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3524 徐悲鸿 剑兰图 镜心

剑兰图
拍品信息
LOT号 3524 作品名称 徐悲鸿 剑兰图 镜心
作者 徐悲鸿 尺寸 69.3×34.5cm 创作年代 --
估价 1,800,000-2,200,000 成交价 RMB --
【出版】
1.《徐悲鸿作品集(续一)》第33页,文物出版社,2009年。
2.《荣宝斋近现代书画名家珍品》第156页,荣宝斋,2010年。
【题识】济群女士粲正,悲鸿。
【印文】悲鸿


【说明】
1.上款「济群」女士为刘济群,舒新城先生的夫人。舒新城(1893-1960)为徐悲鸿的好朋友,1930年起,任中华书局编辑所所长,主编《辞海》。
2.本拍卖标的为重要机构委托,相关资讯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

徐悲鸿在国画方面的造诣很深厚,是国画创新的艺术实践者,在继承传统绘画的基础上把欧洲古典现实主义的技法融入到国画创作中,创制了富有新意的画法,剑兰,有香气,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可防疫驱邪的灵草,与兰花、水仙、菊花并称为「花草四雅」。其花语是信仰者的幸福/仰慕的信。徐悲鸿绘制此帧菖蒲花有其特殊的馈赠意义!
《剑兰图》展现徐悲鸿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艺术才能。先用传统的白描手法勾出菖蒲花优美的型态,配合近代西方美学之色彩、明暗对比以加强画面之立体感,构图清雅,甚有昔日中国文人画之风味。徐悲鸿较少画花卉,此幅鲜见的《剑兰图》不但散发着浓浓的文人气息,也见证了徐氏和舒新城家族的友谊。

尽精微致广大
徐悲鸿小辑
徐悲鸿,作为二十世纪一位不可回避的艺术大师,他短暂的一生不足一甲子,但他辉煌的艺术生命却穿越了时空。时至今日,沿着徐悲鸿先生旧日的足迹去探录那段业已尘封的岁月,我们还在为他中西调和的绘画实验所震撼,为他墨笔挥就的奔马而激昂,为他诗画酬唱中流露出来的精彩世界而振奋,为他毕生致力于美术教育事业的努力所感动。
北京保利拍卖成立16年来,为弘扬徐悲鸿艺术做了大量铺垫工作。从2006年的「冯法祀作品鉴藏展暨徐悲鸿师生作品鉴藏展」,2009年的「春之歌—世纪悲鸿作品收藏大展」,再到2018年的「百年教育百年悲鸿—徐悲鸿作品珍藏大展」,保利为徐悲鸿作品举办了一系列的学术研讨会与收藏回顾展;同时保利还整合民间遗珍,出版了三部徐悲鸿作品专辑,在业内引起了广泛关注;加之全球范围巡展的推广,可以说保利拍卖对于近年来徐悲鸿艺术的推广起到了极大的作用。徐悲鸿作品也因而在市场上倍受关注,价位一路攀升。《珍妮小姐》、《春山十骏》等重要作品都在保利拍出,特别是2011年保利秋拍中,徐悲鸿《九州岛无事乐耕耘》以2.668亿元人民币成交,刷新其作品拍卖成交价世界纪录,让众多收藏家为之振奋,也让更多的潜在藏家更加信任保利。
此次2021年秋拍徐悲鸿板块保持以往的高水平,将为藏家展现数件精品佳作,包括《飞天双骏》、《四吉图》《榕树双牛》、《奔马》和《剑兰图》。徐悲鸿先生笔下的奔马早已家喻户晓,成为近代中国画的一种象征符号。1944年,表演艺术家白杨,这位被誉为当时中国话剧界的「四大名旦」之一的艺术宠儿,与导演张骏祥(笔名袁骏)结婚,悲鸿先生扶病挥毫创作了这幅奔腾骁勇、灵光四射的《飞天双骏》作为佳期贺礼。此作不仅造型精准、笔墨淋漓风雷驰骋,更有一种精神抖擞、豪气勃发的意态喻托这对艺苑佳偶的美好前程,是悲鸿奔马作品中难得的铭心绝品。白杨女士珍藏此作三十余年,文革结束之后,转赠给另一位著名艺术家。悲鸿妙迹,经两代艺苑名宿递藏,自是一段佳话。
在徐悲鸿的动物画中,竹与鸡是一个常见且有趣的组合,关于这一组合的缘起,徐悲鸿曾经在新民报晚刊发表文章称:「竹用以象征正直,鸡能报晓,所谓‘雄鸡一声天下白’。合起来在中国老套说做‘竹报平安’」。此幅《平安大吉》作于1943年春天,抗日战争仍在进行,战火继续弥漫,这个时期徐悲鸿尤其喜欢这一题材,一方面是表达对于国家危亡时内心的不屈信念,一方面也是对于世事平安的渴望。
本幅《榕树双牛》为香港罗桂祥博士旧藏。明显将焦点置于几近占据全画面之参天巨树,粗干虬枝,姿如龙盘虎踞,层层绿叶,郁郁苍苍,密聚遮天;树影婆娑下,两只牛在吃草,画面一片恬淡闲适,或亦画家在桂时心情之反映。在整幅的画面上,双牛仅高逾寸,与巨树比例差异悬殊,益显古木气势恢宏,大自然不朽之生命力,洋溢满纸。《奔马》徐悲鸿写骏马作侧身疾驰,昂首向上,奋蹄如飞,意气风发,使人有为之振奋之感。在西方写实主义的基础之上,徐悲鸿对奔马的形象,做了艺术的加工:缩短颈部、拉伸躯干,更能体现出马匹奔跑状态下的动感;伸长的马腿,则使之更为舒展,更富于视觉观赏效果。骏马足下配以疾风掠过的秋草,营造出骏马迎风奔驰之场景。画家纯以水墨之功,表现奔马的力量感,非常浑厚,是画家充分发挥中国水墨写意画法的笔墨效果,又融进了西方绘画的体面、明暗、结构的造型方法的典型力作。
《剑兰图》展现徐悲鸿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艺术才能。先用传统的白描手法勾出菖蒲花优美的型态,配合近代西方美学之色彩、明暗对比以加强画面之立体感,构图清雅,甚有昔日中国文人画之风味。徐悲鸿较少画花卉,此幅鲜见的《剑兰图》不但散发着浓浓的文人气息,也见证了徐氏和舒新城家族的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