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563 清雍正-乾隆 白料胎画珐琅蟠螭纹水丞

白料胎画珐琅蟠螭纹水丞
拍品信息
LOT号 5563 作品名称 清雍正-乾隆 白料胎画珐琅蟠螭纹水丞
作者 -- 尺寸 宽5.5cm 创作年代 清雍正-乾隆
估价 2,000,000-2,500,000 成交价 RMB --
出版:
• 保利艺术博物馆编,《乾隆皇帝的古与洋》,第139页,2016年
• 保利艺术研究院编,《保利拍卖十五周年精品集•古董珍玩卷(下)》,编号1112,北京,文物出版社,2020年



备注:
• 香港佳士得,2012年05月30日,编号4017
• 北京保利拍卖,2015年06月07日,编号7768

展览:
• “乾隆皇帝的古与洋”,温哥华保利艺术馆,2016年11月30日至2017年2月28日
• 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艺术博物馆,“弘历的世界II——郎世宁绘《纯惠皇贵妃油画像》暨18世纪盛清宫廷艺术的西洋风”,北京,2021年10月15日-11月02日

本水丞扁圆形,溜肩鼓腹平底,涅白料胎上绘珐琅彩。玻璃胎光滑亮洁,温润如玉,绘画笔法细腻传神。丞身除口底外,遍施赭黄地,中间画珐琅彩蟠螭龙纹,龙纹上有娇黄色卷云纹花边,下出如意云头文,首尾呼应,圆润可爱。
此螭龙造型独特,不同于一般蟠螭纹的细瘦劲长,而是肥润饱满,色彩夸张艳丽,红、蓝、黄各色螭龙首尾交接缠绕,后一龙抱前一龙之尾,互相交融,圆转绵延。螭龙皆头部硕大,眼若铜铃,鼻如山峦,阔口大张,威风凛凛。有引颈俯瞰者,有昂首仰望者,姿态各异,气韵交叠,层次丰富,颜色耀目夺人,为典型的雍乾时期珐琅料色彩,给审视者以气势磅礡,英气逼人之感。
康、雍二帝都喜欢玻璃,康熙帝命日耳曼传教士纪里安神父指导创建蚕池口玻璃厂,该玻璃厂如其他御用作坊一样,由内务府造办处管辖,负责制作、维修、保管皇家器物。内务府为清代最大的政府机构,辖下造办处的主要作坊最初设于养心殿,1691年大部份迁到慈宁宫后,仍沿用旧称“养心殿造办处”。雍正帝将蚕池口玻璃厂迁至圆明园六所,然而蚕池口的玻璃厂并没有停产,直至乾隆朝的1758年以后。乾隆帝对玻璃器的雅兴绝不减于康、雍二帝,他在圆明园玻璃厂的原有基础上新建窑炉,生产仿欧式玻璃番花和中国玻璃器物。乾隆朝玻璃厂的生产从未间断,每年生产周期稳定,产品品种规范化,即使在乾隆帝驾崩后,历经嘉、道、咸、同、光、宣六帝,玻璃厂的生产从未停顿,直至清帝逊位方告终结,这与养心殿造办处其他各作生产时断时续的情况完全不同。可见玻璃工艺在皇家美术中的地位是不可忽视的。乾隆朝玻璃的艺术风格与雍正朝接近,以精细为其特色,与康熙朝玻璃之“浑朴简古”风格已有很大不同。 学者推测乾隆档案记载的玻璃厂应为原来蚕池口的工厂,在那里先完成烧造及吹制玻璃的工序,到圆明园作坊再进行彩绘。圆明园作坊是制作最精美玻璃器之所,亦受皇帝亲自监督。
玻璃料胎画珐琅是由铜胎画珐琅发展而来,但比铜胎或瓷胎珐琅来说,技术要求极高,是宫廷作坊独有的技术,而产品非皇家不能拥有。宫廷画家和设计师做好设计图案后先要呈交皇上批阅,待皇帝首肯后方能交内府珐琅厂烧制。玻璃熔点比珐琅低,要将珐琅装饰熔贴在玻璃器表需要极丰富的经验和技巧。温度太低,珐琅纹饰无法熔贴,温度过高,不但玻璃热熔,颜色也会烧焦,珐琅还会有气泡。要使得料胎珐琅器纹饰极尽精美,图案精细,颜色自然淡雅,是无数经验累积的成果。
内廷玻璃厂自康熙朝成立至雍正末年的50年间是兴盛期;乾隆前期20余年是极盛期。本品玻璃胎润白如玉,器上的珐琅彩展现了清代发展出来的丰富颜色系列,图案构图巧妙,画功纯熟,笔触细腻精确,正是清代宫廷玻璃制作颠峰时期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