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541 清乾隆 青花釉里红「琴棋书画诗酒茶」人物大尊

青花釉里红「琴棋书画诗酒茶」人物大尊
拍品信息
LOT号 5541 作品名称 清乾隆 青花釉里红「琴棋书画诗酒茶」人物大尊
作者 -- 尺寸 高48cm 创作年代 清乾隆
估价 5,500,000-9,500,000 成交价 RMB --


备注:
• 香港重要私人收藏

展览:
• 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艺术博物馆,“弘历的世界II——郎世宁绘《纯惠皇贵妃油画像》暨18世纪盛清宫廷艺术的西洋风”,北京,2021年10月15日-11月02日

体量恢弘,形似灯笼,通高近五十厘米,口沿、颈部凸起四道弦纹,其间以釉下钴蓝、铜红分绘各式花卉、锦纹,腹部通景绘竹林七贤雅集图,但见庭院竹林间,列高士或焚香抚琴,或展卷论画,或于怪石上挥毫题字,或对弈观棋,周围有小童捧砚侍墨、摇扇烹茶。画面内容亦有颇可探究之处,其中抚琴者顶戴襆头,身着袍服,上以铜红绘数片团云,胸前饰有二品锦鸡文补,可见身份之高贵。画面另一面,对弈二人右侧捻须者执黑子,老者执白子,局面左下角开始早已进入中盘战斗,恰是棋逢对手,难分胜负之时。
“竹林七贤”指阮籍、嵇康、山涛、刘伶、阮咸、向秀、王戎七位名士。他们活跃于魏晋时期,是玄学的代表。《世说新语》云:“七人常集于竹林之下,肆意酣畅,故世谓’竹林七贤’。”魏晋之时,时局动荡,民不聊生。七贤曾隐居于河南山阳县,竹林雅集,潇洒倜傥,行儒家与老庄之道,彰洁身自好、个性自由、人格独立之理想,成为后世文人仰慕的精神图腾。
竹林七贤也成为众多画家、艺匠们的创作母题。南朝几座帝王陵墓中便有表现竹林七贤的砖画,七人多作饮酒、弹琴、读书吟咏之态。宋代以后,绘画中多表现文人雅事。包括竹林七贤在内的群像图也随之变化,如故宫博物院藏明代谢彬、诸升绘《竹林七贤图》,所绘虽仍为竹林七人,但七贤所行之事,变为弈棋、题壁、携琴步溪。其中,“题壁”承袭了《西园雅集图记》中描绘的“昂首而题石”。此器亦绘题壁、弈棋观棋者,余者或抚琴或赏画,小童于旁烹茶,可谓“琴棋书画诗酒茶”七味皆得,是古代文士最为向往的闲居生活。竹林七贤仍在竹林,追寻着清洁刚劲的竹林风骨,但已无动荡时局下的消极与戾气;饮酒品茶,琴棋书画,自在天地,展现清高风雅之审美意趣。
釉里红创自元代,但因铜元素极其活跃,温度高则色飞,温度低则色沉,故以铜为发色剂之釉里红烧制难度极高。其与钴料烧成之青花,对温度、气氛的要求不同,故于同一器上烧制青花釉里红,更为难得,自永宣后少有成器者,直至清初方较为多见。康熙时期之釉里红已较为成熟,但仍不免有或漫漶、或晦暗之处;至雍正一朝,烧制技艺炉火纯青,发色层次分明,开一代风气之先。乾隆朝承前余绪,
此器不仅青花绘工细腻灵动,如画卷徐徐展开,更以釉里红精妙点缀,运笔纯熟,发色皆雅,与高士雅集之主题完美相合,绘工、烧制工艺与画意浑然天成。
本品虽未属款识,但以其独特的风格可知,当是出自唐英之手。相类器型、体量之杰作,见绘人物、风景两类题材,器身高度多在45-48cm之间,器型较本器略高瘦。以人物为主题纹饰的,多绘福禄寿三星:法国吉美博物馆馆藏一例(编号G 4280,高45cm),底书“大清乾隆年制”款;另两例无款,其一尺寸较大(56cm),见苏富比香港,1982年5月19日,编号261,另一为苏富比香港,2008年10月8日,编号2203(46.2cm)。如此件绘竹林七贤者则极为少见。
另见绘山水动物纹样者,知两例亦书乾隆款:其一为望星楼收藏,绘祥鹿于松间,尺寸46.2cm,见《清代康雍乾官窑瓷器 望星楼藏瓷》,香港,2004年,图版27;另一见苏富比香港,2010年10月8日,编号2646(高47cm),主体通景绘庐山风景。
吉美博物馆馆藏、苏富比香港2008年拍品二例,所书乾隆款之“乾”字左上为少见的“田”字写法。相似款识所见寥寥,如中国国家博物馆藏青花釉里红临孙过庭书谱笔筒、广东省博物馆藏青花釉里红隶书诗文笔筒,底部款识与本器相类。这两件笔筒器身分别有“陶成堂”、“陶成堂印”章,知书此类款者,及与之相类风格者,当为督陶官唐英所制。
唐英,作为清代历任督陶官中,最为耀眼的一位,在中国制瓷史上,书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在不懈的追寻与努力下,其督陶期间烧制出的瓷器既有仿宋瓷之清雅古韵,亦有转心瓶等创新杰作,缔造了有清一代之盛世华瓷,成就了后人难以逾越的巅峰。此件人物描摹栩栩如生,青花及釉里红运用炉火纯青,与前述匡庐风景尊极为相仿,皆为唐英之杰作,世之珍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