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567 清嘉庆 御制昌化石三螭龙钮「含英咀华」宝玺

御制昌化石三螭龙钮「含英咀华」宝玺
拍品信息
LOT号 5567 作品名称 清嘉庆 御制昌化石三螭龙钮「含英咀华」宝玺
作者 -- 尺寸 3.2×3.2cm;高5cm;重80g 创作年代 清嘉庆
估价 1,000,000-1,500,000 成交价 RMB 1,725,000
著录:
• 故宫博物院编,《故宫博物院藏 清代帝后玺印谱》第九册,嘉庆卷二,页一八五,北京,紫禁城出版社
印文:含英咀华


关于嘉庆帝昌化石“含英咀华”玺
郭福祥
皇帝闲章具有鲜明的时代风格和个人特点,与皇帝的思想、心里、性格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帝王文化的重要载体。可以这样说,在多种多样的闲章中,皇帝们获得了一块让自己的思想放飞并自由驰骋的空间。特别是清代皇帝的闲章,绝大部分得以保存至今,种类齐全,体系完备。这些闲章从不同侧面勾勒出清代皇帝们自身的性格特点、生活情趣、文化修养、感情纠葛,成为难得的宫廷史研究资料。
此方嘉庆皇帝的“含英咀华”玺就是一方体现嘉庆皇帝雅致生活的闲章。此玺昌化石质地,圆雕三螭钮,通高5厘米,印面3.2厘米见方,印文为阳文“含英咀华”四字。此玺在现藏于北京故宫的《嘉庆宝薮》中有明确著录,经与实物比对,无论是质地、体量大小,还是篆法布局都与该书中的记载完全相合,可以确定为嘉庆帝宝玺的御用玺印。根据《嘉庆宝薮》著录,此玺应为三方组玺中的一方压脚章,与之相配的另外两方玺分别为引首章“茗柯精舍”和压脚章“泛花代饮”玺。
此玺的所有者嘉庆皇帝名颙琰,为清朝入关后的第五代皇帝。在他统治清朝的二十五年之中,既秉承了康乾盛世之遗绪,又处于清王朝由盛及衰的重要转折时期,因此在各方面都呈现出似乎难以言说的复杂情状。在清代,嘉庆皇帝是拥有宝玺数量比较多的一位皇帝,如同他所处的那个时代一样,他的宝玺也同样体现出巅峰与没落交错的特点。众所周知,嘉庆皇帝继位时已经三十六岁,与其他皇帝不同的是,嘉庆继位后并不能乾纲独断,当了太上皇帝的乾隆仍掌握着最高决策权。这种特殊的经历,使得嘉庆帝很难摆脱乾隆时期形成的某些定式。
乾隆时期的一切似乎都以其惯性在嘉庆朝向前滚动,这种惯性在嘉庆的宝玺中也有不折不扣的表现,一个例子是组玺的刻制。乾隆时制作了相当数量的由一方引首章和两方压脚章组成的三方一组的组玺,这种组玺又可分为两种情况:一是引首为宫殿玺,两方压脚为诗文警句玺,用以说明殿名玺中殿名的含义及来历,可以称之为宫殿组玺;一是引首和压脚都是成语玺,在内容上可以相互注解,可以称之为成语组玺。嘉庆帝亦步乾隆之后尘,刻制了不下七十组这样的组玺。
而此方“含英咀华”所在的组玺就属于后一种情况。如果说上述在宝玺制作方面嘉庆帝对乾隆的刻意模仿反映出嘉庆帝与乾隆帝之间的延续和继承关系的话,那么,对此方宝玺内容的解读似乎更能折射出嘉庆帝自己的生活状态和思想情趣。前面已经讲过,“含英咀华”玺是嘉庆帝诸多三方一组宫殿组玺中的一方,而这种宫殿组玺中的三方印文在内容上又关联甚密,两方压脚章表明了印主对宫殿名称的理解和诠释。
因此,笔者认为,对于这样的组玺,要理解组玺中的任何一方,都必须将三方组玺放在一起进行解读。同样,要很好地理解此方“含英咀华”玺,就要将它和与它同组的另外两玺“茗柯精舍”玺和“泛花代饮”玺放在一起,并与其所有者嘉庆帝的历史境遇结合起来进行考察。
既然该“含英咀华”玺所在的组玺是专门为绮春园茗柯精舍制作的,这就不能不考察印主嘉庆皇帝与茗柯精舍的关系。绮春园原是雍正皇帝赐给怡亲王允祥的花园,名“交辉园”。乾隆中期又改赐给当时的大学士傅恒,易名“春和园”。乾隆三十四年(1769)并入圆明园,正式定名为“绮春园”。绮春园虽然经历较长时间的营造,但直到嘉庆时期才将园西边的诸多小园并入,加以修缮添建,规模达到全盛。
嘉庆皇帝对绮春园很赏识,经常来此园居游览,并将园中景点命名为“绮春园三十景”,“茗柯精舍”即是其中的一景。茗柯精舍的命名与饮茶有关,“茗柯”一词的含义之一即为茶。清代文学家朱彝尊在《洞仙歌•橄榄》中有“更忆夜阑时,配取茗柯,消残醉,满倾坛盏” 之句,即指以茶消酒。因此,嘉庆帝命名茗柯精舍的时候,肯定是把此处作为茶室看待的,这从他的多首有关茗柯精舍的御制诗中就可以得到这方面明确的信息。
嘉庆七年(1802)初春,正是京城玉兰盛开的时候,嘉庆皇帝来到绮春园,游园过程中停留于茗柯精舍,赏花品茶,并写下了《茗柯精舍》诗:“妙选芳芽品玉泉,竹炉妥置及時煎。能消尘念生清爽,两腋风来觉静便。” 这是嘉庆皇帝的第一首咏茗柯精舍的诗作。诗的内容很明显就是他在此地活动的实录,精选的春芽茶、玉泉山的泉水、简单的竹炉、煎茶的方式、品茶后的感受,这成为日后嘉庆皇帝每次来茗柯精舍所做诗作的主基调。
在这里,嘉庆皇帝并不像唐代诗人卢仝在《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中所说的连饮七碗才能体会到茶的妙处,而是静下心来,轻啜慢饮,不仅解渴消暑,清心静气,还可以浇诗吟句,文思泉涌。从这些御制诗中,我们可以得知嘉庆皇帝在茗柯精舍的茶事细节:茶室内清雅洁净,陈设简朴,竹帘竹几,上置竹篮竹炉。“雨前贡浙西,嫩芽试佳茗”、“嫩叶欣传龙井产”,所用茶叶是来自龙井的新茶。配以洁净的玉泉山泉水,炭火煮沸,“玉泉味甘芳,活火煎竹鼎”,“名泉煮活火,佳茗掇柔柯”。煎好的茶汤,倒入杯盏,慢慢品尝,顿时暑气尽消。“试品半瓯烦暑滌,岂同七碗玉川耽”,“悦性养和消暑气,凉飔雨腋觉清。

