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3500 张大千 1975年作 芍药图 镜心

芍药图
拍品信息
LOT号 3500 作品名称 张大千 1975年作 芍药图 镜心
作者 张大千 尺寸 44.5×109cm 创作年代 1975年作
估价 600,000-800,000 成交价 RMB --
【出版】《张大千作品选集》第98页,台湾历史博物馆,1976年5月。
【题识】
1.爰翁自写小园芍药,离绪不任矣,乙卯四月将望。
2.六十五年五月,应兆仁兄、德明夫人俪教,蜀郡张大千爰,年七十有八。
【印文】张爰印、张爰之印、蜀郡、大千居士、张爰之印、三千大千、乙卯
【说明】上款「应兆仁兄、德明夫人」为一九五六年筹备创建铭传大学的包德明博士与李应兆博士伉俪,五七年奉准设校并由包德明担任校长,原名为「铭传女子商业专科学校」,为台湾最早设立之女子商业最高学府,在台湾地区有着深远的影响。

自古以来,芍药都是文人墨客喜爱描绘的对象,张大千也不列外。他笔下的芍药娇艳欲滴、含羞带情,犹如仪态万方、婉转清彻款款走来的女子,让人耳目一新,心生爱怜。
1975年,也正是张大千举家从美国环荜庵移居台北之时,虽到台北,但仍思念故国故园和旧友,曾作有多幅芍药题材的画作传世。此幅《芍药》作于1975年,为其晚年写意花卉精品。此画中绘三株红芍药,居画面中心位置的是两株盛开的芍药,以淡色湿笔晕涂出芍药枝叶,而后分别以重墨勾勒叶筋和叶脉,干笔重色中极富生机,花蕊点睛细致,花瓣结构妥当,位于画面一侧的是一小株含苞待放的芍药花苞,与画面主体位置的芍药形成构图形式上的互动。全画设色浓而不烈,勾勒挺劲流畅,整体上展现出淡雅素洁的芍药品性,属张大千晚年芍药题材绘画典范之作。
此作中上款人「应兆仁兄、德明夫人」即为一九五六年筹备创建铭传大学的包德明博士与李应兆博士伉俪,五七年奉准设校并由包德明担任校长,原名为「铭传女子商业专科学校」,为台湾最早设立之女子商业最高学府,在台湾地区有着深远的影响。张大千晚年居台期间,与各界名流皆有交往,往往借手中笔墨遣兴抒怀,此作即为大千这一阶段生活经历之见证。

