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540 清乾隆 唐英风格青花缠枝花卉纹撇口扁瓶

唐英风格青花缠枝花卉纹撇口扁瓶
拍品信息
LOT号 5540 作品名称 清乾隆 唐英风格青花缠枝花卉纹撇口扁瓶
作者 -- 尺寸 高24.2cm 创作年代 清乾隆
估价 600,000-900,000 成交价 RMB --

「大清乾隆年制」款
备注:
• 法国重要家族收藏,购藏于1920年代

展览:
• 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艺术博物馆,“弘历的世界II——郎世宁绘《纯惠皇贵妃油画像》暨18世纪盛清宫廷艺术的西洋风”,北京,2021年10月15日-11月02日

本品撇口,长颈,颈饰一道弦纹,扁腹,大圈足。颈部青花饰对称如意云头,扁腹通景青花饰以四簇缠枝洋花纹,花瓣饱满层层叠叠,缠枝卷曲优雅,穿插于花卉之间,其细致华丽的风格受到西方洛可可纤柔卷曲之风影响,枝蔓小而精巧,攀枝旋转交错,紧密繁复,细致入微。底以青花书“大清乾隆年制”六字双行楷书款,为乾隆早期唐窑榷陶经典款识。
本品疑为孤例,或此时受郎世宁等西洋传教士等西方油画之绘画思想,本品画意舒朗,枝叶间隙均具比例,留白处较之后青花花卉作品更甚。洋花花卉技法颇具巴洛克之风,四簇均呈不同姿妙。可比二例相类例,造型上或均为本品化裁而来,观其款识书写方式亦为乾隆十年以前唐窑榷陶之风,所绘花卉与本品相类。一例售出于香港苏富比,1995年5月5日,编号72,其亦饰数簇洋花,而整体风格又极致繁缛已颇现乾隆盛世之风,后售出于北京拍卖,2011年12月6日,编号0010,成交价RMB 3,335,000;另一例造型与前例基本相同,纹饰画法与本朝赏瓶基本一致,落有“大清乾隆年制”六字双行楷书款,为Harry Garner爵士旧藏,售出于香港苏富比,2011年10月5日,编号1922。
本品造型亦或仿自上古铜器青铜蒜头弦纹扁瓶,可见芝加哥艺术博物馆收藏一例,虽为蒜头口,却与本品具异曲同工之妙。本品融通中外,仿古采今,可见隽公之妙绝。察《清宫档案》可见,此类长颈撇口瓶应按乾隆皇帝谕旨所制。据载,乾隆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七品太监首领萨木哈、催总白世秀来说太监高玉交……青花白地直口瓶一件,照此样脖子放粗些,嘴要撇口……传旨:交与烧造磁器处唐英,将……青花白地直口瓶一件照此样,脖子放粗些,嘴要撇口。……烧造完时再将交出原磁器缴回,仍交磁器库。此磁器内有大器皿应画样带去,其小磁器皿俱各带。钦此。”
本品之款极为特殊罕有,占底足的面积比例明显大于一般官窑琢器。而“乾隆”之“乾”字书写篆法别具一格,检视当今存世实物,故宫博物院典藏“乾隆青花釉里红海天浴日图印盒”,但此类写法可参考者寥寥无几,颇为珍罕,其亦具有乾隆早期御瓷的典型风格,写款无疑皆出一人之手,此类写款器物必当属于唐英榷陶之佳作。
关于此类独特珍罕御瓷的具体制作时间,见上海博物馆收藏“粉彩米芾赐砚图唐英题诗笔筒”,其敷色特征与雍正者无异,若掩去底款难分雍乾,可以断定该笔筒距离雍正一朝的时间极为短暂,据此可以肯定此式款字出现时间极早,是乾隆初期景德镇唐英任督陶官时使用的独特字体。然其存世罕见,恐因其使用时间甚短之故。关于乾隆御瓷款式问题,在乾隆登基之初并无专门规定,远在江西的御窑厂沿袭雍正朝的写款传统尤为正常,故楷篆并重,故目前尚见有乾隆六字两行楷书款的器物,直到乾隆二年十月始有专谕下发。检视档案文献,可知乾隆官窑瓷器款识曾有前后之别,今日所常见者应为乾隆钦定之篆字款式,烧制于乾隆二年十月以后。而烧制于此之前的篆款器皿,应该就是本品之篆款,其前后施用时间不足两年,故传世所见稀少。
而本品之造型亦世所罕见,或为唐英榷陶之创新品种,可颇见西洋之风,实例见美国巴尔的摩市沃尔特斯博物馆藏“乾隆祭红釉撇口扁瓶”,与本品基本一致,且落有“陶成宝玩”款。由此可推断,本品应为乾隆元年或二年唐窑之间的唐窑名作,其存世异常珍稀。

各臻其妙 佳趣辉映—唐窑青花釉里红名品的美学解读和工艺揭秘
黄清华
唐英学社创办人
英国东方陶瓷学会会员
榷陶使者唐英是明清两代最著名的督陶官,贡献显赫,集历代之大成,名品迭出,开一代未有之奇!究其原因,得益以下两点:一惠施仁政得民心,官民共赢,共同促进制瓷技术的革新和突破,是为成瓷之基础核心,二将文人之雅与陶瓷艺术相结合,更加提升瓷器本身的艺术审美层次与内涵,是为制瓷之灵魂核心。此二者互相促进,彼此成就,方能铸就唐窑之辉煌!
