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3437 谢稚柳 1959年作 峨眉金顶 立轴

峨眉金顶
拍品信息
LOT号 3437 作品名称 谢稚柳 1959年作 峨眉金顶 立轴
作者 谢稚柳 尺寸 105.5×46.5cm 创作年代 1959年作
估价 2,800,000-3,200,000 成交价 RMB --
【出版】
1.《近现代中国画名家—谢稚柳》第80页,上海书画出版社,2006年。
2.《苦乐斋藏画选—近现代中国画》(上卷),第125页,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10年。
【题识】峨眉金顶。一九五九年五月,写于上海。谢稚柳并记。
【印文】谢稚、稚柳、定定馆、镢边暗
【鉴藏印】陈清华印
【说明】陈清华(1894-1978),湖南祁阳人。曾任中国银行、中央银行总稽核。公余喜藏书,尤嗜宋元古本。以万金获宋版《荀子》,遂颜书斋为「荀斋」,一时传为佳话。藏书珍贵者大都入藏北京图书馆。

谢稚柳 1910-1997
原名稚,字稚柳,后以字行,晚号壮暮翁,斋名鱼饮溪堂、杜斋、烟江楼、苦篁斋。江苏常州人。擅长书法及古书画的鉴定。初与张珩(张葱玉)齐名,世有「北张南谢」之说。历任上海市文物保护委员会编纂、副主任、上海市博物馆顾问、中国美协理事、上海分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上海分会副主席、国家文物局全国古代书画鉴定小组组长、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等。

轻烟苍翠写远山 清音流水洗客心
谢稚柳与峨眉的情缘亦属偶然
1939年谢稚柳曾游峨眉,登金顶,但并无相关创作记录。而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中期,谢稚柳西安个展并与张伯驹离别后,再次游峨眉激起了其强烈的创作欲望。
彼时谢氏本想从西安乘火车到宝鸡,再从宝鸡乘飞机回重庆。可因山洪暴发,宝鸡机场泥泞,只能改乘汽车向四川进发。到了成都之后,他认为入蜀不到峨眉,正如到了黄山不上天都峰鲫鱼背,会成为他艺术生涯的遗憾。入蜀西游不易,就这样改变了他立即回上海的打算,从成都南下,再次观赏中国的名山——峨眉。
经记载,谢氏沿途游经报国寺、伏虎寺、清音阁、白龙江、红椿坪、九老洞、洗象池,最后经接引殿到达金顶。金顶上太阳在云海中奔涌,佛光倒映在云海上,秀丽的峨眉,无比壮观,此时但峨眉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离开峨眉,谢氏转回重庆,告别四川,回到上海。蜀中山水,皆成为他画笔的灵感和素材,也成为他后来系列峨眉山景创作的艺术源泉。这在1946年谢氏回上海后举办但展览中便可知一二。该展览前言曾载:蜀道迟徊,春秋八易...初自放于丘壑,剑阁峥嵘,峨眉横绝...平生行屐,将无假宠丹青...在展出但作品中,与峨眉相关但作品就有:《峨眉金顶》、《峨眉太平》、《峨眉清音阁》、《峨眉九老洞至遇仙寺道中》等作品,后又在1948年又载7月作《峨眉金顶图》.
之所以说1945年的峨眉之行对谢氏影响深远,一是因为他在之前刚刚完成了敦煌之行;二是他与张伯驹相识,受邀观其藏品,使他看到了展子虔《游春图》、王诜《渔村小雪图》等作品,激发了其研习和创作等灵感。这是一次有准备的创作之旅,也是未来积极总结的一次写生之旅。正因为如此,关于峨眉金顶的创作,也是谢氏不断尝试新的艺术语言和相对较为称意的作品之一。在他的整个艺术生涯屡见精品。而在诸多同题材作品中,谢氏在其五十大寿创作的《峨眉金顶》,可为同题材之翘楚,或许是知天命之年对以往艺术的总结,或许是生日之时表达心中的喜悦,再次将心中的峨眉进行描绘,将复杂的情感融入其中,表露心声。
此时作者正值壮年,创作精力旺盛,艺术经验渐趋成熟。在游历上不仅去过敦煌、重庆、成都等祖国大山大河,在理论研究上更是出版过《石窟叙录》、《敦煌艺术叙录概述》,与张伯驹相识并目睹录众多收藏等。因此在艺术创作上更是游刃有余,笔从心出,能够更精准等表达自己等艺术理想。与同题材比较,此幅峨眉金顶较之前的创作,整体表达更为俊逸、完整,与之后山水中的大小斧劈皴比较又含蓄、文雅,是谢氏艺术探索发展阶段的难得代表。
画中用云彩隔断山体,形成的多段式样的形式化语言,回归到早期中国画构图语言的滥觞。综合了左侧的竖向要素与右侧的横向要素,形成一个山谷的景致。从这一点上看,谢氏仍保持着高古的格调从未改变。山体的迭加,又参考了荆浩关于山体构架的安排,连绵重迭的山形构成了一格连续统一空间的幻觉;平行垂直的皴法,塑造出简单山体纵深和立体感。树木从前之后的缩小体现出画面的纵深,隐匿了轮廓线和部分繁头山顶的处理,又让人看到了巨然的笔法;而整个画面所体现出来的氤氲气氛又无不体现出郭熙的影响。可见这是谢氏融合了南北宗山水笔墨之妙,是其融汇贯通而自成新意之作,亦不忘将其客居四川经历,游历峨眉的感受融入画中。
在谢稚柳的艺术生涯中,他致力最多的是山水画。他在三十岁前后突发了对于山水画的兴趣,一开始就取法乎上从北宋入手,先是倾心于巨然的江南画派,同时又致力于范宽、李成等北方等大山大水,笔法精谨,气象雄伟。谢稚柳在艺术主张上相对独立而坚定。在他生活的时代,没有像同时期画界上其他人一样,将石涛、朱耷等作为反正统等主将,反而坚持自己的追求和艺术理想。本幅《峨眉金顶》即是艺术创作的集大成者,也是其艺术创作走向成熟的重要转折,是研究谢氏艺术不可或缺的重要绘画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