备注:
• 大版镰田荣绩堂;日本关西私人珍藏,二十世纪初入藏

嘉庆皇帝颙琰,为清朝入关后的第五代皇帝。嘉庆与乾隆父子之间的关系相当微妙,嘉庆继位后并不能乾纲独断,当了太上皇帝的乾隆仍掌握着最高决策,使得嘉庆很难摆脱乾隆时期形成的定式。这也反映于嘉庆宝玺刻制的形式。乾隆时制作了相当数量三方一组的组玺,其中一方为宫殿玺,另外两方为诗文警句玺,用以说明殿名玺中殿名的含义及来历。如著名的”古稀天子之宝”则配以“犹日孜孜”副章。嘉庆帝亦承袭了这种形式,刻制了不下七十组这样的组玺。
此印文为“含英咀华”四字小篆体阳文,与“茗柯精舍”、“ 泛花代饮”为组玺(见《清代帝后玺印谱》,第九册,嘉庆卷二,页200)。北京故宫藏《嘉庆宝薮》中对此印有明确的著录,其印文篆法及布局皆与此吻合。据《嘉庆宝薮》所载,此印材质为昌化石,与其他十一方昌化石宝玺一同置于一匣。清代帝后宝玺中,虽然寿山石所占比重非常庞大,但昌化石亦不在少列,如乾隆帝著名的“敬胜怠”、“惟精惟一”、“乾隆宸翰”大组玺就是昌化石所制。宝玺镂空雕三螭钮,古趣盎然时代特征十分明显。
此印文亦收录于《清代帝后玺印谱》,卷三,嘉庆卷二,北京,2005年,页185;及《清代帝后玺印集成》,第五册,北京,2005年,页199。附大阪鎌田荣续堂藏旧钤原件。