唐英自雍正六年出任御窑厂协理官,亲自主持制瓷实际工作,“杜门谢交游,聚精会神,苦心竭力,与工匠同食息者三年”,同时针对前朝弊端,做出许多卓有成效的改进措施,深获窑户工匠爱戴,雍正十三年端午节唐隽公大人诞辰之日,景德镇窑户工匠联合赠送【唐公仁寿碑】立于御窑厂内,以表百姓感戴之心,以彰隽公仁政之德!此碑当为唐英榷陶最重要的资料之一。
“故阖镇之商贾与窑户称是,大人临镇以来,年年丰熟,大人采买物料,在在公平。”
“大人敬奉火神而保众姓之清泰,虔供窑仙而广磁玩之增华。”
“大人体皇上之仁,教众工之善,每见匠有未悟者,授指致精而进其终身之益。”
碑文所列,援引一二,可见唐英深得民心。正因为唐英维护景德镇工匠的利益,保障了景德镇制瓷业进入良性的发展阶段,一系列制瓷的创新和技术的突破迎来了历史发展最佳的巅峰时期。
与此同时,唐英作为一个督陶官员又是一个朴素文人,故他以“风尘学者 冠盖陶人”自居,拥有古代士人最基本的审美与品质追求,加之早年开始供奉内廷,年深月久,所见所闻,皆历代人文精华之沉积,故其眼界与艺术品味,不同于常人。唐英挚友、文渊阁大学士的高斌为《陶人心语》所写序言中赞曰:「唐俊公先生自少与予同侍内廷,长予一岁,顾先生之书画,法皆臻绝妙,又能诗善属文,才情掞发,声望卓然。」据叶氏《再续印人小传》称:「唐英,工宋人山水人物,能书,诗有清思,榷两淮、九江,珠山昌水见之笔墨者为多。曾主官窑事,制器甚精,今称唐窑,尝亲制书、画、诗,付窑陶成屏对,尤为奇绝。」
雍乾之际,唐英深居景德镇,交游广泛,深深影响当时景德镇制瓷业上层人士,当中不乏追随摹仿者,因此,唐英在景德镇榷陶期间,景德镇制瓷业形成一个特殊的文艺氛围,唐窑风格流行甚广,唐英的艺术幕僚和挚友,例如吴姓和李姓者,皆是一时之翘楚,深得隽公意趣,与隽公互动极多,隽公一些私物多委托他们成造。虽是年代久远,详况难考,但是依据一些史料文献与留存于世的实物,依然清晰看到隽公大人与这些艺术幕僚挚友之间非比寻常的密切关系。
正基于雍乾之交景德镇制瓷业存在如此特殊的人文气氛,一些隽公的艺术幕僚、与之合作互动的挚友,烧造出一批特色鲜明、人文气息浓厚的高品质佳器,它们的出现与隽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因此这也可归属唐窑之范围。是次拍卖第 号【清乾隆 青花釉里红高士四艺图灯笼尊】正是其中的一例,造型端正大方,腹部平直,上下相若,合适绘画,主题纹饰为琴棋书画,徐徐展开,场景交融,犹若手卷。高士雅聚和风惠畅日,竹林庭院中,翩然而成琴棋书画四景,或观赏画作,互有点评,或下棋对弈,动静皆宜,或濡墨挥毫,石壁题诗,或雅拂弦柱,清音悠悠,旁有仆童焚香煮茶,处处风雅,向世人展现一幅恬淡的世外桃源之景,也是文人士大夫向往的惬意状态,寄托他们的内心理想。
