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0165 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真经一卷附北斗长生聪明密呪一卷太上灵宝天尊说禳灾度厄真经一卷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一卷附玄帝百字圣号一卷太上说平安鼌经一卷太上正一天尊说镇宅消灾龙虎妙经一卷(明初最原始的保存状态)

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真经一卷附北斗长生聪明密呪一卷太上灵宝天尊说禳灾度厄真经一卷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一卷附玄帝百字圣号一卷太上说平安鼌经一卷太上正一天尊说镇宅消灾龙虎妙经一卷(明初最原始的保存状态)
拍品信息
LOT号 0165 作品名称 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真经一卷附北斗长生聪明密呪一卷太上灵宝天尊说禳灾度厄真经一卷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一卷附玄帝百字圣号一卷太上说平安鼌经一卷太上正一天尊说镇宅消灾龙虎妙经一卷(明初最原始的保存状态)
作者 -- 尺寸 32×59cm 创作年代 --
估价 80,000-85,000 成交价 RMB 184,000


明宣德元年(1426)刻本

散叶装全附原装涂漆皮革木桶 1册21纸 白皮纸

提要:此经内收七种道教经典,以《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真经》最为重要,简称简称《北斗经》,是道教斋醮科仪“顺星拜太岁”的必诵经书。以其无千字文编号,且刻有圈点,当为单刻经。上下内细外粗界栏,左细右粗单栏,右侧耳子刻《北斗经相》或《北斗》等经叶次。共二十纸,前十八纸大致等长,板框长55.6厘米,宽23厘米,廿五行,十五字。第十九纸45.8厘米,宽22.8厘米,二十行。尾第二十纸,框长24.8厘米,宽23.1厘米,文字五行。

卷首刻《太上老君说法图》,头戴朝天冠,脚穿云履,身着斜领袍,腰束帛带,衣袍及襟边上饰有龙、日、月、星、山、华虫、宗彝、水藻、火、粉米、黼、黻十二章纹,象征着天尊文武兼备,处事英明果断,光明普照大地,恩泽施惠于四方。手持阴阳扇,象征三生万物。双腿盘合,端坐于三层番莲纹的须弥座上。身后火焰背光。左右各一真人;背后各一女真,手持幡盖。左侧有十一真人侍立一旁。前方北斗神君跪于四周八卦饰纹地毯上,聆听教诲。四周云雾缭绕,犹如太清仙境。场面恢弘,布局缜密而井然有序,层次分明,刻画精细而不失古朴。神情栩栩如生,线条流畅,刀法精湛,是一幅不可多得的早期道教版画杰作。框长45.3厘米,高23厘米。版画长31.7厘米,隔栏刻盘龙碑式刊记五行,末署“宣德元年二月初三日施”。
相传太上老君以汉永寿元年(155)正月七日分身下降凡间,来到了成都府(原祖天师立二十四治,应老君升座玉局于此称玉局治),顿时间天地肃清,万神拥护,地神从地底涌出一座玉局宝座恭迎老君圣驾。于是,老君升座玉局,为祖天师北斗宣说《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经》诀——即此扉画所绘场景。
末附佑圣真武灵应真君像,绘刻俱精,神情饱满,宛如真身现世,亦明初版画之精品。附皮革装饰竹筒,疑为原来装藏所用之具,弥足珍贵。
《中国古籍善本总目》P1145。著录:“明宣德元年本,五行十五字,上下双边。”全国仅国图和南图有藏,比此本少了《北斗长生聪明密呪》和《玄帝百字圣号》二种。其中所载《北斗长生聪明密呪》未见任何道教文献记载,疑为孤本。而最后两种《太上说平安鼌经》一卷、《太上正一天尊说镇宅消灾龙虎妙经》一卷,《道藏》、《续道藏》皆未著录。
宣德元年本《北斗经》的优点体现在以下五个方面:首先,道经不像佛典,早期刻本极为罕见。历年拍场所见,以蒙古乃马真三年(1243)刻《玄都宝藏》本《云笈七签》为最早,仅存一叶,零二年即拍得十几万元的高价,可见早期道经的难得。即此宣德元年本亦极罕睹。第二,此本传世甚罕,国内只有国图和南图这样两家大馆有藏,而且还比本件拍品还少了两种。第三,此本所收七种道经中有三种未见于《道藏》与《续道藏》,而《北斗长生聪明密呪》更属孤本文献。第四,佛道典籍,清以前所见大多为经折装,卷轴装相对少见,册子本更罕见。而这件早期道经,呈散叶状,为佛道经典刷印完毕后最原始的状态,迄今600年,稀如星凤。是装藏所用,通常佛典装藏物品时有出现,道经则很少面世,更何况它还保留了装藏用的皮革涂漆木桶【封口后可以避免水渍浸泡】,完全展现出装藏的初始风貌,为绝无仅有之一例。第五,所用纸皮料很足,薄而坚韧如帛,纸上纤维杂质丛生,益觉古意盎然。因此这件早期刻板道经,无论文献内容,抑或装帧形式,均属于孤本特征,贵重无比。
按照国家定级标准,如果一件文物具有重要附加值,可以调高文物级别,如元刻本通常属于一级乙类,但大德茶陵书院本《梦溪笔谈》,既为孤本,又保持了官印后大开本的原始状态,所以破格将其升为一级甲。仿照此例,本来明初本属于二级甲,鉴于此部宣德本《北斗经七种》具有以上所述五大特征,亦当破格提升为一级乙类,称之为国宝级文物当之无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