好收藏,品类繁多,举凡铜、瓷、玉、石、书画、古籍、古钱、邮票,无不包罗其中。嗜京剧、昆曲, 常粉墨登场,为京城名票友。
在袁世凯诸子中,袁克文才华横溢,民国时曾随父居于北京中南海,据袁世凯之女、袁克文之妹袁静雪回忆:「他(袁克文) 小时候很顽皮,既没有正正经经地念过书,也没有正正经经地练过字。但是他极聪明,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所以他对于写字、填词、作诗、作文章,都有着比较好的成就。我父亲(袁世凯)对外的比较重要的信件,有的时候由他代笔。我们彰德老家的花园(养寿园)内的匾额、对联,就是我父亲让他撰拟和书写的。我父亲对他是比较偏爱的,有时候得到了好的古玩,总是叫了他来,当面‘赏’给他。有时候看到饭桌上有好菜,也经常叫他来同吃。」「大概是他担任前清法部秘书的时候(他一生只在政府机关中做过这么一回事),有一次,部里派他到东华门大街去会同验尸,由于他不愿意看见那尸体的难看样子,就用墨把他所戴的眼镜涂黑了,糊里糊涂地走了个过场就算交代了这个差事。」从家人的回忆中可对袁克文早年生活略有了解。袁克文始终保持着一种名士派头,所结交者也都是与他气味相投者,如方地山、董宾古、溥心畬、张大千、陈巨来、周瘦鹃、张丹斧、张学良、张伯驹、周叔弢等。他与名士易顺鼎、樊增祥时有诗词唱和, 为其兄袁克定所斥,因此易顺鼎戏称袁克文为「曹家的老二」(曹操儿子曹植),此说法在民国时期颇为人知。其父袁世凯筹办洪宪称帝之前,袁克文不以为然,曾作「乍著吴棉强自胜,古台荒槛一凭陵。波飞太液心无往,云起魔崖梦欲腾。偶向远林闻怨笛, 独临灵室转明灯。绝怜高处多风雨,莫到琼楼最上层」「小院西风送晚晴,嚣嚣恩怨未分明。南回寒雁掩孤月,东去骄凤黯九城。驹隙留身争一瞬,蛩声吹梦欲三更。山泉绕室知深浅,微念沧波感不平」二诗加以微讽,触怒其父,遭到软禁。袁世凯称帝失败病死后,袁克文「俯仰家国,不无私恫,于潦倒无俚中更以醇妇自晦,应属别有雅抱,固不同于一般的纨绔子弟」,加之其师方地山也是个风流不羁的才士,所以二人也更为耽于酒色,绝无避忌, 过着诗酒风流的名士生活。据与袁克文有交往的旗人唐鲁孙记「寒云一生不御西装,他说西装硬领领带是第一道箍,裤腰系上钉钉绊绊的皮带,前后又有四个口袋是第二道箍,脚穿革履底硬帮挺是第三道箍,加上肩不能抬,腿不能弯,脚穿带起来五花大绑简直是活受洋罪,哪有中国衣履舒适自如,所以他终身只穿袍子马褂, 尤其喜欢戴顶小帽头,还要钉个帽正,不是明珠、玭霞,就是宝石翡翠。他仪表俊迈,谈吐博雅,可是有时他在抑寒忿懥的时候, 会偶或露出鬻缯屠狗的风貌来,有人说那是他跟歩林屋同拜青帮头子张善亭为师的影响」。从时人回忆中可对其人窥见一斑。民国时期,袁克文与溥侗、张伯驹、张学良并称为「京城四少」, 又称「民国四公子」,江湖上亦有「南有杜月笙、黄金荣。北有津北帮主袁寒云」的说法。袁克文辗转居于北京、天津、上海等地, 与政界、报界、书画界、诗词界、文艺界、收藏界、帮会上层人物均有交往。
1931 年3 月,袁克文由于患猩红热,加之纵欲过渡最终不治病卒,《北洋画报》特发讣告「寒云主人潇洒风流,驰誉当世。尤工词章书法,得其寸楮者,视若拱璧。好交游,朋侣满天下, 亦本报老友之一。体素健,初不多病,而竟以急症,于廿二日晚病故津寓。从此艺林名宿,又少一人,弥足悼已」 ,袁克文死后, 萧条之极,仅有一棺附身,最终由政客潘馨航出面料理后事,袁克文的大徒弟杨子祥按着帮(青帮)里的「规矩」,给他披麻戴孝, 主持一切,据称给他穿孝的徒子徒孙,一共不下4000 人。京津沪各地均有纪念活动,灵堂之内挽联多到无法悬挂,其中梁众异的挽联「穷巷鲁主家, 游侠声明动三府。高门魏无忌,饮醇心事入重泉」,陈诵洛挽之云「家国一凄然,谁是魏公子醇酒妇人以死?文章余事耳,亦有李谪仙宝刀骏马之风」,黄峙青作挽诗云「风流不作帝王子,更比陈思胜一筹」,此亦为袁克文风流名士的一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自古以来,能以天赋称雄于世的书家甚少,一些书家往往由于缺少写字天分,而只能退居二流。