是次拍卖第 号拍品【清乾隆 青花釉里红三星图灯笼尊】,原为香江名贤利国伟爵士旧藏,与前者同属一类,绘画与纹饰布局皆一致,器上以青花釉里红相互装饰,绘出福禄寿三星图。图中福星巾帽轻披,右手提花篮,盛装牡丹花,左手抚童孩额头,寓意赐福。童孩则执白玉兰花枝献呈禄星,禄星居中,着洪福齐天红袍,以釉里红一色绘之,格外瞩目,胸前白鹤为补,寓意一品当朝,其头戴宝冠,长髯五绺,颈佩“钦赐”长命牌,腰系玉带,手执朝芴,侧身回顾。寿星居左,两旁各立一童孩,献桃与送福,寓意福寿双全,后有童子执仗,仙鹤与梅花瑞鹿伴随,鹤鹿两两相顾,脉脉含情,上方洪蝠高飞,寓意福在眼前。整体气氛祥和喜庆,寓意丰富,可见雍乾时期清宫艺术当中吉祥寓意风尚之流行。
唐窑青花釉里红装饰三星图题材的传世实物,尚有几例,唯是细节稍有不同,比如2008年香港苏富比第2203号拍品【清雍正、乾隆 青花釉里红“三星图”灯笼瓶 】和香港苏富比1982年5月19日第261号拍品、伦敦佳士得1985年12月9日第124号拍品,可资比较。所绘人物与纹饰布局,极具同一性,可以明确肯定是集中在乾隆最初的那几年里出自同一人之手笔。
此二者全身绘画以青花为主,以釉里红为点缀,二色皆妍美。绘画之精细入神,可谓独步一时,画面中数十人的年龄、衣饰、神态各异,皆可刻画生动,极为传神,细至毫毛,均可一一付之笔端,一丝不苟。青花与釉里红二色皆妍丽可人,画面格调高雅,具有浓厚的文人气息,前者处处彰显文雅恬静之美和气度高古的风姿,后者则在在流露出诸星仙气飘飘、慈眉善目的长者风范。
存世所见此款唐窑青花釉里红佳器分写款与无款二种,综合品质没有差任何差异,只是底部是否写款而已,数量上彼此比例平分,各占一半,有款者如香港望星楼典藏【清乾隆 青花釉里红松鹿大瓶】、香港苏富比2010-10-08第2646号拍品【清乾隆 青花釉里红“匡庐图”灯笼瓶】。其款字间隔疏朗,结构清奇,大气而稳健,占底足的面积比例明显大于一般官窑琢器。而“乾隆”之“乾”字书写篆法别具一格,将左边的“曰”字写为“由”字。此款式为传统鉴藏界所公认为唐窑于乾隆初年之写法,是次拍卖第 号拍品【清乾隆 青花釉里红三多图天球瓶】,正是如此标准的写款。其画意精美绝伦,妍丽无匹,外壁以青花绘画釉里红点缀的手法描绘折枝蟠桃、佛手、荔枝纹,寓意“多寿多福多子”。画中硕果细叶,疏密有致,以渲染手法绘画果实,釉里红一色淡雅柔丽,成功地表现出三多果成熟的娇嫩质感。同类唐窑青花釉里红天球瓶,尚见双狮戏绣球题材,皆画工纤细动人,独步一时也。
同样写款者,尚见是次拍卖第 号拍品【清乾隆 青花缠枝花卉纹荸荠扁瓶】,此式荸荠扁瓶为唐窑田字款瓷器当中之罕有造型,式样优雅,娇巧怡人,胎釉浑然一体,温润如玉,一如佳人丽质,修胎极为规整。以青花自上而下绘六层纹饰,腹部主题纹饰是四朵缠枝花卉,均衡分布,花头饱满,枝叶细柔相伴,妙曼生姿,绘画笔触细腻,青花妍丽苍雅,是为唐窑不可多得的佳器。
前述四者装饰手法相同,彼此可相互印证,无论是否有款,彼此气息非常一致,皆是出自同一窑场,不容置疑。这类佳器整体以青花绘画为主,以釉里红点缀,然而落到局部装饰,往往二者互为主次,彼此映衬,各见其妙。可谓变化多端,尽见搭配转换之妙,令人不由惊叹隽公品味引领下的艺术审美设计与制瓷烧造工艺同步推进,完美结合。再好的设计和构思,没有制瓷烧造技术的支持,都是空想,如果徒有制瓷烧造技术,缺乏精妙的设计和构思,又难现文心佳器,隽公大人过人之处正是在于兼具二者之长,彼此成就,相互辉映。
