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546 清雍正 斗彩灵仙祝寿盘 (一对)

斗彩灵仙祝寿盘
拍品信息
LOT号 5546 作品名称 清雍正 斗彩灵仙祝寿盘 (一对)
作者 -- 尺寸 直径20.3cm 创作年代 清雍正
估价 3,600,000-5,600,000 成交价 RMB --

「大清雍正年制」款
备注:
• 法国重要私人珍藏

展览:
• 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艺术博物馆,“弘历的世界II——郎世宁绘《纯惠皇贵妃油画像》暨18世纪盛清宫廷艺术的西洋风”,北京,2021年10月15日-11月02日

此芝仙祝寿图盘是雍正御瓷之中的无上隽品。其形俊雅端庄,胎质细薄轻盈,釉汁莹润如玉,极具尊贵品格。内心绘以斗彩芝仙祝寿图,画中高低洞石玲珑对立,上有天竺二枝横欹而出,硕果累累,下见水仙吐萼含苞,掩映其中,更现灵芝倚石而生。外壁则是由洞石分别和灵芝、水仙、翠竹构成三组图案装饰,寓意喜庆吉祥。其画笔清秀细腻,设色淡雅逸丽,构图颇得虚实之妙,图中春色盎然,宛若和风拂面,实醉人心扉。当中洞石之绘画水平堪称雍正御瓷之最,运笔苍劲,皴法多变,点染细致,质感如真。底书青花“大清雍正年制”六字双行楷书款。
如此精美雅致的构图与设色必当出自内府画师之手,目前虽未见清宫档案记载,但作为如此重要而珍贵的瓷器,其画稿之构成绝对不会随便而来,凭空设计,必是代表雍正皇帝的某一类喜好或审美要求。故宫博物院典藏的《胤禛行乐图》册页之“书斋写经”,画中胤禛着汉装闲坐书斋里,正展纸执笔写经,门外的场景正是天竺、水仙与迭石,其布局、色彩与本品主题纹饰非常相似,可以推知本品所依粉本即源于此处景致。该册页所绘十六处场景多为现实写照,参考相关史料对比,可认定此处所绘应为圆明园内一所书斋,是胤禛登基之前依照明末文人公认的标准去设置的,不独对室内布置考究,亦十分注重营造室外的观赏景物。可以想象当年雍正皇帝对门前此番赏心悦目的景致是何等喜欢,以致让宫廷画师照此设计图样,交由御窑厂的画工临摹于瓷盘之中。
本品另一独特之处则是灵芝的频繁出现,而且还是长在石头上的灵芝。检阅史料文献可知,灵芝是雍正皇帝最为喜爱的瑞物,具有非凡的涵义。据《清世宗宪皇帝实录》记载,雍正六年十月二十二日,诸王大臣等奏报,景陵(康熙帝陵)宝城生瑞芝五本,光彩辉烂,五色鲜润。雍正皇帝甚喜,朱批“此我圣祖仁皇帝昭示嘉祥景象,朕心不胜感庆”之语。后雍正七年和十二年均在景陵二度发现灵芝,以致胤禛在雍正十年十月底就清军大胜准葛尔部下发的特谕中专门提及“我师奋击,大获全胜……而瑞芝恰产于景陵,天人协应,信而有征。”雍正皇帝认为瑞芝是上天预示军事胜利的神物,说明此次战争是符合天道,故受上天庇佑。雍正十年,时为皇子的弘历还专门绘画景陵瑞芝,名为《御笔瑞芝图》,可见皇家上下对景陵瑞芝极为珍视。
近似例可参考:一例载于《中国古陶磁展》,大阪,平野古陶轩,1990年,图版65号;Woodthorpe旧藏一例,载于伦敦东方陶瓷学会展览《Exhibition of Enamelled Polychrome Porcelain of the Manchu Dynasty》,伦敦,1951年,图录图版99号,其后于1954年4月6日于伦敦苏富比拍卖,拍品105号;Aykroyd旧藏一例,于1966年5月17日于伦敦苏富比拍卖,拍品229;二例于香港苏富比拍卖,见1993年10月26日,拍品154号,及2008年4月11日,拍品2970号;一对于嘉德2005年11月4日拍卖,拍品393号
亦可比较相同纹饰的青花例子,如赵从衍旧藏一对,见1978年香港艺术馆展览《Chingtechen Porcelain for the Ming and Ch’ing Dynasties from the Collection of the T.Y.Chao Family Foundation》,图版86号,后于2012年11月28日香港佳士得拍卖,拍品2244号;及一件载于S.Jenyns着《Later Chinese Porcelain》,伦敦,1971年,图版LXI,图1及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