袁克文却偏偏具备了这项才能。袁克文为一代风流才子,缺乏政治头脑,被其父袁世凯讥之为「假名士」,但他擅长诗、词、制联,富收藏,工于书法,郑逸梅评其「华赡流丽,别具资妙,既能作擘窠书,又能作簪花格」。据时人回忆袁克文写对联时使人悬空抻纸,用笔力透纸背,而纸不损,还可仰卧烟榻之上一手持笔,一手持纸,凭空书写,字体娟秀而无欹斜疏懈之病,他曾为军阀张宗昌书写一个极大的「中堂」,由于尺寸过大,就把纸铺在上海两宜里的弄堂里,赤足, 提着最大号的抓笔书写,可谓非常之人有非常之能。袁克文不仅善书,还精谙书法流变之历史。在致友人徐半梦的信中,他道出了自己对书法的真知灼见,袁克文认为「书法始于篆书,学书者必以篆始」,篆书体划整肃,行自谨严,学习篆书可以避免弱、俗、荒、斜的弊端,之后再学习隶书,要取法西汉碑版,东汉之后的隶书多崇尚侧媚,古意也不如西汉。同期,还可以兼习章草, 体会草书纵横转折的体势。在学习楷书上,应当宗法六朝碑版, 以篆书之骨力和隶书之姿态来完善楷法。此外他指出前人法帖, 均为勾摹而成,已经失去了原帖的神髓,所以不如放弃摹刻的法帖,对于唐代的楷书,则「流览可耳」,至于宋元人书法,则「日趋婉媚,以锋芒胜,不宜入石,墨本犹有可观者」,明人书法「侧露益甚,间坠妖鄙」,清人书法,「困于括帖,不可超拔」。于清代书家,他独标榜何绍基书法,认为何氏乃「夺篆隶真魄力」「窥古人之堂奥」。可见袁克文之书学主张。对于时人书法,他还曾撰《篆圣丹翁》一文,其中有「今之书家,学篆籀者多矣,而能真得古人之旨趣者盖寡,或描头画脚,或忸怩作态,则去古益远。在老辈中,惟昌硕丈,以独(猎)碣为本,而纵横过之,而变化之, 能深得古人之真髓者,一人而已」「予作篆籀,尚拘守新象,而丹翁则超超于象外矣。俗眼皆谓予为工,而不知其荒率者,难于工者百倍犹未止也。工者循象迹求,犹易以工力为也;率者神而明之不在方寸之间,无工力不成,无天才亦不成,岂凡夫俗子能梦见者哉」。由于袁克文精于各体书法,又出手阔绰,常入不敷出,故由方地山、宣古愚代订润格,小引云「寒云主人好古知书, 深得三代汉魏之神髓。主人愈穷而书愈工,泛游江海,求书者不暇应,爰为拟定书例」。
从书法风格上看,袁克文书法以篆书及行楷书最为世人所称道,他的篆书师法《泰山刻石》《峄山刻石》《琅琊台刻石》诸碑, 并参考近人何绍基、吴昌硕等人篆法。而且袁克文既能书大气磅礡的古籀文,还能作笔力劲挺的玉箸篆,他曾为天津藏书家周叔弢书写过一副十四言篆书对联,结体匀称质朴,堪称佳作。袁克文篆书面目多样,令人拍案叫绝。他的行楷则标榜六朝,受何绍基影响,用笔气象浑穆,有势不可挡之势,并能兼作蝇头小楷, 字体清秀,生机盎然。袁克文书法格调高古,气势宏大,浑厚而不失灵动,苍劲而存雅俊,善采同时代书家之长,将何绍基、吴昌硕等人书法特点巧加借鉴,化为己出,堪称一代书坛奇才。对于篆刻,袁克文虽未有涉猎的记录,但他对篆法应有一定的研究, 台湾学者王北岳曾撰《错字》一文记,「民十余年钱崖号瘦铁继起, 治印效法缶庐,郑大鹤奖誉有加,为订润例,誉为江南三铁。实则已逊于前者不少。钱尝治一印以谒克文,袁见而漫应不赞,至其辞去,则告人曰:‘此印将克字刻为充,不识篆者,安能治印?为我更名,不骂亦客气耳!篆书实不同而易淆,故治印用篆不可不慎」。从中亦可看出袁克文的文字学功夫。
对于袁克文书法,今人仅视为名士书法加以研究,而忽略了其书法中所传递出的家学渊源和时代风貌,他的书法很大程度地对清末民初书坛的风格加以总结和延伸,并利用自身之地位和交友圈完成了个人书风的变革,这些成就的获得不仅仅源于其所学, 同时还得益于他所生活的时代和文化氛围。因此,袁克文书法可视为清末民初变革时期一种风格,这种风格展现出特殊历史时期的文人名士生活情趣和好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