众所周知,青花和釉里红是两种不同的呈色剂,钴与铜烧成的温度和气氛要求不同,故烧制成功的难度极大。因为烧造釉里红比较特殊,对于窑炉的气氛要求很高,对于铜离子的活跃性,体现在对窑炉内温度和气氛的敏感。康熙以来景德镇烧造瓷器的窑炉为镇窑(蛋型窑),历年以来经验表明,一窑之中,只有两处窑位合适烧造釉里红器物,每一次釉里红器物要放在那两个窑位才有可能烧造成功,其他位置必定是失败,因此,基于此,御窑厂需要向在御窑厂附近官古户(民窑者,其技术与官窑相近)租借窑位,将这些釉里红器物安置在他们镇窑的最佳窑位里面。
康熙平定三藩以后,景德镇窑业随之步入一个历史新发展阶段,瓷器的品类日益丰富,针对不同品类的物理特性,烧造的匠人们慢慢探索和总结经验,其中火候与窑位至为关键。对窑位精准把握,也是景德镇清代烧造技术提高的重要体现,特别是唐英于雍正六年临镇以来,他积极处理好御窑厂与工匠关系,公私利益皆得到充分照顾,官民相互促进,双方共赢,租借民窑窑位更是双方深度融合的见证。根据唐英相关记载表明,雍乾之际御窑厂在厂内负责组织生产,烧造一项往往是有目的有针对性结合烧造品类的不同散给各窑户,租其对应的窑位烧造,以求最佳的烧造效果和最大的成品率,最后回御窑厂拣选上供。
是次拍卖第5542号拍品【乾隆 青花釉里红缠枝莲纹梅瓶】亦为一例历经如此安排成功烧造的唐窑佳器,其隽秀典雅,一如佳人玉立,胎釉精良莹亮,纹饰层次丰富,密而不乱,口沿饰花瓣纹一周,肩部和底胫处皆绘莲瓣石榴瑞果纹,上下呼应,腹部主题纹饰以青花勾绘缠枝莲之枝叶,釉里红则填绘妍放大小的花卉,运笔生动流畅,饶有风姿,布局虚实相宜,益生清新之气。每一层纹皆是青花与釉里红相互装饰。釉里红一色妍丽而不炫,恰如其分,含蓄之美宛如美人初醉,与青花苍妍深沉之色,相互辉映。此烧造工艺繁复,讲究物理变化之妙,二色俱佳,殊为不易。
另外此物最为特殊之处则是底款为双行竖写楷书,与同类之作多是篆书六字方款的情况相比,尤见珍稀独特,此式写款存留浓厚的雍正遗风,前朝气息鲜明,可见其烧造年代应该是乾隆初年,当为唐英督造之物。如此楷书写款者,皆是乾隆朝御瓷之上品,同类一例可参见英国布托里斯博物馆典藏【清乾隆 洋彩榴实双喜图天球瓶】。
佳器必出良工之手,良工必归名窑所属,唐窑青花釉里红之名品迭出,体现彼时榷陶御窑厂锐意创新、勇于探索之精神。能够达到青花与釉里红两全其美,恰到好处,益见其技术之高超。唐英榷陶江右二十余年,前后亲身参与程度各有区别,从而形成唐窑在不同阶段展现不同的面貌,如今若需深入了解唐窑,必需结合一系列的个案分析,方能深入研究,此共识至为关键。比如唐窑早期青花釉里红系列的研究,就需要统计存世数量、造型纹饰与品类的具体情况、有款与无款之关系等诸多问题。唯有细分与深入,方知唐窑全貌和实际内涵。
是次拍卖呈献数例佳器,为我们深入了解唐窑,提供难得可贵的机会,必将对探讨唐窑与唐英及其交友圈产生积极的学术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