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527 朱国祯 小价帖 镜心

小价帖
拍品信息
LOT号 1527 作品名称 朱国祯 小价帖 镜心
作者 朱国祯 尺寸 22.5×78cm 创作年代 --
估价 无底价 成交价 RMB 1,242,000

题识:小价归草率了数行奉达,其衰惫之状,一览便见,盖废病余生,黾勉仕涂,人事既多,兼之盈旬之中,鸡鸣而起者不啻六七次,阙门之出入甚遥,朝讲之站立最苦,追思小庄土窟中游□卒岁,真如平地神仙矣。小儿荷厚爱,时时过从,有家书至,生得一女,老亲翁不弃,即遣虞百空来订恭喜前期,必添令郎矣。抑即为令孙下聘。在寒门则攀之不及,在平日则口之有素,更有何疑,十月廿二日,蔡五老南行,分付小儿一一惟命,其亦天作之合,百世赖之矣。至仆也有太过,初次蒙恩,至今惭愧,再则辞免,于心稍安,不半月而皇子诞生,弥天喜气,圣上亲出告,在事匆匆已作一书奉候,将发俟襟湖家兄到南,付小儿投上适闰月朔日陈使到接尊教,语意郑重,倍为感切,杜公虽陞新太公祖处已倦倦,以乔梓为言而令郎考事尤切,即前新司理处亦汝之差,以此报厚意之万一耳,小孙女已悉之前楮中,虞丈作媒,今成实际矣。仆老衰日甚,近日腰膂作楚,或时痛不可忍,此血耗使然,无药可医,黄扉一片地,其日之久近,总有命存乎其间,目下太庙大事陞赏,则不佞又当从众赧颜以拜矣,凡骤至之福,居之实难,不佞虽谨之又谨,抑之又抑,不敢以衮玉为华,却外观亲已侈,传声太过,负命之羞,其何能免,兼之众有处堂之安,喑集伏戎之釁,凡一切大计大势瞀瞀,朝三暮四,我四彼三,谁与适主,虽假此官,亦无甚趣,则实事实话也。历年厚意,未报万一,少仪见乞子酸秀才模样,一笑内之。荷荷。祯顿首。
钤印:手启
说明:Lot1515-1527为同一藏家旧藏。

朱国祯(1558-1632) ,字文宇,号平涵,又号叫庵居士、守愚子。明万历十六年(1588)举人,十七年进士,累官国子监祭酒,天启元年(1621),提升礼部右侍郎,中途请告归,未上任。天启三年拜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后改文渊阁大学士,累加少保兼太子太保。四年(1624)春晋户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总裁《国史实录》,不久加少傅兼太子太保。朱国祯继辅叶向高、高爌之后担任内阁首辅,后为魏忠贤党羽排挤而去。崇祯五年卒,年76岁,赠太傅,谥文肃。著作有《明史概》一百四十二卷,《皇明纪传》三十卷,《大政记》三十六卷,《涌幢小品》三十二卷。

朱国祯此札洋洋数百言,对好友诉说个人心境,所谓“实事实话”也。信中讲到皇子诞生,或指天启帝三子朱慈炅诞生事,事在天启五年(1625年),则此信当写于天启五年之后。
“小价”即仆人之意,可知朱国祯此札由家仆送去,内中言及儿女亲事之外,主要讲到自己处境的“衰惫”,正好与仕途上的煊赫形成强烈的反差。朱国祯以天启四年春晋升为户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不久又加少傅兼太子太保,尤其在首辅叶向高辞归之后,他又担任了内阁首辅之职,可以说是人臣之极地,尊崇无以复加了。但是他在信中却说自己是“盈旬之中,鸡鸣而起者不啻六七次,阙门之出入甚遥,朝讲之站立最苦”,真实的境况似乎颇为不堪。对于朝廷不断的加官进爵,他也始终感觉惭愧和忧虑,所谓“谨之又谨,抑之又抑,不敢以衮玉为华,却外观已侈,传声太过,负命之羞,其何能免?”其实这一切并非无因,朱国祯当政之时,正值魏忠贤权势熏天、不可一世之际。首辅叶向高与忠贤不合,多次辞官隐退,最终去职,这之后不久,继任者朱国祯变成了众矢之的,所以他被魏党弹劾,也不得不连上三疏,称病告归。信中说:众有处堂之安,喑集伏戎之釁。是他对朝局的真实判断。
朱国祯立朝刚正,不与奸臣同流,在官期间心忧国事,退居乡间后著述颇多,为后人留下了丰富而详实的史料。他有《自述行略》一文,记载自己的生平遭际,其中谈到晚年朝讲、面圣、加官以及受魏忠贤排挤之事,心境与此札所说略同。他说:“追思一代寒儒,侥幸一第,位至三公。上无以报圣主,下无以报父母,时不我遇,志不我行,命也,可若何?”
朱氏信札传世颇为罕见,历年拍场仅见其信札两通,周庆云旧藏,金蓉镜、吴士鉴、朱祖谋、徐定戡等人题跋。书风与此札一致,且其中一通引首处亦钤“手启”一印。他的书法简净遒劲,也极富个人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