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531 清乾隆 胭脂红地洋彩御题诗抱月式葫芦口壁瓶

胭脂红地洋彩御题诗抱月式葫芦口壁瓶
拍品信息
LOT号 5531 作品名称 清乾隆 胭脂红地洋彩御题诗抱月式葫芦口壁瓶
作者 -- 尺寸 高25.6cm 创作年代 清乾隆
估价 2,000,000-3,000,000 成交价 RMB --

「大清乾隆年制」款
备注:
• 美国重要私人收藏

展览:
• 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艺术博物馆,“弘历的世界II——郎世宁绘《纯惠皇贵妃油画像》暨18世纪盛清宫廷艺术的西洋风”,北京,2021年10月15日-11月02日

本品是为乾隆御制壁瓶之极,尺寸硕大。作半葫芦瓶样式,短颈,上腹小、下腹大,仿生木座圈足,背部有一斜孔,用于悬挂。此瓶典雅精奢,葫芦胭脂红地缠枝洋花纹,以西洋油画技法绘就,颇具洛可可之风,葫芦束颈中间缠枝莲花丰腴,荣华富贵,长寿吉祥。腹中描金开光,内白地书写御题诗出自《清高宗御制诗全集》第二集卷十六之《咏挂瓶》:“乾隆庚午,静历黄图紫塞, 饱参秋卉春葩。贮就常看不谢,篸处偏宜半斜。岂虑勾蜂引蝶, 只疑浥露蒸霞。文殊昨示妙谛,紛雨优钵罗花。御题。”钤印“乾隆辰翰”。此诗作于乾隆十五年二月(1750年),为乾隆皇帝赴五台山祈福途中有感而作。底以矾红描金书书“大清乾隆年制”六字单行篆书款。
在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活计清档中最早见到烧造壁瓶的记录在乾隆七年,且由唐英亲自督烧。“乾隆七年九月二十三日,太监高玉交御制诗一首。传旨:将此诗交与唐英烧造在轿瓶上用,其字并宝,尔酌量收小,其安诗地方并花样亦酌量烧造,钦此。”于本年十二月十七日,唐英烧造得御制诗轿瓶十二件,交与太监高玉呈进。“之后唐英就此事还写一篇《恭纪御制诗碑后敬赋小诗识事》从此档案中我们可以知道几点信息,第一,御题诗壁瓶是奉御旨烧造,区别于寻常官窑。第二,从唐英《恭纪御制诗碑后敬赋小诗识事》中可知,唐英烧造壁瓶集当时所有精工巧匠而烧制,质量品级皆属一流。
乾隆皇帝对壁瓶的喜爱,可见其曾在《紫地开光花卉壁瓶》诗中:“官汝称名品,新瓶制更嘉。随形供啸咏,沿路撷芳华。挂处轻车称,簪来野卉斜。红尘安得近,香籁度帷纱。”,乾隆在位六十年,曾多次巡幸天下。在长途跋涉中,他随身携带壁瓶,将其挂在轿子内,善心悦目。如此外,乾隆书房“三希堂”的墙上共挂有十四个轿瓶,可以说壁瓶未曾离开过乾隆皇帝的生活,体现弘历的文玩趣味。凡所见瓷器名品,皆曾裁为壁瓶,样式众多,以有御题诗的最为精贵,正如许之衡《饮流斋说瓷》记载:“康雍乾三朝绘画不题字之品为最多,有题字者较少,若题字必精楷,又以御制诗为至珍贵。”
查阅公私收藏,如此尺寸的壁瓶极为少见。可比较一胭脂红地壁瓶,售出于北京保利,2021年6月7日,编号5145;另一例为仿生黑漆描金座例,器身堆塑荷花,描金御题诗,或曾装饰于圆明园海晏堂内,为徐展堂先生旧藏,著录于《徐氏艺术馆——陶瓷Ⅳ•清代》,徐氏艺术馆,1995年,图168,后售出于北京拍卖会,2016年6月6日,lot 7409,均可以资参考。与本品一致者,仅见国家博物馆藏一对,它藏暂不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