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506 明末清初 黄花梨独板架几式巨型供案

黄花梨独板架几式巨型供案
拍品信息
LOT号 5506 作品名称 明末清初 黄花梨独板架几式巨型供案
作者 -- 尺寸 长453cm;宽56cm;通高93cm;独板案面厚7.8~8.8cm;总重289公斤;其中案面重205公斤 创作年代 明末清初
估价 咨询价 成交价 RMB 115,000,000
【出版】
1、马未都,《马未都说收藏·家具篇》,页74-75,中华书局,2008年。
2、伍嘉恩,《明式家具二十年经眼录》,页74-75,紫禁城出版社,2010年。
3、《闽作重器:被誉为“天下第一案”的黄花梨架几案》,页28-31,《中国古典家具》2017年12月刊。
4、张辉,《闽作明式家具研究》下,页299-301,中国林业出版社,2021年。

【备注】
1.美国Jonathan and Jessika Auerbach伉俪旧藏。
2.纽约佳士得,2013年3月22日,Lot 1323,成交价美元9,083,750 。(Christie’s New York, Fine Chinese Ceramics and Works of Art, 22nd March, 2013, Lot1323 )

【展览】
2001年-2012年,展陈于美国丹佛艺术博物馆。(Denver Art Museum, 2001-2012)

本拍品只限在香港提货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天下一
—明末清初 黄花梨独板架几式巨型供案
明末清初黄花梨独板架几式巨型供案,通体“满彻”黄花梨,为传世体量最大的黄花梨家具,结构特殊,传世孤品。案面为独板做法,长合明清尺寸为一丈四尺,是目前所知最大的一块黄花梨独板料,令人遐想原材之硕,非千年参天巨树不能为,传世其他材质家具中亦罕有其匹。质地缜润非常,大流水纹,纹路紧密而棕眼细小,几无结疤,油性十足,皮壳温润如玉,作作生芒,甚合“一块玉”之名。案面方正端庄,其形上方微侈,下方微敛并翻洼线。两端拍合暗抹头,封堵端面,抹头与案面交接于棱角处,不破坏其浑然一体的效果。案面中部厚8.8厘米,两端厚7.8厘米,显为制者有意为之,兼顾视觉与结构的需求。从视觉来看,巨型大案,两端设几,中间为一段甚长的独板,将独板往中部渐次增厚,可补视觉上单薄之感,不减供案之雄伟;结构而言,中段变厚,重力作用可使案面更加稳重,防治起翘变形,若因受重而中部微垂,只需翻转案面陈设,日久则因重力作用,又使其恢复原形,不违木之天性,遵循其变化且合理利用,体现匠人的巧思。
架几造型简练大气,呈“T”字形,上为牙板两层,上长下短,层层相叠如叠涩,看面亦为素混面下翻边线,往下层层收进少许,如斗拱般承托案面。腿足上方设长榫穿两层牙板而出,下方双榫透托泥而出,坚固结实。其看面微做成素混面,外缘起打洼线,质朴大方。腿足侧面分上下两档,上方横枨以双燕尾榫扣锁双腿,下方有托泥相承,形成一幅稳定的框架,上部再增设一枨,与腿足虚肩斜角相合,将之分为上下两档,上窄下宽,上方镶厚绦环板,设长方形开光,下方设圈口牙板,上下内缘皆起阳线,形成两个呼应变化的虚空间,不增繁饰,意趣与整体相合,比例与造型呼应。腿足下方另设横枨与之交圈,并与托泥形成层层叠加的效果。托泥宛若台座,倒冰盘沿式,上下两层线脚,与叠涩状牙板遥相呼应。下方掏挖少许为亮脚,余两端为小足。选料皆用心料,端面可见木纹如涟漪。架几整体观之,如巨嶂挺立,雄大健硕,气势俨然。
如此案腿足单榫穿透牙板者,在传世家具中甚为少见,兼以叠涩式两层牙板,可见与古代木制建筑梁架结构的相通之处。大型家具,宛若建筑,榫卯以简洁、直接、合理为上,制者需谙熟木性,结构了然于胸,大胆设计,小心制作,方可成此佳作。其周身不见榫卯端倪,多为闷榫,若为透榫则藏于案面、托泥之下,不耽结构之需,又保证外观之浑然一体,自制成以来,至今三四百年,沧海桑田,依然近乎全品相保存,榫卯严丝合缝,亦可见设计之巧,制作之精,历代使用者呵护之勤。
这种巨型供案,普通建筑内难以陈设,非大型宫殿庙宇不可。供案的历史,可上溯春秋战国,为供奉神灵之物,是人神交流的媒介之一,与日常用家具不同,有其宗教属性,亦有自物质而精神转化的需求。延续至明清,供案造型丰富多彩,制作者唯恐用心不诚,用材不珍,用工不精,故而雕刻彩饰,无所不加,极尽其能,此案别出机杼,素朴简洁,雄伟壮阔,如庙堂鼎彝,黄钟大吕,不拘泥于细节,张弛有度,法度谨严,充分显现黄花梨巨材之美,形韵兼得,外观洁净高妙,得太朴不雕,大圭不琢之意。
供案出自福建莆田,该地得海运之便,可得泛海而来的巨材。其地工匠精雕擅斫,得宋元文化滋养,艺术修养深湛而工艺细致,多产佳作。又兼传统保持良好,宗族观念强烈,信仰丰富,祠堂庙宇遍布。故近几十年来,大型优秀黄花梨家具多出此地,以用料充裕,工手扎实,榫卯精良,造型妍美为特点,尤其以大供案最为典型,此例供案为其中之最,环顾他例,大有众星捧月、脱颖而出之势。
明末清初文学家张岱《陶庵梦忆》“仲叔古董”一节,记载了一件巨大的铁梨木大案:“癸卯,道淮上,有铁梨木天然几,长丈六、阔三尺,滑泽坚润,非常理。淮抚李三才百五十金不能得,仲叔以二百金得之,解维遽去。淮抚大恚怒,差兵蹑之,不及而返。”一个巨大的铁梨木天然几,售价昂贵,且令巡抚气急败坏地派兵追索,亦可见此种大案在古代已十分稀缺,此供案以更为珍罕的黄花梨巨材制成,更加珍贵非凡。
中国明式家具蜚声海外,与其以珍贵高档硬木为材有重要关系,这些材料中又尤以黄花梨最具代表性。黄花梨质地细腻光洁、纹路优美,可以加工成极为精细的细节,又可保持素朴,以其自然纹路为饰,暗含中国传统自然观,故而黄花梨家具甚受追捧,近年成为艺术品收藏中甚为重要的一类。明清家具所用黄花梨主要产我国海南和越南等地,自古大料难得,故而以之制作的大型家具,一直是研究者关注、收藏者青睐的品种。如此例供案案面巨材,如此长大,兼以黄花梨树干多歪曲不直,恐非围径2米余、两人合抱的巨树方可得。木既伐倒,自深山艰难运出,非数人之力不可,又不便陆运,装船跨海而来,达福建泉州等港口,工匠制成供案,其力之艰,耗材之奢,耗时之久,可想而知,亦可见得之不易,在中国家具史上也是罕见的实例。
传世桌案类家具,限于室内空间和木材条件,长度多在3米以内。目前所知,长度达4米以上的黄花梨案寥若星辰,达4.5米以上者则仅存二例,另一例架几案存故宫博物院,为清宫旧藏,长457厘米,宽49.2厘米,通高78厘米,面厚8.3厘米,然无论体量还是气势,均略逊于此供案。故此供案有“天下第一案”之美称,实至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