碎金集记
名家雅趣
夫「碎金」者,出《世说》也。司马遽崩,谢安议谥简文;众客环坐,桓温赞以「碎金」。自是遂目简洁精美之短什,犹珍贵灿然之块金,而代不乏人,至有清为盛,前有周德恭方之杏林,著作《医学碎金》;又见谢元淮拟以乐曲,编次《碎金词谱》;后来祁寯藻模乎彭城,述得《世说碎金》,此皆其类也。至于现代,先是东瀛刊行《苦铁碎金》,汲汲以求,遴选缶翁稀见之遗;旋有商务印成《碎金文丛》,孜孜以备,搜罗各家小品之文;复见港埠径名《碎金之集》,矻矻以索,力征诸老散逸之笔。如是种种,洋洋大观,是本辑之承传有自矣。至于许「碎金」之名,副完璧之妙,既荟萃吴齐椽墨,使臻其韶,复合集潘张佳楮,便逞夭夭,则尤见其心力而知其绸缪也。请为分说之。
百载艺苑,缶老开其风气,沾溉者万;两朝丹青,濒生总其流涓,宗师者繁。当是时,吴俊以一己之力,独领风骚,主盟艺坛数十春秋,四方眷眷,域内每颂宗伯,日人拳拳,海外还称巨擘。其所作也,诗书画印,金石其骨,慨慨然挽清季颓风于既倒,文士其气,嚯嚯乎开民初新貌于方生。辑中若《明珠作花翡翠叶》及《花香四时》两帧,皆其得意,率发啜英咀华之胜,总括刓金刻石之功。前者以赠扶桑有邻馆之藤井善助(1873-1943),绘拳石崚嶒,水墨浓淡其下,而水仙婀娜,绿黄氤氲其间,颇寓神仙之乐,并期情谊之坚。又《花香四时》,合兰荷苋梅数枝吉卉,征春夏秋冬四时佳候。其中兰叶葳蕤以垂,香远益清;荷瓣玲珑以列,圆转相擎;又有冰魄寒香,两尺而横逸斜出,来雁红苋,一茎亦纷披反伏。兼题「尚无衰态」,窥其颇有自矜。
湘潭白屋齐璜继踵吴缶而持大纛,吴齐并称,总是那一时瑜亮,璜缶方驾,哪管他二手皮毛。齐氏出身匠人,审美更接地气,方登大雅,意象独称秘笈。若《独酌》《富贵寿考》《荷花鸳鸯》之属,尤见匠心。《独酌》绘其精擅之闸蟹、酒瓮、酒壶、盘盏,酒瓮之花青与闸蟹之赭赤正相映发,杯盏之淡泊与系藤之浓浊复见比差。所篆「独酌」言外见意,仿佛入尘儒教;再题新句字里抒情,参差出世道家。依违其意,陶谢之间,无非田园山水之殊途;道儒之外,只是世情文章之谬差。《富贵寿考》写绶带凌空,冠羽尾翎将敛却绽,牡丹承露,媚语笑靥欲语还遮;而叶之色墨向背、阴晴翕张,莫不历历分明,如歌琴瑟在御。又《荷花鸳鸯》,横写荷叶擎盖,花叶无心而捉对;水面漾波,鸳鸯有意而成双。
又若木居士《婴戏图》《不倒翁》之类,则虽另逞机锋,而同归天趣。《婴戏图》绘老者弄孙,张臂怀抱之中;婴童娱祖,倒立葫芦之上。而须发如雪,蓝袍方磔,更添老叟稚气;襟褙见朱,黄瓠圆转,益见稚子童心。《不倒翁》别陈劝诫之箴,痛砭时病;再致讽喻之意,严轨世风。画中不倒翁乌纱下压额角,示其庸碌;白眼上翻眉尖,表其颟顸。又白扇空空,有一片圆滑,似乎腹内原来草莽;墨座溜溜,无半点棱角,只是心中一味媚上。
至徽州黄质,挟不世出之姿,与安吉吴缶、湘潭齐璜三分天下而有其一。黄氏浸淫宋元,以山水名家,下笔凡有来处,锱铢必较,落墨尤多窍门,疏密有学。又壮岁体勤,游行宇内,犹见烟霞明灭、雨雪晴霁,暮年眼障,出入环中,更兼山水浑厚、草木华滋。而其花鸟不轻作,作则格调古雅,远迈时流,辑中录其己丑绘赠秦更年《三清图》,集驿使、凌波并薮春,而以篆籀之法写出。驿使虬曲,新花疏发于枝胁;波仙妖娆,翠叶徙倚乎梅根。又玲珑两色,绽红于填黄之间;山茶更张,吐蕊于含苞之侧,若手挥五弦而目送归鸿。
越数十年,宁海潘天寿风姿卓荦,徘徊艺坛而掌大纛。潘授早岁获吴缶指授,奋出蓝之禀赋而力窥堂奥,秉复兴之夙愿而亲传衣钵,得与吴齐黄力侔,号为现代四大家。潘氏以山水享誉,并以其法写花鸟,造险与破险一炉,指墨与笔墨兼擅,常萦岳峙渊渟之风,兼具山崩麋兴之致。《美人蕉》以指绘一茎美人蕉排空而出,蕉叶开张,恍惚有清风拂面,奇石兀立,悠然见空谷幽兰。《幽石双禽》亦出指绘,双禽向背,浓墨涂刷,或闭目团身假寐,或凝神缩颈待发;兰石坚韧,淡赭副合,或错节张叶自赏,或带险挟锋磔立,各逞其妙。
四家而外,流脉纷纷,曰海上,曰京津,备极一时之藩盛,曰金陵,曰岭南,寝成百年之璀璨。当是时也,阳羡徐悲鸿、吴中吴湖帆、内江张大千、梅州林风眠、新喻傅抱石、彭城李可染、嘉定陆俨少、博陵梁黄胄诸人,皆一时俊杰,翕然纷出,逐鹿于九州内外,竞艳于百年后先。博洽中西者,悲鸿并寓忧国之忱于纸上,许骏马以驰驱;风眠则缀兴艺之愿于笔端,托仕女以悯虑。通变古今者,张季爰挟天资之独厚,炼石补天,夸造物之神奇,泼彩象化;傅抱石则食上古之衣冠,发为幽情,革传统之皴锋,破得奇势。他如吴万之金碧,满纸烟云煊赫;李二之朱磦,一片丹心痴诚;陆骥之云水,跌宕缭绕;黄胄之驴女,刚健朴妙,皆百年不遇之绝唱,现代无韵之离骚。
是本辑之编次,准于再现艺坛百年风貌于万一之旨,而其遴选,则由乎发抒性灵妙造天然之准,故辑中凡多无心敷衍之什、随意点染之章,慧眼独具之识者,当能体贴此心,则曷胜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